SY如歌 发表于 2019-12-30 13:57

惟冬日阳光不可辜负

时间是2019年12月28日。在家呆到12点,看着窗外红红的太阳,觉着应该出去跑跑才好。说走就走,立马穿衣下楼,打火热车。出了小区门,还没想好去哪儿。突然想起前几天有人说起六川河,不妨跑一趟。

      难得一个星期天,这宝鸡市的四轮没有一个耐得住寂寞。从高新到姜潭,堵得一塌糊涂,走走停停,脊背都出汗了。直到上了310,才可以跑起来。我天生路盲,还得打导航。只是还没找到感觉呢,导航妹妹就提示掉头。在导航指引下来到零起点广场,这就是传说中的王家崖渭河大坝,引渭渠渠首?几个游人旋磨着想去坝上走走。看看紧闭的大门,还有“水库重地闲人免进”的告示,还是免了吧。发两张随拍的照片,以示来过。

https://attachments.motorfans.com.cn/201912/30/c8033917718d4e33ac29d1d2f0ddc06e.jpeg

https://attachments.motorfans.com.cn/201912/30/83becaa008284b038071e9e075f66a50.jpeg

      然后就是上山,转弯,再下山。也许是冬季的缘故,六川河虽名为生态风景区,真没看到什么吸引眼球的风景,生态保护和大多地方没有质的差别,倒是六川河流域的川道还算宽阔 ,土地也平整,颠覆了我以前的印象。上学时,曾去西山的双白杨乡实习,那山比老家的山还高,生产生活条件也更差。

      沿河一路上行,过了三四个村子,川道越来越窄。看地图,不远就到坪头了。国庆期间去天水,回程路过,不去也罢。原路返回。走到一路口,指示左转去县功镇。时间尚早,这就回去,心似不甘。于是乎,又打马上山,再杀县功。
   
         一路也没啥景致,只是觉着有温暖的阳光照耀,天空似乎格外清净高远,车子似乎格外轻盈带劲。那些不大不小的弯,真不用刻意去压。松油,侧身,再给油,就过去了。哥,要的就是这感觉。

      有人说,心如平原跑马,易纵难收。这路怎一点不经跑,一会儿就到了。在县功的街道蹓了一圈,也没啥可记可写的,有点蔫。县功到了,千阳还会远吗?得,再跑趟千阳,寻老同学混碗面吃,看看千河湿地的鸟鸟少了没?

      天气好,太阳好,路径好,车车好,关键是心情好,这千阳岭算什么事儿,还不是半小时的功夫。

         千湖公园门口一打电话,不在,去宝鸡了。是不是故意躲我呀,上次去西藏,这次去宝鸡,你丫啥时候去美国?你不伺候,咱再去陇县,不信就逮不着一个。

          不得不说,这宝平路就数千阳到陇县这一段最舒服。路面宽阔平整,弯道少,车不多,真有了放开一跑的冲动。只是这限速那监控的确有点烦人。不时提醒自己是二证合一的,万一让交警逮着就麻烦了,还是有几次没控制住,表显九十多甚至一百往上了(和GPS对比,表快3-5公里,大约6-7%)。看来,还是怪这四气门的阿普利亚发动机,呵呵。以前骑的洪都100、嘉陵150GY-2,油门到底也就70-80。就是那短命的新本闪电之星,估计最大也就100吧。这欧宝路,189毫升的排量,设计最高130。看这表现,应该不是太离谱。如果金城老总看也上摩托迷网,是不是会给我一个大大的红包?不过,这车让我最满意的,不是极速(我不是一个开快车的人),而是起步和提速,真的不错,完全可以抵消众所诟病的塑件次、装配差、震动大等问题。想想吧,万把块钱的车,和排量相近的汉堡人相比,性能质量差多少我不知道,价格甩几条街却是明摆的。太容易满足,也许是咱一生没出息的主要原因吧。

         其实,这次直奔陇县,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看看30年前生活过的地方,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1989年的秋天,我正是吃不饱、干不乏、睡不醒的年纪。为了求得一口所谓的铁饭碗,我用半截扁担,挑了一只麻袋,背着被褥行囊,从千山的东部来到西部,伴随着同样年纪的57名男女,开启了人生的一段新征程。因为这里座落着一所可以转商品粮、落城镇户口、毕业包分配、将来当干部的残余学校。说残余学校,是因为学校的主体已经搬迁到宝鸡,留下一个奶牛场,十多名教职工,两个教学班,留守几十亩土地和校舍。
      写到这里,不少人就会知道,这所学校就是曾经小有名气的宝鸡农校,现在已合并到职业技术学院了。我们所在的,是宝鸡农校陇县教学点,每年安排两个新入学的班学习一年,并接收畜牧专业的学生完成生产实习。这样的状况一直维持到九十年代末,不久连他的本校也伴随职教改革并入职业技术学院。这些都是后话。

      在陇县的时间是快乐的。既然已经端上了铁饭碗,学习自然无须十分努力;人生嘛,刚刚开始,大多数人脑中家和业的蓝图还未动笔。学业之外,发展个人兴趣成了第一位重要的事情,篮球是多数同学的选择。而我,则学会了吹口琴,也习了一阵柳公权的玄秘塔,可惜都无疾而终了。

      闲暇时间,去的最多的是陇州广场、北河桥、体育场 ,偶尔会去药王洞,春季还爬过北面的山,只是现在连山名也不记得了。说起来,体育场是最近最方便的,和学校只隔了一堵墙 , 而且有门可通。但不知为什么,杨主任总要带着我们去马路上跑操。

      陇县是群众体育运动先进县,体育场打篮球的人多,乒乓球馆建得不错,集体舞算是一个保留节目。每天晚上七点钟,我们的晚自习铃声一响,体育场的高音喇叭准时开唱。至今还记得几句歌词,“四地流浪的人归来,四处桃花开,花开花落又一年,家乡面貌改……”。还有小虎队的青苹果乐园、一起来跳舞,绝对火过当今任何一支流行歌曲。在高音喇叭的感召下,一些不爱学习的男生,时而小声哼哼,时而大声歌唱,甚而至于手舞足蹈起来。多年以后和岐山扶风的人聊天,才知道杨主任骂我们的桀物,并非杰出人物的含意——杨主任就是岐山人,现在或许不在了吧。

          一年的时间并不长。普遍记忆比较深刻的,应该是学校的伙食办得好,管灶的陈老师有本事。酥肉、排骨、卤面隔三岔五地有,最好吃的当属糖酥饼。炊事员在食堂的水泥地上点燃煤块,把近乎一米大的平底锅搁上去,现烙现卖,真是酥又甜。不少人一顿能吃五六个,一个二两,一天的口粮吃完了。

         饭菜好还是次要的,关键是价格低廉。那时候,国家每月供应我们30斤粮食,发给我们二十多元钱的助学金(好象是24吧,记不准了)。刚入校的学生大多舍不得花钱买饭票,每天计划着吃。对于整天蹦跳的小伙,一斤粮自然不够,翻倍也不为过。后来,学校发现这个问题,多次动员学生要吃饱,才慢慢有所改变。
      
      助学金是以菜票的形式发放的,而且不是平均发放。每月要根据学习、纪律等综合表现,评出几名优秀学生,发给一等助学金,比国家标准高出几元钱。还要评出几名表现不好的学生,发给三等助学金,自然会少几元钱。学校嘛,当然是以学习成绩为主要评价指标的。所以,学习认真、遵守纪律、不生闲事的女同学往往都会享受一等助学金,而她们生性又吃得少。有的女生会私下交易给不够吃的男生,有的则直接送给中意的男生。毕业时,我们班30名同学(8名女生),就成了三对,据说那时候就心有所属 ,私相授受。是真是假,也无需考证了。

         90年意大利之夏世界杯,马拉多纳率领的阿根廷队携上届冠军之威,直接进入决赛,虽然开局就被非洲雄狮喀麦隆1:0放翻,最终仍然跌跌跘跘进入决策,惜败日尔曼战车。在学校的活动室里,我通过电视收看了开慕式和后面的多场比赛,第一次正式接触足球,知道了什么是越位,见证了马拉多纳被对方队员连续铲倒、肚子划出几道血印,惊讶于哥伦比亚球员埃斯科巴乌龙之后被本国球迷连击12枪毙命,感叹于足球在全世界有如此大的吸引力,明白了小个子的马拉多纳为什么会被人尊称球王。多年以后,马拉多纳因为吸毒被世人谴则,被众多球迷抛弃,我依然痴心不改:老马,你以一人之力为阿根廷血洗了马岛之耻,你给全世界小个子人增加了生存的勇气。

      扯远了。再说这次千陇之行。四点到的陇县县城,变化自然是空前的。林立的楼房,成行的汽车,符合全国各地的发展方向。一辆超宽超高装载蒿子缓缓前行的架子车,应该是农村人烧炕取暖用吧,还有偶然可见的白帽老汉、红衣少妇,提醒我这里还是那个回汉混居的西北小县城。

         我这装束,如同那招摇的架子车一样,经常烦扰路人行注目礼。还是走吧,或者找个地方住下,总不能啥也不干就回去。原计划是要联系几个老同学的,踌躇再三,还是没打电话。一则,汲取千阳的教训,人家上了一周班,好不容易到了星期天,或者安顿家务,或者外出游玩,让我这不期而至的造访打乱,有点不符合现代文明礼仪。二则呢,我现在这未老先衰之躯,酒不能喝,肉不能吃,年内已进了两次医院,万一因为一时激动三进宫,岂不辜负老同学?

      唯一的选择,还是跑。查看百度地图,华亭离这儿不远,早闻大名未曾谋面。接下来发生的事不必细说了。林语堂说苏东坡是一个不可救药的月下徘徊者,我是一个不可救药的风中流浪汉。

      从陇县到华亭,地图显示61公里。经过温水、火烧寨,进入甘肃省。陕西境内车不多,路面也干净,只管跑就是了。大约是过了通往新窑的路口,车逐渐多起来,清一色的半挂或四桥 ,大车司机照例是没有避让这个概念的。特别是过了安口隧道,路烂车多不说,大车洒的水开已经结冰,还有不时出现的煤末(我是吃过煤亏的,心有余悸),真是要两轮的命呀!更要命的是,出门没带驾驶证,而甘肃境内两桶油选择收钱对象无一不要求三证齐全。面对不断闪烁的油表红灯,最担心的莫过于寒冬腊月被扔在半路上。

       微信里有人说,NODO,NODIE。大冬天的,不好好呆在家里,干嘛出来疯跑。跑也罢了,干嘛不带驾驶证,警察叔叔不查不等于石油工人不查呀。

      事已至此,不必懊恼。既然两桶油不稀罕咱几十块钱,就去问沿路的商店,看有没有私人出售的桶装油,价钱、质量无从顾及了。问了三四家,无一例外地摇头咂嘴:这地方,汽油和枪弹管得一样严,买不到的。一位好心的店主告诉我,你可以去加油站等,如果有来加油的摩托车,肯定有身份证和驾驶证,你把车和行驶证给人家,让他帮你加油,不行就给点辛苦钱;如果你的车子还能跑二十公里,就去县城,有一家民营的加油站,估计管得松,加得上。

      望着马上要黑的天色和路上来往的大卡车,等是没希望的。走吧,走到哪算哪。好在人品不是太坏,老天心存体恤,车子没有半路断油灭火,加油站只要了身份证。油的问题解决了,剩下的就是住宿吃饭。

      华亭竟然没有羊肉?那就烤几串牛肉,再舍命打一罐啤酒,要一碗烩麻食。印象中实诚的甘肃吃食,现在也与时俱进不再贪大求多了。如果说牛肉串苗条瘦小是因为当下所有肉都涨价可以理解,那烩麻食清汤寡水足以显示店老板的经营理念。难怪店里坐了那么久,只进来过一位顾客,听话语也是首次光顾。好在店里的火炉很给力,心里逐渐热乎起来。

      因为想着回去有事,赖床到8点,计划趁着吃早饭,去街上蹓一圈,10点前返程,顺路去陇县看看老校址。

         华亭是以煤闻名的。冬天的夜晚自然冷清,早晨也不怎么热闹。沿东西大街、皇甫路西行,再从仪州路返回。沿街店铺多未开门,路上行人少而匆匆。早餐,除了拉面就是包子、豆花之类。路过华亭广场、汽车站,可以看到很多晨起锻炼的人。感觉这边广场舞改在早上,算是特色吧。

https://attachments.motorfans.com.cn/201912/30/ce60f5b5aeb8420e86cfb3b965e2166b.jpeg

https://attachments.motorfans.com.cn/201912/30/bcb65ba593c341c69f3c2c10d3206190.jpeg

https://attachments.motorfans.com.cn/201912/30/9a7e5c5c4a4a4c2484cfa2c691be765e.jpeg

      蹓了一圈,留下几点印象,一是法院的大楼顶部,是一个窮窿造形,远看以为是伊斯兰教堂,近看正面挂着国徽,难道是为了凸显地方特色?二是陈矿一号主井的醒目大字悬在城市中心,而且一条街道也以陈矿路命名,真正印证了城以煤闻;三是皇甫学校的外部装修有点花梢,不似别处追求素净淡雅。

      

https://attachments.motorfans.com.cn/201912/30/45becae5fcab43ffa9c647df6b3a516d.jpeg

https://attachments.motorfans.com.cn/201912/30/57f8751744fb47a5abf8a30d7c8d8a88.jpeg

         这里有一个小插曲。夜间放在外面的车子,一枪着火倒是没有问题,只是热车后发现油门转把扭不动,不能正常起步。思想着是不是水蒸气凝结卡住了,想找电吹风来吹没借到。又想比这更冷的地方多了去了,也没听人说油门冻住。不应该呀,会不会是机械故障?打听哪里有修摩托车的,周围的人不是漠然视之就是摇头不知。我就琢磨,昨晚停车前都好好的,也没淋水,如果是水蒸气凝结,那也不会太实,也许慢慢用力扭下就好了。折腾了近十分钟,油门转把终于松动,可以正常加油骑行了。这事再次提醒我,得改下自己的急性子,遇事莫慌。国产车再不济,怎么说也是新车呢,那么容易坏?

      回程的路无可描述,一个词,如履薄冰。

      到了陇县县城,通过县医院、陇州广场、体育场等几个标志,寻见老学校的方位,早已没了三十年前的任何踪迹,更不用说杨主任带着我们栽的几排梧桐树。想当年,不少人在树干上刻了自己的名字。有人还调侃说有朝一日发达了,要重回校园,手指放大的名字照着张相,骄傲地说:看,这是本人当年在农校苦读时亲手栽植的……遗憾的是,当年曾经气吞万里如虎的童鞋,都已临近天命之年 ,尚未发变出某*记或某县长。   

       日他妈的生活。

      在北关路一家清真店咥完羊肉泡馍,试着给几位同学发了微信——如果回复,说明不忙, 尚可叨扰;没有回复,说明不便。很快就有一人回复了,得知老同学的确不忙,才告知我来陇县玩,想见面一聊。又是生活,把曾经直接豪气的人,改变得腻歪磨叽起来。在新华书店门口见到老同学,自然是连声埋怨提前不打招呼,拉着就要去吃饭。经我再三补赔,说有事要回去,不能久留方罢。不想停车时,因为疏忽大意,车子失去平衡,右腿支撑不住,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原地倒车了,前壳摔了一条小口子,汽油也撒了一地。估计周围的人都在唧咕,就这水平,还穿戴整齐,走南闯北呢!哎,大踏板虽然上路稳当,城市掉头停放真的不便。

      和老同学分手,沿东县路骑行到县功,上蟠龙塬,进高新区,三点多回到家中。中途,八渡到新街十公里施工路段颠簸不平,跑不起来,车子水温升高风扇启动。恰遇一处崖弯阳光直射,草厚地绵,我全然不顾干部形象,在那草丛里蒙面躺了半小时,直晒得额头汗水渐出方罢,尽情享受了冬日阳光的温暖。

https://attachments.motorfans.com.cn/201912/30/064f9f78ffb54b95b3af8d0f5c18546c.jpeg
【西镇吴山,儿时门前曾远眺,今日近距离拍照。只是,绕不开的电线,实在是大煞风景】




------------
发布于摩托迷Android客户端    下载APP

永远自由心 发表于 2019-12-30 20:42

生活就是这样,好真实。好贴顶一个。有缘邂逅下!呵呵

SY如歌 发表于 2019-12-30 20:59

永远自由心 发表于 2019-12-30 20:42
生活就是这样,好真实。好贴顶一个。有缘邂逅下!呵呵
谢谢鼓励,逢缘当聚。


------------
发布于摩托迷Android客户端    下载APP

仁山 发表于 2020-1-1 18:32

跑的不错,很久没在论坛里看过这么好看的游记了。到底是读过书的,文章写得精彩,点赞支持!

SY如歌 发表于 2020-1-1 18:42

仁山 发表于 2020-01-01 18:32
跑的不错,很久没在论坛里看过这么好看的游记了。到底是读过书的,文章写得精彩,点赞支持!
我读的那点书,让老前辈见笑了。最近坛子里有点冷清,互动少些。活跃下气氛。


------------
发布于摩托迷Android客户端    下载APP

云中燕浪迹天涯 发表于 2020-2-15 22:22

文彩好

旅馆小调 发表于 2020-7-8 01:37

老哥文笔不错啊,很有意思


------------
发布于摩托迷Android客户端    下载APP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惟冬日阳光不可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