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cycle 发表于 2017-5-1 21:47

【长篇连载】《Echo的摩托日记之尼泊尔,我的尼泊尔》第五季

2017年1月29日 加德满都 尼泊尔行零公里处 海拔 1300米                                               尘土里的加德满都   所有所有的烦恼都随风而逝,在我启程的那一刻。大年初一,长沙的阳光很烈,为了一个约定,赴尼泊尔前,我要跟几个露宿者吃新年饭。急急忙忙去到那里,我热出一身汗。大妈的儿子看见我,说你总算来了。他坐在一堆锅碗瓢盆里头,葱姜蒜椒被切成细末,花花绿绿摊在砧板上,这下人齐了,它们便被划分到不同菜品里。他们没有手机,无法及时互通信息,一个约定就是一个承诺。何况,毕竟是新的一年。
干杯,新年好!所有是非对错,在这份浓浓的喜庆里被统统放下。吃过饭,我赶回家收拾行李,又是一身热汗。拎着行李往机场赶,我发现依然遗漏了许多物件,我发现依然有许多未竟之事……这种情绪持续到候机大厅,我坐下来,望着飞机坪,它们可以通往世界的尽头。下有累累厚土,上有邈邈宇宙,后有幽幽历史,前有不羁远方……我是一只小蚂蚁。我顿感安慰,小蚂蚁不再烦恼。第二天,我与汇合后的狗剩在拉萨转机。飞机在阳光的直射下,跃过大大小小的雪白山脉。有时,我把眼睛收回来,闭目养神,当我再次望向窗外,眼下依然是山连着山,山挨着山,一脉相承的雪山向世人昭示着一个山地国家的到来。前排年轻的尼泊尔小伙盯着窗外出神,多长的睫毛啊!尼泊尔人有如同孩子一般的睫毛。明明是回家,它们却眨巴眨巴,带着一种离开尼泊尔的乡愁。空姐在用英文和中文提供服务。地面出现城市的迹象,低低矮矮的建筑群,给人一种县城的信号。而实际,首都加德满都到了。在北京时间的16:00,手机上的时间自动跳成当地时间13:45。这是我喜欢尼泊尔的第一个原因,它在我的生命里延长了两个小时。天生丽质的尼泊尔小孩机场的乞讨者走下飞机,见到了更多长睫毛,他们皮肤略黑,全神贯注,腰杆笔直,具有“外国人”的气质。尼泊尔人,一个中国人以外的新人种。接下来的所有人和事,都将是全新的经验。我终于出来了。在机场口办手机卡的地方,遇到四个中国人。尼泊尔的中国人非常多,这从机场的客流量能看出一个大概。因为中国人在尼泊尔的普遍,使得这种相遇被人山人海淹没,少了本该有的同宗同源的珍贵。尼泊尔对手机卡的办理,要求严格。需要填表、拍照、签字、画押。耗了一个小时,还没有为我们办理完,耐心是没有了,但是两个工作人员一丝不苟地埋着头写写画画的样子,实在是让我找不到不耐烦的理由。我走出大厅,路对面,举着牌子喊客的人倚着铁栏杆延伸出去。警察在路两边走来走去,我为他昂扬挺拔的模样感动,为他按下快门;一个被她父亲带着的尼泊尔女孩美丽地望着我,我被这不一样的生命感动,为她按下快门;一个金发老美推着行李走出,目不斜视,笃定淡泊,我为他的步伐感动,为他按下快门……走来走去的警察,一旦有旅客需要他,他就很快把脑袋挨过来,温柔的样子使他失去了警察的神气。当他继续走来走去时,终于看到一辆违停的出租车,他冲过去,拔下车钥匙,继续巡逻。拿着车钥匙走来走去的他,步子变重了,他在生气。犯了错的出租车司机,跟在警察后面红着脸嗔笑。警察当做没看见他,继续来回绕圈,出租车司机的小伙伴纷纷加入进来帮着他笑,等一圈绕完,警察后面拖了一大帮人,改错的决心是有了,等再示众游行一圈,警察终于把钥匙还给了他。等他们几个办好电话卡,我们一块打车去往外国人的聚集地——泰米尔区。这时候,警察抓到了另外一个犯错误的人,这次的错误显然不小,警察推着他往前面走,被推着走的人红着脸嗔笑,脸上不见愤怒。这是我喜欢尼泊尔的第二个原因,尼泊尔人不愤怒。
没有交通信号灯的道路上,交警同志戴着口罩蒙在土里,只有这个时候摩托车才会整齐地停下来,其余的任何时间,骑手们自由把握着油门的节奏,混乱成一团。
没有红绿灯的加德满都,骑手也许没有驾照,但是一定会戴头盔,在一个将摩托车做为主要交通工具的国度,当地部门对头盔的管理要求严格。骑摩托的出行传统培养了当地骑行高手,骑行高手往往喜欢高转速,而加德满都的路况恰恰拥堵,因此“急停”是当地车手的驾驶习惯,两辆车吱嘎一声,前轮对着前轮,相互不骂娘,视而不见,继续前行。
加德满都像是一个有土的村庄。道路蒙在土里,身着纱丽的妇人在这个冬季里趿着拖鞋穿行在上面,四季交替,当地人只需一双拖鞋就把一年过完了。
道路两旁的商店蒙在土里,外头挂着的商品落着一层白灰,店主人还是不够勤快,一天掸一两次灰是不够的。
道路左侧行驶的车辆蒙在土里,车里坐在右侧驾驶室的司机用左手换挡,用左手急转弯,用左手拍拍头上的尘灰。
那么晚上的广场,那几个提着饮料瓶四处兜售饮料的小孩也是蒙在土里吧…


qq2037893384 发表于 2017-5-1 22:26

图片很好,就是有几张看着脖子疼!

女侠~ 发表于 2018-1-26 18:30

写的很好,怎么不继续更啦,等,等,等……

摩友海丰 发表于 2018-1-28 09:53

感觉所有东西都蒙在土里……

那么尼泊尔之行楼主一共花费多少钱啊?手续好办吗?


------------
发布于摩托迷Android客户端

Echocycle 发表于 2018-2-15 15:33

女侠~ 发表于 2018-1-26 18:30
写的很好,怎么不继续更啦,等,等,等……

我现在来了

sky_wu 发表于 2018-2-15 16:37

顶贴

Echocycle 发表于 2018-2-15 21:42

2017年1月30日 ●加德满都-马联科●行程80公里 ●海拔400米

尘埃之外,村子是一叶落下的帆,所有的车轮,只为它们起航。

新环境考验着人的生存能力,比如为什么在平常那么多的时间里不多学几个英语单词,在往常拉风骑行的日子里为什么不多学几种车型,在一日三餐家长里短的细节里,为什么不多多关注中国以外的世界…

直到中午,我还在为租到一台称心如意的摩托车而一圈又一圈地缠绕在加德满都最拥堵的巷子里。

绕过一圈,那一片巷子的格局丝毫没有印象。
绕第二圈,昨晚卖帽子给我的小哥出现在门框边,现在,他爱笑的妹妹不在,那顶帽子,他多收了一百尼币。
绕第三圈,巷子越缠越紧,越挤越小,熟面孔越来越多。

临街的房子里,长得像主人模样的人,把屁股从门框中撅出来,多危险,差点就撞上去,这枚屁股占据了路面的一小半。屁股露出慢悠悠的表情,它丝毫不担心,只有骑行新手才会撞上去,可是在加德满都哪来的新手呢!

每一场交谈都是正式的,指路的人会从椅子上站起来,七弯八拐,把你领到目的地面前说:就是那!
店主对待生意很郑重,买卖谈不成,但还要跟你握手,然后像在塌方地救援那样帮你把车头调转过来。

我模拟当地车手那副永不皱眉的样子,驶离加德满都。噢大副,我的大副!据说前方有为骑士们准备的柏油路。

不同型号的汽车发出与摩托截然不同的喇叭声,有的唱哆唻咪,有的唱咪哆剌,有的连按几下喇叭,唱成一首歌。

一边是全力向前的决心,一边是拼命把你留住的车流,晚上八点到达一个叫马联科的地方,路旁有被吊起来的香蕉,显然,这还不是尘埃之外的村庄。

当地青年围上来,不一会儿就爬上狗剩后座,带着狗剩找住宿地去了。

人生的美妙时刻中,在餐桌旁等着上菜是一种,在一旁看热闹是一种,在小卖部旁等着同伴归来是另外一种。

首先看上的是小卖部被吊起来的香蕉,穿纱丽点朱砂痣的祖母不会英语,16岁的绅士把目光从极目之地收回到祖母的水果摊,如同当地男子汉那样,他喜欢用偏一偏头的动作来代替他的语言,“One hundred”,绅士在请示过祖母后,将价格翻译出来,同时将脑袋向左边肩膀偏一偏。他不参与定价,他只负责翻译,他是绅士。

辫子长又长的小女孩在一旁咯咯咯咯笑出声来,绅士说这是他的妹妹,9岁。她长得太美,在中国,这是一朵惊世的校花;在尼泊尔,她只是一朵山花,这样的花朵,整个尼泊尔,漫山遍野皆是。

在路边吃香蕉的时光过得很快,我觉得得找点别的事情干干。小卖铺旁的小吃摊正在制作一道美味,看看客人,正是绅士,我和伙伴便围了上去。

干脆方便面拌洋葱,绅士端着一盘成品不肯走,成品装在一张硬壳卡片里,他想让我们也尝一尝。我用硬壳卡片从他的零食中分了一些出来,这款零食暴露了绅士在这个年纪的天性。
接着,他走进水果摊旁的五金店,坐下来享用他的零食。

五金店跟小卖铺一样,也属于他们一家子。

等绅士吃完,我跟伙伴再次围上去。这一次绅士的叔叔来了,爸爸来了,长得像村花的妈妈也来了,妹妹在人群中咯咯咯咯笑。

在这笑声中,祖母送给我一个又大又圆的橘子。

临海摩友天地 发表于 2018-2-17 10:40

大年初二顶顶顶顶你.我们初三出发

Echocycle 发表于 2018-2-17 13:26

临海摩友天地 发表于 2018-2-17 10:40
大年初二顶顶顶顶你.我们初三出发
今天是2018年大年初二,我在尼泊尔泰米尔街更新日记。

摩友鄧瑞 发表于 2018-2-17 14:01

Echocycle 发表于 2018-02-17 13:26:13
今天是2018年大年初二,我在尼泊尔泰米尔街更新日记。
在尼泊尔泰米尔新春快乐。。。。顶一个


------------
发布于摩托迷Android客户端

Echocycle 发表于 2018-2-17 15:01

1月31日●马联科-博卡拉●120公里●海拔700米(上)
          偶遇登珠峰的人清晨的马联科有些凉意,当地人的拖鞋里添了一双袜子。
住宿地是在小镇的土著人家,有三栋房子的房东把客房装修成酒店的模样,红色的地毯连着落地窗,并按照酒店的标准收取1300元尼币,崭新的淋浴设备里却始终不供应热水。
没有太阳能板,没有热水器,在民众的意识里,这些远非生活的必须。
四十岁的房东汉子和他十多岁的兄弟在结束一天的经营后,为自己做上了一盘手抓饭。壮实的双手,因劳动而生,也因劳动后的手抓饭而生。
奇怪的是,汽油在这个国家合人民币六块每升,一辆没有任何内饰可言的铁皮小汽车能卖到十多万一辆。开汽车上路,不是随便努力几下就可以的,在尼泊尔能够开上汽车的非富即贵,摩托才是绝大多数人的选择。
离开加德满都越远,泥黄路面越来越多地由柏油路面替代,两车宽的道路上,密密麻麻的大巴士唱着歌儿喊大家让一让。见没人理他,巴士大门里吊出来一个青年,他配合着喇叭的节奏拍打着车门,非要大家让一让,因为柏油路出现了。
公路右侧凹进去的草坪多像一个栖息地,摩托们默契地开了进去。对面的山体上,戴着安全帽的工人在实施工程,他们攀着绳子,忽上忽下。我意识到这是一群消磨时间的人,他们在攀岩速降。
我爬上高高大大的英菲尔德,驶入草坪深处,小路尽头有牛粪和牛,以及躺着晒太阳的放牛郎。

摩托一旦停下来,它的坐高与自重便成为一种野蛮的力量,我无法驾驭,眼睁睁看着它往地上倒。
这时冲过来一个戴安全帽的人,用他的肌肉将铁块扶起,他是最先从对面山体下来的人,剩下的那些还在上上下下的人是他的学生。他是攀岩教练,Lekpa Sharpa,一个夏尔巴人。
轮到我们邀请他试一试这台摩托,他抿了抿嘴唇,表现出尝试的决心,接着跨了上去。停车时有些踉跄,我想,这个尼泊尔人平常并不骑车,但就像他攀岩那样,他对挑战有兴趣。
交谈中,他保持着主人般的热情。他的热情洋溢并不使我惊讶,因为尼泊尔人不缺乏热情。他是旅行家,他的热情洋溢也并不使我惊讶,因为行者不缺乏热情。他是高山向导,全世界最优秀的高山向导集中在尼泊尔的夏尔巴民族中,他们友善、勇于攀登,具有服务意识,从不缺乏热情。
高山向导去过哪些山头?这个问题对于我们这些仅仅登过野山的人,并没有那么重要。因此随口问了一问Lekpa Sharpa:你登过珠峰吗?
他告诉我,他登顶过5次珠峰。这个高度,他的谦卑和热情给我留下了永世的难忘。

我也有过 发表于 2018-2-19 01:18


顶贴{:1_87:}

非熊 发表于 2018-2-19 11:05

Echocycle 发表于 2018-02-17 13:26:13
今天是2018年大年初二,我在尼泊尔泰米尔街更新日记。
终于更新了,开始阅读,顶


------------
发布于摩托迷Android客户端

仙湖∈迷失 发表于 2018-2-21 11:24

羡慕啊,真想骑车出去走走

超前消费 发表于 2018-2-22 16:44

仙湖∈迷失 发表于 2018-2-21 11:24
羡慕啊,真想骑车出去走走

汽车可不可以进尼

我是风儿 发表于 2018-2-22 17:22

坐等大片上演!

Echocycle 发表于 2018-2-25 18:15

1月31日●马联科-博卡拉●120公里●海拔700米(下)          温和的“战争”在堆满谷仓的田野停留,在光脚拖鞋的下午停留,在愤怒中的村庄停留。 村子里一个三岁的小孩被车辆撞伤,肇事车辆逃逸,在等待救护车的过程中―― 正在准备咖喱饭的老妇扔下厨房,集结在路中央;刚奶过一遍孩子的少妇扔下摇篮,集结在路中央;勤于思考未来的年轻人扔下烟头,集结在路中央。一场交通事故引发一座村庄的愤怒。三公里,五公里,十公里,拥堵的战线越拉越长。人们从车内走出,焦急遥望,听到有人在耳边轻轻说:一场不负责任的事故!于是他点点头,回到车内,和时间商量要耐心等待。有人坐在摩托车上,不肯松油门,村里年轻人走过去摆摆手说:一场不负责任的事故!他点点头,拔掉车钥匙,和时间商量要耐心等待。手持盾牌的尼泊尔警察走入人群,不愿离去,村长无奈地说:一场不负责任的事故!警察点点头,放低了盾牌! 突然,村妇想到了什么,她丢下整齐的人群,回到厨房。扛上银色铝罐的她回到人群中,村民惊喜地迎接她,望着她从铝罐里倒出一碗碗茶汤。身穿制服的警官摇通警察长的电话:很遗憾,一场不负责任的事故!举着电话的警察长说,无论如何,你们需要更多警力。 于是一支身穿制度、手拿盾牌的新队伍开进来。 村民想了想,我们也需要武器!我们有新砍的柴!拿着武器的村妇偷偷笑,她害羞,她还没在这么多人面前凶过。中国姑娘找厕所,村民放下武器,为她领路,在他们心里,帮助别人和拿起武器一样重要。 前方传来孩子平安的消息,村民看看太阳西斜的角度,轻轻说:我们快让他们回家吧!

Echocycle 发表于 2018-2-25 18:27

2月1日●博卡拉●0公里●海拔700米(上) 兰州拉面兰州拉面,你把厨房献给了尼泊尔;中国宾馆中国宾馆,你的窗户晒着尼泊尔的太阳;尼泊尔人,尼泊尔人,你把妻儿带到博卡拉;博卡拉,博卡拉,你那里新娘子多,新娘子多。 0公里,因为一场路边的婚礼。 万寿菊花环套在欢乐的脖子上,一束花环,两束花环…花的海洋里,今天他们要接走一个新娘。 新娘穿着红色嫁衣,躲在门里,金色花环里有她那待嫁的新郎。 有人拍着手说:快出来吧,我们的新娘!有人扭着腰说:快出来吧,我们的新娘!有人敲着鼓说:快出来吧,我们的新娘! 旋转的花环越来越快,吸引了过路的客人。“一起跳舞吧!”神似马布里的汉子扔下手中的锣鼓,将我们拉进人群,变成舞蹈的人群。他是唯一没有穿西装的人,他没有穿西装,是因为他没有穿皮鞋。他多么热情呀!一定让我们留下来参加这场正在开始的婚礼,仿佛我们是这场婚礼的主角,仿佛他是这场婚礼的主人。 他多么热情呀!他在邀请我们,直到身着嫁衣的新娘见到新郎;他在邀请我们,直到花童领着金色花环的宾客朝新郎家的方向一路开放;他在邀请我们,直到婚礼乐队带走了他的鼓,他成了最后的主人。他在邀请我们,怎么办?我的行囊已经背在肩上。 他在邀请我们,仿佛在提醒我旅行的意义,不是为了不停地前行,而是为了更好地留下。好吧,你是对的,我叹息着。短暂的假期使我疲于奔命,不敢在路上停留。 按惯例,参加婚礼,我们需要付500尼币。没问题,我们对热情的“马布里”说。我要回家把布鞋换成皮鞋,我的家就在那边,“马布里”说。 20分钟后,穿着皮鞋的“马布里”回来了,换上皮鞋的他,并没有换上西服,也许他并没有西服。那个换皮鞋的房子并非他的家,而是他和妻儿在博克拉遮风避雨的地方,是他放皮鞋的地方。

自动顶贴机 发表于 2018-2-25 20:09


关注 值得思考

梦想溪流 发表于 2018-3-3 21:49

自动顶贴机 发表于 2018-2-25 20:09
关注 值得思考

最有语言特色和风情意韵的游记!
页: [1] 2 3
查看完整版本: 【长篇连载】《Echo的摩托日记之尼泊尔,我的尼泊尔》第五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