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cycle 发表于 2018-7-7 17:07

【长篇连载】《Echo的摩托日记之地中海的国度》第八季(完)

2018年7月1日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零公里


我穿著短裤就上了飞机,上飞机时我还有30篇实习报告未督导,两个项目方案未确定,一篇稿子未发,一堆事未理……
我依然出发了。

高中毕业时,我像过完了一生那样,觉得应该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事。


那一年,我去登了益阳境内的碧云峰,从这座海拔502米的山头开始,我说要走遍世界。


每一年,我都在兑现这个诺言。


在莫斯科转机,我看到俄罗斯人很少笑,空姐有些胖,空少也有些胖,机场工作人员还有些粗鲁。


除了知道俄罗斯人爱喝酒,关于这个战斗民族我知之甚少。


如果他们从来都是靠拳头说话,我便能理解这种强悍和毫不粉饰的民族个性。


土耳其位于亚欧大陆交汇处,时区比中国慢五个小时。


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在亚欧大陆通婚、繁衍,把土耳其这个国家妆点得色彩斑斓。





蔡朝阳9527 发表于 2018-7-7 18:13

二话不说,搬条小板凳前排就坐。。

艾可儿出品,必属精品。。

一个小丫头,硬是把生活过得这么的丰富多彩。。。

赞!!!!

Echocycle 发表于 2018-7-7 19:24

蔡朝阳9527 发表于 2018-7-7 18:13
二话不说,搬条小板凳前排就坐。。

艾可儿出品,必属精品。。


蔡队队,不离不弃{:1_91:}

sky_wu 发表于 2018-7-7 19:30

又来大片了。 顶帖。

Echocycle 发表于 2018-7-7 20:11

2018年7月2日 伊斯坦布尔——布尔萨 180公里

凌晨四点我就醒了,我打开窗户,天气泛白,旭日初昇,空气中传来恢宏的弥撒声,那是穆斯林在做晨礼。
我隐约觉得这是一个穆斯林国家。
我依然困倦,这已经是我连续第二晚没洗脸就睡著了。
这个时间正是国内早上九点,我打开电脑去写文案,今天没有时间睡觉。

写完文案我去阳台原地跑步半小时,历经风吹日晒的阳台却见不到灰尘。我意识到并不是国外环境好,而是人们在时时刻刻维护环境。
大街上也是能见到烟头的,这个国家的女人也爱抽烟,一群等著上班打卡的年轻人,坐在楼下围成一圈,每个人手里一支烟,其中包括围著头巾的穆斯林女人。

除此之外,街上看不到其他固体垃圾。
再往前走,另一群年轻人正围著宠物店的橱窗逗猫猫狗狗,已经九点半了,他们并不著急上班。
到达租车店,店舖还没有开门,只好再去附近转转。

有人抱著宠物箱在路上走,有人在路上喂野猫,在陡坡上,一位老司机正用飘移的决心侧方位停车。
车子嵌入车位后,他孜孜不倦不肯作罢,当与前车相聚十厘米时,他仍不满意,踩著油门一点点往前挪,终于在剩下5厘米时,他熄火下车。
这个国家的人停车技艺不赖,如果停车三心二意,我想,容易被戴上浪费国家公共空间的帽子。
土耳其这个国家,面积只相当于三个湖南省那么大。
城市依山傍海,城市即便把山地利用起来,依然不觉得宽敞,在路上走,就意味著需要爬山。

私家车停在陡峭的马路上,一条马路掰成两半用,在城市规划上有点像簇拥的香港。

租车店开门了,店里只有一名工作人员懂英语。

在英语的普及度上,土耳其跟中国很像。一路上,交流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我租了一辆本田PCX125cc的踏板车。

这几年,我租的几乎全是本田,在中小排量上,本田在全世界占有独一无二的地位。
出发时已经是中午时分,我看到一个女人正在我的摩托车旁给野猫喂水,而我的车身上,落满了一身桂花。

因为空间有限,汽车们总是擦著我的摩托车走。
刚开始我很生气,但一天下来,我逐渐适应,司机们相当温和,他们绝不会让伤害发生。

走到只有大货车的地方,年轻小伙架起的路边摊,让我恍惚间回到了中国。
太像了,那路,那车,那个随著车身气流而摇摇摆摆的货摊,那份荒凉中的喧嚣……
牛肉饭20人民币一份,一个摊子只卖一种食物。
虽然最终我没买,但年轻人和那位顾客给了我许多热情。

穿过一片高山草甸,我有了人在旅途的意识,我此时正在另一个国家。

穿过一片蓝海,海浪尖尖把一颗颗阳光顶起来,整个水面闪亮闪亮的。

我意识到,我到欧洲了。

我的时差仍没有调整过来,疲倦之下,今天只能跑180公里,这个距离刚好让我到达土耳其的第三大城市-布尔萨。


Echocycle 发表于 2018-7-7 20:50

Echocycle 发表于 2018-7-7 20:11
2018年7月2日 伊斯坦布尔——布尔萨 180公里

凌晨四点我就醒了,我打开窗户,天气泛白,旭日初昇,空气 ...
2018年7月3日 布尔萨- 伊兹密尔330公里
布尔萨布尔萨
你的城市彬彬有礼
你的山坡宁静出奇
你的太阳四点上班
你的Torask被谁爱著
你的客人来了不走……

山下是平坦的城区,山上是起伏连绵的居民区;
山下闹,山上静;
山下是连锁的商超,山上是爷爷的小商店;
山下靠红绿灯放行,山上靠主人礼让……


在山腰的转盘那里连续被两辆汽车礼让通行后,到达布尔萨的落脚地。
晚上九点,天空仍然有未落尽的馀晖。
280元一晚,并提供早餐,消费水平略高于国内。

早上起来,时间已经是6点,困倦感消失了。
我因为充满能量而心情大好,我有精力去应对接下来的一切。
先一天,狗剩发现自己是土耳其裤子最短的男人,穿著运动短裤在街上走时,他感到一丝丝孤独。
再见到他时,他的长裤盖过了脚脖子。

公交车看到我这个亚洲人,把手伸向我这边,用力挥了挥。
小汽车看到我这个亚洲人,扬起下巴,朝我点了点头。

两名环卫工人一老一少,像师傅带徒弟那样,年轻人站在一堆秽物旁边犹疑不决,最后,他朝老人喊:师傅我怕。
老人赶过来,只看了一眼,便用扫把连续扫了五下,年轻人在一旁看著,受益匪浅。
中产阶级的克制缄默,在工薪阶层这里有了改写。
他们像尼泊尔人,也许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像尼泊尔人。
沿小径而上,很快抵达山顶的断头路,尽头有一处住宅,没有人声,只闻狗吠。

诺大的世界,我在这里重又感知到了中国乡村的影子。
如果我留下来,大概也是能够生活的。
除了民宿,山上建有一栋颇有气势的清真寺。

清真寺旁的大树下,老奶奶不知在等谁,我走过去,她在我脸颊亲了两下。
我的戾气和愤怒在这个陌生人的亲吻下消失殆尽。
回到酒店吃早餐,邻桌的年轻人在用盘子里的麵包喂流浪猫,为此,他要垫起脚尖,伸长脖子,甚至翘起屁股……放下以往的姿态。

喂完猫,他坐下来,端起鬱金香形状的红茶杯,重新变得克制。
位于丝绸之路的土耳其爱喝红茶胜过咖啡。
房东的幼儿在一旁偷偷看我的摩托车。
他一会儿玩水,一会儿弄花,一个人在小小的天地里玩出许多花样,他这个年纪注意力很难集中。
但此时,他在一旁偷偷看我的摩托车,足足佔据了他五分钟的注意力。
五分钟后我就出发走了,他躲在玻璃门后面,眼神晶莹剔透。

今天出发比昨天早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也是胜利。
昨天当汽车在汇入主路时等过我几次后,我知道土耳其人开车不会乱来,这样我的速度也就上去了,以时速80km的速度巡航。
经过无数山坡、草地、加油站,看过各种型号的小汽车,遇到偶尔疾驶而过的摩托车,剩下的就有些乏味——

因为路上没有人。
为了克服倦意,每骑一百公里停车修整一次,在海平面剩下半轮落日时,到达还海滨城市伊兹密尔。

wglhpk 发表于 2018-7-8 11:10

精彩,顶。

Echocycle 发表于 2018-7-8 17:01

2018年7月4日 伊兹密尔-博德鲁姆250公里 那半轮落日落下去的地方叫爱琴海。 爱琴海溅起的海花,打在推著孩子的父亲身上,打在輓著手臂的情侣身上,也打在孤独的人身上。 城市拥有一处海滩,是多麽浪漫的事。 伊兹密尔是一个天然的港口城市,是土耳其第三大城市。 相比第四大城市的布尔萨,它显然更摩登,更喧哗。 定的酒店不到两百人民币,七弯八拐,经过移动的水果摊,穿过小门面的理髮店,略过在树下歇凉的老头们,才在巷子深处找到它。 我心中一阵欣喜,那些老人慢悠悠的神态,我在长沙太平老街看到过。 因为邻近爱琴海,酒店取名奥林匹亚。 房子非常小,不过我发现,国外的酒店不管格局大或小,在装修和整洁程度上,都很尽心。 这似乎是一种约定俗成的默契。 因为便宜,这家酒店的早餐是收费的,这时,又会发现,一路上经过的城市,早餐一模一样。 麵包、红茶、黄瓜、牛奶、香肠,连黄瓜切片的模样,也似乎出自同一人之手。 秩序—— 大家停车停一排,汇入主路时在路口等一等,黄瓜切成圈,红茶用鬱金香杯子,商店永远主打那几款食品…… 沿著主街道走,路上行人稀稀,晚上十点多了,我头一次见到了这个国家的流浪者。冬天在他的世界还没有过去,把一麻袋拾荒品放在一旁,他一身冬装,擦著夏天的汗。 长得像加勒比海盗的卖花妇女,她缺著门牙,豁口处正嚼著一截口香糖。 卖花妇女过去后,来了一个小乞丐。 附近的人都知道他的身世:一天能要到四百里拉,钱拿回家后给他爸爸,爸爸把钱拿走,他再出来…… 相比布尔萨的宁静,这是一个世俗城市。 这时,红绿灯路口的清真寺传来晚礼的弥撒声,那声音宏大辽远,观照之下,世间何其渺小。 红灯亮起,弥撒声变了,是Adel的摇滚乐,从一个年轻人的车载音乐中发出来。 这两种音乐,竟在这一刻合上了拍子。 早上临走时,酒店主人赠送了小礼物。 中午时分,经过果园,主人塞给我六个桃子。 当她塞给我第四个时,我担心起来,也许她会跟我要钱,那样我将变得失落。她没有,只是一个劲地塞,以一个庄稼人的慷慨。 后来,拐进了一条小路,是土耳其的农村—— 那裡有高粱地,有牛棚,有围著一群孩子的母亲,有开拖拉机的小伙,有活人住的小木屋,有死人住的墓地……白云苍狗,世世代代。 地中海的海岸线出现后,到达另一个海滨城市——博德鲁姆。

Echocycle 发表于 2018-7-9 16:17

2018年7月5日 博德鲁姆-棉花堡 300公里 当我哪儿也不去时,我感受到奔波之苦; 当我日夜兼程,朝著一个方向,我竟不觉苦。 清晨,当我醒来,发现自己再一次没有洗脸便睡去时,我对自己发起无名火。 我失去了对时间的控制。 凌晨四点我淮时醒来,每天如此。记忆这时尚没有失真,我把它们记录下来。 等清真寺的晌礼响起来, 太阳挂在天空正中央,才是出发的时间。 在这样的日头下,骑车不能停。 被风压迫的汗滴,在停车的一刹那溃堤而出。 可以脱衣服,但没法脱裤子,可以卷裤腿,但没法卷大腿……总有部位是令人担心的。 被高温赶著,被时间追著,只能往前跑。 我有一个愿望,有一天,迎著旭日出发。 庆幸的是,土耳其的太阳在晚上九点才彻彻底底落下。 到达博德朗姆时,正是晚上八点,太阳照得刺眼。 几个小老头戴著太阳帽在消磨馀生。 像前面经过的海湾城市那样,这座城市依著山,傍著海。 地中海太大了,影响了许多城,许多人。 山上的白色房子,密密麻麻,远看像墓碑。 街边,中国工商银行里,一个外国人在取钱。 早上出发,走了一条小路。 小路长著青苔,青苔伸向山顶,山顶有一户农家,家中只见阿妈,阿妈爱笑,笑纹很中国。 人类的界线,在这些爱笑的眼睛里被超越了。 在城市,还能感受到人种、国度的差异;在农村,天下的农民一样平凡。 孤零零一座房,两只羊,三颗树。 我在大树下歇凉,倚著树,看著羊。 难以置信,山头响起清真寺的弥撒音,仍旧恢宏、辽远,抚慰人心。 如果此时走来一位传教士,我也许跟他走…… 传教士没来,阿妈来了,她坐在树下大石头上,我把昨天果农送的桃子递给她两个。 等她走后,我发现此阿妈非彼阿妈。 我感慨,山中有人。 直到下午三点,共计跑了80公里,睏意袭来,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停下。 阿里易卜拉欣和爷爷、姑姑正在那里等回家的班车。 我把椅子递给姑姑,阿里易卜拉欣竖起大拇指,感激地说了句:Yes! 我问他多大了,阿里易卜拉欣竖起大拇指,兴奋地说了句:Yes! 土耳其的英语教育,甚至不及中国。 我们在比划时,姑姑把脑袋凑过来,一辆班车呼啸而过,爷爷最先发现,在掀起的气流里忙不迭挥手,班车没有理他。 于是他向姑姑摊著手,姑姑意识到了自己的贪玩。 下一辆班车到来时,姑姑拦下车,阿里易卜拉欣举起两隻手道再见。 萍水相逢,再见即是永别了。 再经过一片菜地,已是夕阳时分,少妇带著女童在採摘果蔬。 我走过去,笑一笑,她採给我三根黄瓜。 我看见远处的牧羊人,瓜蒂渗出的新鲜汁液沾著我的手心。

蔡朝阳9527 发表于 2018-7-11 19:31

眼睛都看花~~~眼花缭乱的生活

Echocycle 发表于 2020-10-8 14:39

蔡朝阳9527 发表于 2018-7-11 19:31
眼睛都看花~~~眼花缭乱的生活

会继续更新,蔡队队。

狼721 发表于 2020-10-8 15:34

大片上演了一半,期待楼主继续更新。土耳其北部沿海是自驾游天堂,人少车少海景绝佳,以后一定找时间过去。。。如果不怕疫情现在去就是黄金季节,人民币超值快一半啦


------------
发布于摩托迷Android客户端    下载APP

Echocycle 发表于 2020-10-9 00:49

狼721 发表于 2020-10-8 15:34
大片上演了一半,期待楼主继续更新。土耳其北部沿海是自驾游天堂,人少车少海景绝佳,以后一定找时间过去。 ...

好。那里人少,寺庙多。

zmkailxq 发表于 2020-10-27 10:56

阅完

Echocycle 发表于 2020-10-29 23:35

zmkailxq 发表于 2020-10-27 10:56
阅完

未完待续……

bhn895 发表于 2020-10-31 09:06

Echocycle 发表于 2020-10-29 23:35
未完待续……

期待。。。。。。

在路上_ 发表于 2020-11-10 00:01

Echocycle 发表于 2018-07-07 20:11
2018年7月2日 伊斯坦布尔——布尔萨 180公里
15603616
凌晨四点我就醒了,我打开...
好想认识你啊!


------------
发布于摩托迷Android客户端    下载APP

阿陈 发表于 2020-11-10 09:09

好片,赞

Echocycle 发表于 2020-11-10 23:15

在路上_ 发表于 2020-11-10 00:01
好想认识你啊!




谢谢你呀,我会经常来的

Echocycle 发表于 2020-11-21 18:18

Echocycle 发表于 2018-7-9 16:17
2018年7月5日 博德鲁姆-棉花堡 300公里 当我哪儿也不去时,我感受到奔波之苦; 当我日夜兼程,朝著一个方 ...
2018年7月6日 棉花堡-阿菲永 250公里打火、熄火,世界咫尺之间。日子飞快,骑行来到第五日,公里数超过一千,那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离家距离。有人因为这个距离而受到鼓舞,他的家乡在数百公里以外,但是思念得很。有人因为这个距离而愈发思乡,再走一千公里,就到他家了。有人不理解这个距离,因为他的家,就在眼睛看得到的地方。近晚上八点,在加油站工作的约翰走过来,手里捧着一只信鸽,他只有十六岁。有车进来时,他就跑过去加油,加油的人要喝饮料时,他就去前台收银。剩下的时间他就去抓鸽子。他在鸽棚里钻来钻去,自在而天真。他抓鸽子的神态,使我断定,他是加油站的儿子。
他是高中生,我给他坚果,他说“Thank you”,然后走开并不吃。不一会儿,他又回来,盯著摩托车瞅,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听不懂。于是,我们想到用翻译软件对话。
我:你的家在哪裡?他二楼。我:你的父母在哪裡?他:二楼。我:你的工资是多少?他:2000里拉。我:其他人的工资呢?他:也是2000里拉。我:买不买社保?他:……我:上学要缴学费吗?他:不要。我:上大学要缴学费吗?他:我还不太清楚。我:高中学英语吗?他:学,但是有点难。我:你为什么在加油站上班,你还上学吗?他:现在学校休息。我:你几点下班?他:晚上八点。对话中,车辆陆陆续续开进来,他每次加完油再跑回来,表现出极高的兴致。等我们离开时,他同我们一一握手。
2000里拉,相当于3000人民币,在工资水平上,中国同土耳其多了一处相似点。晚上十点,到达另一座城市棉花堡。晚上十一点,坐在住宿地附近的中餐馆里。店里共有十一种食物,图片贴在墙上、橱窗上、对外的招牌上。店里的四种饮料,也因生怕客人看不到,而被摆在了显眼的地方。老板是一名眼睛有斜视的土耳其人,厨师像是他弟弟,从样貌上看,那个十岁的小孩像是他弟弟的孩子。我发现自己走错了店,这并不是一家中餐馆。
店里的土耳其人虽然在准备食材,但是他的眼睛却一直在招呼着顾客的情绪。等食物上来,他不时地问好不好吃。这种小农经营的状态,让我心甘情愿坐下来等。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它的富饶和匮乏,恰似中国。这些年,中国掘起为大国,外国人说到中国人,就是指爱面子的有钱人。一名格鲁吉亚人,在考察了这座城市的消费习惯后,开了一家中餐厅,一呆就是十年。遗憾的是,在国外我不愿意跟中国人打招呼,原因是我已受够了自己身上的缺点。骑行至此,我不再觉得闷热,我想一定是翻过了什么山脉,淌过了什么海洋。休整时,一只蚂蚁钻进我的坚果口袋里,跟随我翻山越岭,来到我此行最喜欢的城市-阿菲永。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长篇连载】《Echo的摩托日记之地中海的国度》第八季(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