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8-6-9 21:23

东北到滇藏 凤歌我为狂——老高的2018年春滇藏行

2018年初春,老高和本地摩友结伴而行,南到云贵,饮马青藏,行程一万五千余公里,历时四十三天,于2018年5月11日顺利回到东北。在家休息了将近一个月。一是休养身体;二是整理图片、视频和文字;
三是沉淀和平息一下沸腾了四十多天的心情。
现已回归平静,容我把一路上的故事,慢慢的讲给各位摩友听。

先上几幅照片让大家养养眼吧:

雪山


然乌湖
   
然乌湖










我想去拉萨1967 发表于 2018-6-9 21:36

抢个沙发,帮顶。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8-6-9 21:49

三月末的东北,气温升到了零上。蛰伏一冬天的各种生物,都渐渐的恢复了生机。这是一个叫床的季节。哦——不对,说错了,哈哈.......应该是一个叫春的季节。尼玛,总感觉是一回事呢。反正,大概率每年到了这个时间段,就会狗连秧子鸡踩蛋,老母猪打栏跑腿子瞎转转.......心痒的、肉痒的、关键部位痛痒的都有,基本上都不消停了。老高我也是生物一份子,自然也受生物钟的支配。每到三四月份,都会感觉身体里荷尔蒙“噌噌”的飙升,一种压抑许久的原始欲望在内心深处蠢蠢欲动。但,各位不要往歪了想——千万不要。对于老高这个岁数的人来说,那种男欢女爱劳心费力的鱼水之娱,仿佛是嚼乏的口香糖,已被唾到墙角旮旯,只有唇齿间淡淡的回味,才能偶尔回想起曾经的甜蜜。现在老高一门心思想的事儿,就是该骑上摩托出发了,再迟,江南的花儿都谢了。 车,还是那台车。16年春入手的GW250S版,老高的白马正当年。它风雨无阻的驮着我跑了几万公里,一点也不输于唐三藏的白龙马。人,却增加一个。是松原的老乡。我本不认识,是骑友老姜和麦克介绍的。麦克说,这人也是一个老骑手,骑摩托走过云贵川。还说,以前是玩户外徒步穿越的,身体杠杠的。你这次要进藏,还是两个人搭伴妥当些,这也是为你好,要不你的小心脏,我们都耽心。 既然是大家的好心,老高自然是领情了。没说的,一起跑吧,多个人,至少可以减轻旅途的寂寞。

三月中旬,我回松原取摩托时,大家在一起吃过一次饭。要一起同行的那个伙伴儿,也自带一瓶红酒参加了。他是个公务员,在环保局工作。这次是凑了个假期出游。“你叫什么?”我问。“武志良”。他说。马上又补充:“我网名叫雪狼,大伙儿都叫我狼哥。”这么凶狠的网名,我不喜欢。与狼同行,我有些不爽。看他戴着眼镜、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头上已经有星星白发。外表和网名一点都不相符。听说还是个念过大学的人,噙! 咋起了个这么没有文化含量的网名?——老高很不以为然。再者他比我小七八岁,我不可能称呼他“狼哥”。 怎么办?老高的强迫症又发作了,决定给他改下网名。我问他,你在家行几?他说,我在家排行老四。好了!我就叫你“四武子”吧!武志良怔怔的听我说完,没反对,也没赞同。看来也十分的不以为然。 老高倒替他高兴,感觉他能排行老四,是幸运的。要是排行老二,那就得叫“二武子”了。“二武子”是东北话,专指那些学艺不精,半拉磕叽的手艺人,明显带着贬义。“四武子”虽然听着有些俗气,可极具亲切感,还朗朗上口,大俗中透着大雅,肤浅中透着厚重,乃不可多得的好网名。哈哈,就这样,不管武志良赞同与否,在老高的心中,张牙舞爪的“雪狼”,瞬间就变成了和蔼可亲的“四武子”。
四武子: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8-6-9 21:51

路线是从东北出发,一路向南,到云南西双版纳,再返回走滇藏线进藏。这样的路线,主要是考虑气候问题。三月末,东北还很冷,西藏也很冷。直接走青藏线和川藏线,都有些为时过早。不如一路向南,边走边玩,既观赏了一路风光,又消磨了时间。等到四月中旬,走滇藏线正好。这是我琢磨了一冬的路线,走什么路,看什么景,早已烂熟于心。四武子完全遵从我的路线,没提出任何异议。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8-6-9 21:53

我和四武子约好,我先回沈阳等他。他从松原3月28日出发,我们沈阳汇合,一起再走。松原到沈阳,450公里,一天的路程。如果四武子早点出发,下午3、4点钟就可以到沈阳。我为他早早的就安排好了住宿的宾馆。本来,女儿在沈阳还有一套住宅闲着,我也打算把四武子安排住在那里。可女儿说,武叔头一次来咱家,还是住宾馆吧。于是,在她单位附近宾馆,订了一个房间。 三月二十八日,四武子来电话,说行前发现车没检,要检完车再出发。看来这也是一个马大哈,怎么临出发了,才想起检车?老高心里有些画魂。检车得一上午,中午出发,天黑就到不了沈阳了。于是,和他讨论了一下时间和行程,觉得他今天就到康平住下为好,明天一早上高速,直接奔辽中。我呢,明天也上高速,和四武子在辽中服务区汇合,继续走高速,要到海边时再下来,走滨海公路。四武子完全同意,说,高哥,明天辽中见。 我之后马上给女儿打电话,告诉他,宾馆取消吧,你武叔不来了。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8-6-9 22:11

3月29日一早,外孙女说什么也不上幼儿园,非得要和姥爷骑摩托去摩旅。好说歹说,总算同意上学了,但必须要姥爷骑摩托车送她上幼儿园。哈哈,这有什么说的,走——姥爷送你去,让你在小伙伴儿跟前显摆一下。于是,我骑摩托驮着年年(我外孙女),年爸和年妈,开车跟在我们后面,浩浩荡荡的把年姐儿送到了幼儿园,一路上老拉风了。

送走外孙女,收拾一下行装,就和老伴告别。老伴把我送到楼下,给我拍照留念。或许是老夫老妻了;或许是我的出行,老伴儿已经习惯了;再或许我在家里本就不是一个让人喜欢的人,这婆娘居然没有一丝的悲伤,脸上还带着一种四九年的笑容。“老伴儿,你能装一装吗?哪怕是假装掉几滴眼泪?”我恳求道。真的不甘心在这么个氛围里出走。老伴儿毫不体恤老高的玻璃心,一句话把老高的心整的拔凉拔凉的。她说“滚!能滚多远滚多远!”看来这婆娘变心了,这是要反扎罗裙另嫁人的节奏呀!幸亏老高的保险受益人写的是我女儿。哼!让老高滚,老高就给你滚一个看看,我俩轮子一滚,可就滚远了,再让我回来,可就看我的心情了。

群山独行 发表于 2018-6-9 22:18

好帖子,静等下文。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8-6-9 22:19

和老伴儿逗了几句嗑,就打马扬鞭冲出了奉天城。时间还早,就没上高速,走沈西快速路,奔了辽中。一个多小时,到了辽中。这时的老高,忽略了一个问题,造成了一个小错误:就是高速路在辽中居然有两个服务区,一个是辽中北服务区,还有一个辽中南服务区。尼玛,不大个小城市,居然整两个服务区。而老高和四武子,也居然分别在两个服务区傻等着对方。 好在现代化通讯工具先进,一个电话,就弄明白了情况。四武子在北服务区说,高哥,你就在原地等着吧,反正咱们往南走,我过去。放下电话,我看了一下方位,觉得我等的地点也不对,我在右边的服务区,方向是往北行驶的,和四武子来的方向相对。所以应该去路对面的服务区等四武子。怎么才能去对面的服务区呢?和服务区的保安请教,保安说,那里有地下通道,你可以过去。按保安的指点,顺利的到了对面。四武子在十分钟之后,也到达了南服务区。 看到一辆摩托车驶进服务区,我竟没认出来是四武子。顶盔贯甲的四武子,看着是那么的年轻,和我那天在酒桌上看到的小公务员,完全是两个人。要不说骑士永远不老呢! 人们都说,男人穿骑行服帅气、年轻。而女士穿骑行服则英姿飒爽、多了几分妩媚。真的是这样吗?老高过后也把自己的照片做了一下对比,穿骑行服和不穿骑行服都那么难看,怎么这道理在我身上就体现不出来呢?——尼玛,难道老高是例外?!

隐者剑 发表于 2018-6-9 22:22

威武{:1_98:}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8-6-9 22:25

没时间纠缠自己的形象,我和四武子说了几句话,就匆匆的一起驾车出发了。照实说,从辽中南服务区出发,进关,一直往南走就对了。可是,当我们一直往南走时,很快就被引导到了收费站。难道是我们的方向跑错了?即使方向错了,也要硬着头皮往前走。高速路上不能调头,只能出收费站,再从旁边的口上来。 四武子在收费站交了钱,顺利出去了。我把收费卡递给收费员时,她愣住了。说你刚从本口上去,怎么又从本口下来了?电脑显示你没有里程呀?我说是的,我就是刚从这里上去的,等了一个人,又从这里给导出来了。收费员不知道怎么收我的费,把他们领导喊来了。那个领导开始也整不明白我怎么刚上去又回来了,听了我的解释,才说,你这是走了U型通道,应该按时间收费,超过十分钟,就得收30元。我说你那U型通道也没说不让走呀,再说,还是你们服务区的保安让我走的,怎么就得收钱呢?我又说高速公路都是按里程收费,啥时改的按时间收费了?按你说的,十分钟就收30元,我要是服务区睡一宿,还不得收我一千元呀?.............尽管我说的有理有据、诚恳谦虚、唾沫乱飞,可那个领导就是不放行,还说要报警。算了,我不想让我们的出行第一天就和警察打交道,也不想让后面排队的人车被我们给耽搁了时间。于是,忍着心疼肉疼,扔给了收费站三十元钱。妈蛋——刚出发,一盘菜钱就没了!

sky_wu 发表于 2018-6-9 22:33

老高大哥这帖写的, 跟小说一样。 能不能中间安排个女一号出来啊? 一定要扣人心弦。 {:1_87:}{:1_98:}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8-6-9 22:43

出了收费口,调头又上了高速路。沿着高速路继续跑。在盘锦服务区吃了中午饭。跑了一段高速后,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高速费花的有些冤枉。四武子的车是本田彪影150,排量小,跑不快。八九十码的平均速度,和在国道上跑差不多少,只能说把穿城过巷的时间省了。到凌海,我们就下去了。环渤海的滨海公路人少车少,路况一流,并不比跑高速路差。 傍晚5点多,到了东戴河。去年我去海南岛,头一天就住在这里。和四武子一说,他说,天不早了,别走了,我们今天也住这里吧。我一边走,一边找,终于找到了我去年住宿的那家宾馆。老板和老板娘都还认识我,热情的把我们迎进屋里。还是去年的价格,五十元一间小标间。这里能吃饭,老板给炖的海鱼,我和四武子热热乎乎的住下了。

快跑 发表于 2018-6-9 23:09

老高的帖子爱看!精彩继续!

洛阳老焦 发表于 2018-6-9 23:13

好贴来了,跟着高作家慢慢欣赏吧。

机友小白 发表于 2018-6-9 23:18

先占座,慢慢看。

lazwx 发表于 2018-6-9 23:34

哈哈,赶上老高的直播了,又能看到大屁股圆脸女人和自制佳酿了.{:1_87:}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8-6-9 23:36

   我们住宿的旅店     一种叫“扔吧”的海鱼:

喝着自酿的烧酒(以前看过老高《自在逍遥东北汉单骑携酒下海南》帖子的老哥们儿,都知道老高爱喝酒、会酿酒。这次出行滇藏,我也带了自酿的白酒若干)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8-6-9 23:48

3月30日一宿的觉,我睡的并不好。一是前几天感冒咳嗽没好,今天骑车又呛了点风,所以,不停的咳,严重的影响了我的睡眠。最要命的是四武子的呼噜声,是我这么多年遇到打得最响的。无论是穿透力,还是震撼力,都功力十足,确为鼾坛一等一的高手。女儿给我带的静音耳塞,被四武子的鼾声轻而易举就击穿了——塞和不塞,几乎没有区别。自己咳嗽,加上同伴的呼噜,彻底的杀死了我的睡眠。瞪着眼睛捱到了后半夜,还是一点睡意都没有。
看来只好使绝招儿了——吃安眠药。一片安定片吃进去,等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没起作用。又吃了一片,三点多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早上起来,已经快8点了。四武子已经和老板娘在楼下唠半天嗑了。
老板娘给我们煮了两碗馄饨,说我们是回头客,免费的。让我们趁热吃了。
我坚持要先发动一下车再吃,顺便给链条上油。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8-6-9 23:51

车打着了,上链条油时,我发现了问题:怎么我的车机油滤子处漏油呀!这可是一个大问题。把车熄火,机油不漏了。打着车,又漏。难道是滤子没拧紧?赶紧拿出工具,紧紧机滤。打着火,还漏。我擦,难道是我前两天换机油时,把机滤给拧坏了?老板说不远就有修理部,建议我去看看。这时还犟什么?麻溜骑上车去了修理部。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8-6-10 00:01

到了修理部,和修车师傅说明情况。师傅拿来一个废油盆儿,放在我的机体下面接油。然后,用我的工具把机油滤子拧下来了(小地方的修理部,没有卸GW机油虑子的专用工具)。
我在一旁拿出来我自带的一个机油滤子,准备让师傅换上。师傅观察片刻,用螺丝刀从机体安装滤子的平面处,挑下一个橡胶圈来。“这是什么?”他问。我看看说,那不是机滤的垫子吗?他又举起卸下的机滤,在我面前晃晃,说:这里面怎么还有一个垫圈?
我一下子糊涂了,半天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直到愣了半晌之后,才猛然明白过来。——原来上次换油,是朋友帮助换的。旧的机油滤子的油封垫圈,粘到了平面上,没有清理掉,就又把新滤子拧上了,造成两个油封垫圈的叠压,自然就封闭不严。这种情况,漏油是必然的。
还好还好,漏油量不大。跑了一千多公里,机油窗的液面,并没有下降多少,显然是漏的不多。买嘎的——如果漏油量大,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没有换新机滤,只是把旧垫圈拿掉,重新安装机滤,故障排除了。少添了点机油,给师傅十块钱,就骑车走了。 回到旅店,和大家一说,大家都说,没事就好,快吃饭吧。一边吃着馄饨,我一边想:种种迹象表明,这次旅途恐怕不会很顺利。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东北到滇藏 凤歌我为狂——老高的2018年春滇藏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