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11-4 18:14

金风初送爽 铁骑踏清秋

说在前面的话:自从老高在论坛发帖子以来,受到很多网友的错爱,不但看老高,顶老高,关心老高,还加老高为微友、Q友,和老高在线下交流,对此,老高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这些摩友,除了和老高交流骑行经验和机车性能外,还有不少摩友非常关心老高的过去和未来,要和老高做一倾心畅谈。无奈天南地北、相隔甚远,不能随时低饮浅酌、畅叙人生,而在微信和QQ上打字又太费劲,语音也有许多不便之处,寥寥数语,都不足以实现老高向摩友们做滔滔江水般的倾诉,今天,借此板块一吐为快。本游记的第一章,和摩托的关联不太多,话题扯得有些远,内容有些杂,有些纯属老高个人的破事,今天写在这里,是为了向那些关注老高往事的摩友做一个交代。
不属意于此的摩友,大可无视第一章,直接进入第二章,跟老高秋游百里画廊,看坝上草原风光。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11-4 18:17

第一章,   往事如烟
自从春天摩旅海南归来,老高就一直处于蛰伏状态。这里说的蛰伏,并不是说我一直呆在沈阳没有动。老高动了,还走的挺欢,天南地北的没少溜达。只是这些活动,都于摩托车无关。所谓的蛰伏,乃是说老高从海南回来,就一直没有骑摩托跑。把一颗时时拴在摩托上的心,硬生生的压制了一个夏天,默默的在为秋天的新疆之行厉兵秣马。除了为新疆之行做准备,促使老高按兵不动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老高上班了。关注老高帖子的人大概会注意到,这两年老高骑摩托说走就走了,天南地北的满世界出溜,仿佛没有时间上的约束。是不是大家都有些诧异?大家一定要问:既然老高口口声声说是中石油的员工,还没有退休,怎么有这么大把时间游山玩水呢?要解开大家的疑团,需听老高慢慢道来:老高年轻的时候,是因为体育成绩不错,被油田招到旗下做运动员,专为油田参加各类比赛。那是八十年代中期,女排的三连冠撩拨了全国人民敏感的神经,对体育运动,尤其是竞赛体育的狂热,超出了现在人们的想象。那时候,每年一到夏秋之际,从地方政府到企事业机关,都举办运动会。那叫一个热闹。用宋丹丹的话说:彩旗飘飘、锣鼓喧天、人山人海,气氛那是相当的热烈!运动会召开期间,各个单位的头头脑脑,都坐在主席台上,抽着香烟,喝着茶水,观看着比赛。要是本单位的运动员取得了好成绩,这些领导们就觉得脸上有光,鼓掌时都笑容满面,仿佛夺得第一的是他们的儿女似的,从心里往外透着骄傲。而运动员成绩不好的单位领导,灰头土脸、无精打采的坐上一会儿,就找借口开溜,丢不起那个人了。那时候一个运动队成绩的优劣,往往代表着他们所在企事业单位的实力高低。实力雄厚的企事业单位,养的运动队都是尖子运动员,自然比赛成绩就好。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各个有实力的大企事业单位,都争相引进运动员,造成了企业代表队的运动水平,比专业队水平都高的奇怪现象。 既是招兵买马,就要有优厚的条件为诱饵,这样才能招聘到优秀的运动员,没有梧桐树,怎引凤凰来?油田能给出的条件就是:       1.安排好的工作(包括运动员对象的工作)      2.分配福利住房(不花一分钱)      3,解决城市户口(针对在体校训练的农村孩子)      4.高福利待遇(油田的福利搞的好,强出地方很多) 这四个条件在当时是很有诱惑力的,许多在省队训练的运动员,都纷纷转业,投奔大企业,为的是一锤定终身,不用再为以后的工作和住房费心了。老高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做了一个择木而栖的良禽,投奔了中石油吉林油田这棵大树。想当年老高二十刚出头,连对象还没处,房子却都分到手了。气罐、炉具、沙发床都是分的,啥也不用自己花钱。而且,一年除了训练比赛,基本不用上班,每月就开工资的那一天去取钱就行了。这样的工作简直太好了——自由自在、能玩能耍、还能全国各地去比赛。非常符合刚刚走向社会的年轻人的就职要求,老高庆幸自己在人生的转折点上做出了正确的抉择。附近的亲戚和朋友也是一片声的羡慕嫉妒恨,瞬时我成了他们口中“人家的孩子”。由于老高的成绩好,多年保持吉林油田和所在市的铅球最高记录,所以,一时间成了当地名人,年轻人的偶像,在运动场上,绝对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人物。老高也沾沾自喜,每天在自嗨的状态下打熬力气,把身体练出一块块的肌肉疙瘩,为的是继续提高自己铅球、铁饼成绩,为油田争光,为自己争荣誉。

https://attachments.motorfans.com.cn/201711/04/181650y8mbccymnhmuteha.png

https://attachments.motorfans.com.cn/201711/04/181652dggy9mogjyygskng.png

https://attachments.motorfans.com.cn/201711/04/181655rdru9c4yzqwl2dbx.png

https://attachments.motorfans.com.cn/201711/04/181658wh2gf2fta212880u.png




------------
发布于摩托迷Android客户端    下载APP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11-4 18:19

十年一转眼就过去了,老高的铅球和铁饼记录还保持着,成绩随着年纪增长还在稳步上升。可是从国家到企业的形势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全民族的体育热情在逐渐的下降。从国家的层面讲,随着中国运动员在国际大赛中纷纷夺冠,某些项目拿个金牌就如探囊取物一般轻松。奥运会上中国队都能几十块、甚至上百块的拿奖牌了,那种一个单项世界冠军就能刺激得全国老百姓热血沸腾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企业也恢复了理智,知道了自己是干嘛吃的了,虽说不想当冠军的厨子不是一个好兽医,但不该自己掺和的领域,还真的就不能瞎JB掺和,搞石油的不往地下用劲,老想着去绿茵场上一争高下,这不是典型的不务正业吗?慢慢的,地方政府不再把钱用在每年开运动会上了,油田也逐渐改变了“油大头”的傻帽形象,不再每年拿出几天停工停产、把各个单位的头头都聚到运动场上耍宝了。 政府觉醒了,企业觉醒了,老高也觉醒了。老高照着镜子,看看不再年轻的胖脸,想着不能让后半生还沉浸在昨日黄花的残梦里,必须趁着年纪还不算太大,务实的干点工作了。于是,老高到厂里,把劳资关系,从挂名单位迁出来,主动落在了前线的采油队。老高要从头做起,从基层干起,做一名油田的好员工。摸惯了铅球铁饼的手,拿起了扳手和管钳子;穿惯了运动服的身躯,穿上了工作服;荒野中寒风的咆哮,取代了运动场上的万众欢呼.........。老高沉下了一颗曾经漂在虚荣和骄傲之上的浮心,真正脚踏实地的做了一名石油工人。 又是一个十年,老高脱胎换骨了。凭着多年练就的一身力气,凭着运动员不服输的精神,凭着老高还不算太笨的一颗头脑,渐渐的由一名运动员,蜕变成了一名地道的石油工人。由于从小就爱琢磨事儿,老高边干边琢磨,除了完成了本职工作,还搞出来了几样小发明,有一项竟然被评为公司一等奖,还取得了国家的专利。 全身心的投入,重新塑造了辉煌。从先进个人到厂标兵、从公司劳模到松原市十佳青年,老高的荣誉证书攒了一大摞。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11-4 18:20

油田的领导也不瞎,这驴一样能干的人,能不好好的加以利用吗?况且还是一头有些头脑的驴。于是,老高被提拔到了管理岗,成了一个驴头儿。纷至沓来的各种荣誉,刺激得老高的肾上腺素飙升。那些年,老高从不休年节假礼拜天,经常白天黑夜的长在采油队,感觉工作就是生活,生活就是工作,深为自己没能早些投入到工作之中而懊悔不矣。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11-4 18:22

大家都知道大庆的铁人王进喜吧?王进喜最被官媒津津乐道的英雄事迹是跳泥浆坑,用身体搅拌水泥。老高也有出彩的瞬间,那就是勇关井喷闸门。2006年冬天,老高所在采油队的一口油井,由于热采注气井喷了。气流以超高的压力从井下套管喷出,呼啸的噪音,刺的人耳膜生疼,方圆百米的人都要用棉花塞上耳朵,还要时刻大张嘴巴,否则就受不了,那声波的杀伤力,不次于金毛狮王谢逊的狮子吼。由于地处市区边缘,对周围的环境影响非常大,聚集的天然气一旦遇火爆炸,后果不堪设想。吉林油田的大小领导都来了,组织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两天时间才在套管上成功的安装了一个几百斤重的大闸门。闸门是敞口安装上的,要想往井下注泥浆压井,就必须把阀门关上。可是,井底压力太高,高压气流还在从敞口的阀门里呼啸喷出,一旦关阀门过程中,压力把固定螺栓冲断,大阀门就会被高压气流顶飞,而站在阀门旁关闸的人百分百会被波及,实谓凶多吉少。想想几百斤重的铁疙瘩,高速的打在人的肉体上,将是什么后果?人群和消防车都撤退到百米开外,在场指挥的***,先是派了一名工人去关阀门,他也和工人站在了井口上,意思是出了事故我陪着你死。工人害怕呀,手直哆嗦,根本没力气转动比他腰还粗的手轮。老高这时站了出来,替下了那个工人。——竟必我比你力气大,竟必我比你多活了几年,竟必我是你的领导,还是我来吧。老高来到了阀门前,想把****撵下去——何必卖一个搭一个呢?你啥也不能干,站在这里有用吗?。**不肯,趴着我的耳朵喊:我陪着你,省得你害怕。老高喊:**呀,我真是害怕,要不你来关阀门吧?**一脸苦相,说:“我也关不动呀!”老高说,你要是关不动,你就站到一边去,别在这卖呆,你在这我倒害怕。**站开了,不过还没走远。老高关阀门时,心也在发抖,手的动作也不是很快,缓慢而吃力地转动着手柄。到最后几圈的时候,随着阀门关小,气流的呼啸声越发尖锐,耳膜好像都要被刺穿的赶脚。顾不了许多了,老高用尽力气,快速的把阀门关死了。一刹那,天地都静了下来。老高的耳朵听不着什么,就看到远处的人群在蹦蹦跳跳,想必是在欢呼。这之后,老高的耳朵一直在嗡嗡作响,好几天才恢复正常。谢天谢地,也是俺老高祖上有德,顺利的关上了闸门。回头想想自己的妻子女儿,身上方才惊出了一身冷汗。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11-4 18:23

王进喜跳泥浆坑,是没有生命危险的,顶多是对身体健康造成影响;而老高关阀门,是冒着死亡的危险冲上去的。这种行为算不算是一个壮举?这要是在部队,都是要立功的。 可是,因为是在吉林油田,因为井喷本身是一个责任事故,油田根本不敢往上报,反正没着火,没爆炸,也没死人,上级不追究就烧高香了,还敢大张旗鼓的宣传吗?所以,老高的壮举也被淹没在了一片沉默之中。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11-4 18:26

虽然老高也担心自己手重,把人打坏了,预料到以后会有麻烦。可真没想到麻烦随后就来了。还没到下午上班的时间,就有一辆捷达车停在了老高的办公室门前。车上下来一个半大老头,还有几个剃着炮子头、夹着小包的小青年。他们没敲门就进来了。老高一看,老头认识,是常年在我们三厂菜市场里卖肉的老朱。 老高先说话:哎,来了朱大哥,找我有事呀?老朱一脸严肃,说大高你摊事儿了,你摊上大事儿了!你把我儿子打坏了。我那宝贝儿子,是我一头猪、一头猪、一头猪杀了卖肉养大的,我从来都舍不得打一下,却被你给打了个满脸开花,牙都打掉了,都破了相了。现在在医院躺着呢,你说咋办吧? 老高顿时明白了,原来刚才自己打的人是老朱的儿子。想到和老朱也是熟头马面的,自己也没少吃老朱的猪肉,老高心里真的有些过意不去。老高说,大哥呀,真的不知道是你的儿子,要知道是你儿子,我也不能下狠手呀。再说你儿子也太不讲理了,是他先动的手呀!老朱说我不管谁先动的手,反正我儿子被你打坏了,你不拿个三万五万的咱们就没完。听说让老高拿钱,老高可急了。老高这辈子可以仗义疏财、视金钱如粪土,可被人敲诈勒索却 从来都没有过。我是没少吃你猪肉,但老高吃肉都是给钱的,你凭什么张嘴就要我掏个三万五万的?难道老高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老高说:“哎老朱,你怎么不讲理呢?我也没上你家打你儿子,我是在井场上打的,你儿子上井场上嘎哈去了?是偷油去了!我是保护国家财产不受损失,你怎么还敢讹我呢?”老朱也急眼了,喊道:“不管我儿子是不是去偷油,你把我儿子打那样,就属于重伤害,让你拿钱是轻的,上法院告你,你就得判刑!”看看、看看——连盗油分子都知道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了。吃亏了,想起法律来了;偷油时怎么没想到是犯法呢? 见老朱如此嚣张,老高都气笑了。老高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指着老朱说:“我不是和你儿子打私架,我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为保护公家财产才被迫伤了你儿子。钱,我是一分都不会给你的,你要是告就随便,法院怎么判我都认,就是不能和你私了。” 听老高把话说的如此决绝,和老朱一起进屋的几个炮子就纷纷鼓噪起来,大有不给钱就要动手的架势。老高此时表现的异常镇定,知道和他们说不清里表,索性就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一言不发坐在那里看书,任他们怎么咆哮,就是不理他们。但老高丝毫都没有放松警惕,虽然在看书,可一直用虚光观察眼前的几个人,而且右手始终放在椅子后边,因为那里有一把开山斧,是我们平时剁天然气管线用的。老高当时就想,如果这几个家伙要动手,老高一定不能让他们囫囵了,没准今天就要来个手刃偷油贼了。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11-4 18:30

这边屋里如此热闹,引来了我们站里的几个工人,他们怕我吃亏,有的人进屋站在了我的身旁,有的人偷偷的挂了110。这几个混混咆哮归咆哮,就是没敢动手,也没有人绕过办公桌来到老高跟前。想来,他们也知道老高多年搞体育,铅球冠军的名气镇住了他们,使他们轻易不敢造次。就在我们正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警察进屋了。 之后的一切大家就可以想象到了。警察控制了那几个人,到医院去抓老朱的儿子,那小子跑了,连住院押金都没要,就溜得无影无踪,过年都没敢回家。老朱不但没去法院告我,还托人求我别追这个案子,让他家小子回家过个年吧。后来具体这个案子是怎么解决的,老高不得而知。反正警察没找我,偷油分子也没找我。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当我的站长,只是我管辖的区域,偷油的几乎绝迹了。 这个事情闹得很轰动,以至于我们的当时的厂长(现在我们公司的总经理)在班子会上都说:“这个高站长一定要表彰,一定表彰!以前都是我们的工人和干部被盗油分子给打伤了,窝囊死了。这回高站长把偷油的给打了,解气!”于是,老高被吉林油田公司推荐为松原市十佳精神文明标兵。另外,还奖励老高1000元人民币,以资鼓励。哈哈,打架能当标兵能挣钱,老高也是挺牛的吧? 所以说,别看老高现在不追求上进了,可当年为了吉林油田,老高也是拼了!老高上班的第一个十年,在运动场上为油田争荣誉;之后的二十年,老高在井场上为油田洒汗水、拼力气,几度置生命于不顾,做为一名体制内的员工,也算是对得起人民对得起党了吧?现在我老了,也该歇歇了,享受点特殊待遇也是应该的了——毕竟我为这个企业不但付出了青春和汗水,还差点搭上性命。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11-4 18:35

大家看到这些类似传奇的故事,是不是有的摩友以为这些不是真的?以为老高是瞎白话,在吹牛逼吧? 哈哈,老高可不是那种喜欢自吹自擂的人。虽然老高爱说笑话,但绝不会说谎话、大话、瞎话。更不会凭空杜撰自己的事迹,来哗众取宠。再说,老高的文章是要发朋友圈的。加我微信的摩友都会看到,老高的朋友和同事也会看到。他们有的人就是这些事件的亲历者,如果老高所言有不实的成分,那岂不让知情者所不齿?乡党们会怎样看老高?我还怎么在松原混呢?
这就是一个真实的老高,“朕就是这样的汉子!”(雍正语)

天行健晋 发表于 2017-11-4 18:36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11-4 18:17
第一章,   往事如烟自从春天摩旅海南归来,老高就一直处于蛰伏状态。这里说的蛰伏,并不是说我一直呆在 ...

体育好,文采也好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11-4 18:38

老高能干,在我们采油厂是有名的;老高能喝,在采油厂也是有名的。 以前企业管理宽松,加之石油工人的工作环境艰苦,平时喝点小酒,领导都是不太管的,只要不喝多惹事耍酒疯就行。而且,过去几代的石油工人,大多是粗犷豪野之辈。一言不合就动手,一事不顺就喝酒。谁要能打就老大,谁要能喝就英雄。在这个不认可斯文的氛围里,如果喝酒怂蛋,想给他们当领导都难,没谁能瞧起你。 论喝酒,老高也是有天赋的。十几岁就偷喝我爷爷白酒,——啧啧!启蒙基础打的老早了。到了成年以后,一瓶白酒能一饮而尽,还不带耽误任何事情的。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11-4 18:41

1990年全国石油系统运动会在河北任丘召开,晚宴会餐时,为了和华北油田的食堂管理员斗酒,老高曾站在高台上,当着全国油田运动员的面,拿一瓶60度的老白干(“古遂醉”酒,有喝过的木有?)吹喇叭,直接把华北油田挑战的管理员吓得退席了。(此中故事也很精彩,在这里就不赘述了)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厂评论谁谁谁能不能喝酒,都以老高做尺子。——能跟老高喝酒不醉的,大家就会公认是高手。不过,这样的高手,屈指算来在我们三千多人的大厂里,也没几个人。那时候,在我们吉林油田的酒坛上,老高大有睥睨群雄的姿态。 老高喝酒的天赋高,——那就喝吧!工作——喝酒,喝酒——工作,不知道喝酒是工作,还是工作是喝酒,反正老高喝酒没耽误工作,工作促进了喝酒。 哈哈,这革命的小酒一喝,老高就喝到了五十多岁。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从来只怕、酒瓶拉你进病房。 老高五十岁生日刚过不久,就发觉喝酒之后,脉搏不好好跳,而且有几天连续失眠。本以为是小毛病,拖几天就好了。睡不着觉,就喝酒。喝完了还是睡不着,那就接着喝。后来这招儿也不见效了,还是失眠。在老伴的催促下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我患有心衰、房颤,是一种严重的心脏病。医生要查致病原因,各种仪器和手段用尽,都不清楚老高的病根是咋来的。我血压不高、血糖不高,血脂不高,也没发现有任何器官上的改变。医生很困惑,最后问:“你喝酒吗?”“喝”老高老实回答。“一天能喝多少?”老高沉了沉,谦虚的说:“也就一斤吧。”医生长出了一口气,接着问:“你干过累活吗?”老高想起了当运动员时训练流下的成吨汗水,点点头,肯定的说:“干过,还是很累的活儿!”医生把手里的听诊器啪的放在了桌上:“不用查了,喝酒喝的!干活累的!”老高不信,和医生掰扯了几句,说我喝酒很少喝多,训练也不算过度,都是在我身体能承受的范围之内。怎么就把心脏给整的不正经跳了呢?医生说都是日积月累,慢慢造成的。“你看运动员到老了,哪有几个身体好的?喝大酒的,最后不都是栽在酒上吗?”老高媳妇频频点头,她说医生说的对,你就别犟了,哪有你那么喝酒的?一缸子、一缸子的往肚子里喝,哪天不得四五缸子?训练也是,都过了当运动员的年龄了,还隔三差五的扛着四五百斤的杠铃练深蹲,啥身体架住这么造?这回好,心脏受不了了吧............? 老高不想和他们争辩了。自己确实有毛病,不能怪人家说。老伴平时就没少劝自己,尤其是关于喝酒的事儿,总是时不时的在老高的耳边磨叽几句。可是,男人在抽烟喝酒的问题上,有几个是听老婆的?老高这样的男人,更不会乖乖的听老婆教诲。烟虽然不抽,但酒不能不喝,这是老高的一贯原则。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11-4 18:42

不过,老高这回暂时不能喝酒了,必须住院了。挂着吊瓶的老高还有些放心不下自己的工作。单位领导到医院看老高时,老高一个劲的打听自己活儿有没有人接?自己区块的实验项目做得如何了?修井结算的单子签没签.........?领导说没事,你就放心养病,工作上的事儿你不要操心,什么时候你的病养好了,再上班。于是,老高不再瞎操心了,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每天看着一瓶子一瓶子的药水灌进自己的血管里,心想:老高呀,你怎么会有今天?你不是跳得高吗?你倒是跳呀!你不是掷的远吗?你倒是掷呀!你不是能喝吗?你倒是喝呀!哈哈,傻逼了吧?再尿性的汉子,躺在病床上都是任人宰割的行尸走肉。花着钱,遭着罪,过往在运动场和酒桌上的累累战绩,这时都成了致病的罪魁祸首,提都不敢在人前提起,怕人家说咱老高是自作自受。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乖乖的听医生和护士的话,按时打针吃药,摒弃一切不良爱好,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11-4 18:43

经过一段时间治疗,老高身体基本康复,医生说可以出院了。又休养了一段时间后,就想去单位上班。到单位一看,自己原来主管的采油工程技术岗位已经有人干了,是一个三十几岁年轻的大学毕业生,看样子年轻人干得风生水起,热火朝天,根本不像是临时替班的赶脚。老高知道现在单位人多位子少,有一个掉头的,马上就会有新生力量补充上去,这也是情理之中的。老高找到单位的领导,请求重新安排工作。 领导说,你这么大年纪了,身体还不好,暂时就先不用上班了,工作吗——有年轻人干,给他们一个锻炼的机会。你呢,干了大半辈子的工作了,为油田争过光,做出过突出贡献,现在有病了,组织上应该给予照顾,您就再保养保养身体,有时间就出去旅旅游,看看景,只要上级部门不找你,我也不管你,你就不用上班了。老高听了领导的话,从心里感到温暖,又从心里感到发酸,刚过五十岁就被单位给闲置了,说好的发挥余热、站好最后一班岗,怎么突然就给缴枪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也算是天大的好事,老高此时正沉迷于摩旅,正愁没时间经常出去浪,这回有病后,领导的意外安排,居然给老高争取了大把的时间,既能骑摩托过瘾,还不耽误工资奖金,这不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吗?老高感谢了领导的关心,感谢了组织的照顾,感谢了同事们的理解,感谢了工人师傅们的支持,乃至感谢了单位的保洁员这些年把办公室的地扫的那么干净.........感谢完一切应该感谢的人,老高悻悻的从单位出来了。高兴乎?失落乎?或者间或有之。这时候老高的心情怎么说呢?就像喝了一口酒,又喝了一口醋,又喝了一口酱油,又吃了一个辣椒,最后还嚼了一块糖,啥他妈的味都全了!老高就这样因为一场病,由一个忙人,变成了一个闲人。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11-4 18:45

在以后的时间里,特别是在摩旅途中,老高一个人骑在摩托上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曾仔细的梳理了一下这场病的得失,和由这场病带来的人生思考。 首先想到的是,身体是一切生活之本,没有一个好的身体,一切美好的生活都将化为泡影。想来老高以前在运动场的种种辉煌,在工作中的种种荣耀,在杯觥间的种种得意,往往都是以牺牲健康为代价的,仗着自己年轻体格强健,超极限的透支着身体,现在想想,不值得呀!和宝贵的身体来比较,那些虚荣的东西算个逑呀?简直没有任何可比性!一想到我从前的所做所为,老高总会在心底问自己:你是不是傻?你是不是傻?你是不是傻? 其次,就是一个人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不要以为自己很重要,任何岗位没有你还会继续运转。月不会为你而盈缩,风不会因你而转向,任何普通个人都是这个世界上微不足道的一粒尘埃,你的去留,不会造成一点点的扰动。大多数人年轻的时候呀,都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中心,自己是带着上天的使命来到人间的,自我感觉或许肩负着拯救世界的责任,用老百姓的话说,总以为自己是个JB。可是活来活去,到老了,才知道,原来自己毛都不是。人的思维很怪,三十岁的时候,绝不会有四十岁时的成熟;四十岁的时候,绝没有五十岁时的豁达。上天必须让你完整的经历成长的全过程,并在你的一生里随时留下不可弥补的遗憾——年轻力壮、身体敏捷的时候,却经常要为自己的单纯和鲁莽付出代价;思想渐趋成熟后,年纪也逐渐大了,又要承受病痛和衰老的苦恼。这就是人生,逝而不返的岁月。忘了哪位哲人说的了,说一个人要是从八十岁往回活,大多数人都能成为圣人。说的有理,但绝无可能,只能算作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第三,就是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人来一世不容易,不要固化自己的生活方式,不要把自己变成一个苦巴巴、干巴巴、傻巴巴的喘气机器。不错,我们少年时要学习,青年时要奋斗,中年时要拼搏,这都是天经地义的,都是人生的必然历程,无可非议。可也不要把自己搞的像一个苦行僧,除了上班挣钱,就没有一点额外的兴趣和爱好了。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按摩、不泡妞、不搞婚外恋、不呼朋唤友..........尤其是不骑摩托,哈哈,那将是多么无趣的人生呀?无趣的人生是枯燥乏味的人生,无趣的人是一个呆板的可怜虫!尤其是人过五十之后,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就更应该重新规划一下自己的下步行程。韶华已过,青春不再。努力过、奋斗过、偷奸过、取巧过、玩命过、钻营过.........一切的招数、手段、套路、伎俩都在人生的舞台上得到了充分的表演和运用,这时的你,已经被命运死死的给安排在自己该处的坐标上(五品以上的大员除外。要是**委员、**局*员、****、七大常委,五十岁还算年轻,将前途无量)老高这里说的是普通人,普通人五十岁后一切都定型了,该啥损塞就啥损塞了,这时候你还去和年轻人一争高下,有意义么?所以,我们到了五十岁,是不是该考虑怎么娱乐自己了?

天行健晋 发表于 2017-11-4 18:47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11-4 18:35
大家看到这些类似传奇的故事,是不是有的摩友以为这些不是真的?以为老高是瞎白话,在吹牛逼吧? 哈哈,老 ...

看完了,我相信你老高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11-4 19:00

老高的茶室、花草和鱼缸: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11-4 19:02

不过,在所有的爱好里,老高最钟爱的还是摩旅。有了摩托车,才使老高这个半大老头子实现了贴地飞行的梦想。也只有了摩托车,才使老高不觉得什么是遥远——从南疆到北极、从东海到西域,对老高来说,不就是多拧几把油门的距离吗?随着国家基础建设的发展,条条大路畅通无阻,只要兜里有钱、车里有油、人有时间,那就走起来吧,——老高深知道,就我的智商,后半辈子基本是离不开摩托车了。 凡此种种,都是咱老百姓的小确幸,不过就是为了把眼下的日子过得生动一些,把短暂的人生过的相对有趣味些。至于说悟出什么人生的大道理,老高还没有那个水平,更没有到达那个思想深度。 老高就这样边骑摩托边思考人生,三年多的时光就从车轮底下滚过去了。

天行健晋 发表于 2017-11-4 19:03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11-4 18:51
其实老高还算挺会生活的,半辈子嗜好频杂:养鱼养花、喝酒喝茶、写字看书、打理小家,近些年又沉迷于摩旅.. ...

字写的苍劲有力,送我一幅吧,不过还想和你酿的酒{:1_86:}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7-11-4 19:03

时间都去哪了?老高的时间都放逐在山海之间了,都抛洒在沙漠草原了,都相忘在路边小店了,都混合在乡村自酿中,喝进了肚子里边了。 直至今年的3月18日,老高在去海南摩旅的中途,接到了单位领导的电话。他兴奋的告诉我:——由于中央反腐斗争的节节胜利,我们中石油的领导班子,为了配合中纪委工作,纷纷以身试法,成功的做了反面教材。尼玛——目前咱们中石油、中海油、中石化、中.......中.......哈哈,别管中什么了,反正和石油沾边的大领导,置身囹圄、舍身取义、立志要把牢底坐穿的数量在累日递增,现在里边已经可以凑成五桌麻将,外带十来个看热闹的了。尼玛——就是暂时还留在外边的领导,也在积极的争取早日接受铁与火的洗礼,每天上班前都和家属搞个告别仪式,生怕晚上就被中纪委请去喝茶。尼玛——中纪委的这帮人都贼啦啦的热情,喝完茶还不让回家,包吃包住包娱乐,只要去了,没几年是回不来了。尼玛——现在中石油想开个班子会都凑不齐人了!你赶紧回来上班吧,没准下届中石油的领导集体就会把你扩大进去。 啥?啥?啥?我擦!还有这等好事?老高当时正在黄山脚下的小饭店喝酒,听到这消息,确实很激动,一杯酒猛扔了下去,呛得我TM的直咳嗽。老高很想立即结束海南之旅,——还骑啥摩托呀?赶紧回去竞争中石油的领导权去吧!老高从小就立志当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可等到都白头了,还没接上班。奶奶的!原以为这辈子就没戏了,哪成想机会埋伏在最后一公里等着老高呢!老高能不激动么? 可是,咳嗽过后,老高稍稍清醒了一些。老高想:中石油排在我之上的人物数以十万记,中纪委得多大力度,才能把在我之上的大小领导都他妈的抓干净呀?(哈哈,虽然他们都该抓)看看,看看,就我们单位领导这微米级别的,还在外面耀武扬威的给我打电话呢,他不抓进去,好事能轮到我这个纳米级的人物吗?哈哈,啥时把这些肉眼可见的大小领导都抓起来,老高再考虑出山主持大局吧。 老高不能把心里话说出来,只能用一种极其风淡云轻、淡泊名利、与世无争的口吻回答了我们领导:哈哈,哈哈,哈哈,爷不稀罕!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金风初送爽 铁骑踏清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