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6-12-8 21:33

我的摩旅我的车

       窗外雪花飞舞,滴水成冰。
       室内温暖如春,酒香四溢。
       老夫(我乃一半老匹夫,姑且自称老夫)端着酒杯,望着楼下风雪交加的北国风光,总觉得有一口气没有彻底拔上来,必须把杯里的老白干不断的倒进喉咙里,才能让胸中的块垒渐渐消融,也就只有这时,才会觉得有些许的舒服感。
作为一个生在大东北的摩托爱好者,冬季是最憋屈的季节。
外边的天愈冷,心中的火愈炽。
   
   其实不只是冬季,从十月中旬到转年的四月中旬,足足大半年的时间不能骑摩托车,可以说身心都在痛苦的煎熬中度过。


   东北话叫“猫冬”。
    对于东北的农村,这个时节是令人愉快的时光:不用出去工作,每日睡到自然醒,吃罢早饭就东家出西家进的串门子,打麻将、抹纸牌,到了年跟前,还能挨着家的吃猪肉。想想就让我羡慕的口水直流。


    可做为一名苦逼的小城屁民,就没这个福享了。
    冬日里早上天不亮就起床做早饭,吃了一口就急三火四的钻进宛如冰棚的铁皮小房里:打火、热车,足足发动5分钟后,才能开车上班。
一天在单位无聊的度过,下班回到家天又黑了,炒菜、喝酒、吃饭、散步、喝茶,按部就班的完成每天的程序,之后就是打开电脑看摩旅的帖子解毒。


   论坛上的老帖子就那么几篇,几乎都看遍了,新帖子却越来越少,而且更新也很慢。有的人闲极无聊,都把前好几年的沉底老帖翻出来看了,看来需要解毒的人不只我一个,急火攻心的人大有人在。不幸生在北方的摩友都多少有些和我同样的苦恼。
   罢了,为了大家吃口新鲜的食粮,老夫就把今年夏秋之季的几次小跑码成文字,作为这个苦逼季节的一道小吃,呈给各位大侠咀嚼、品尝、甚至狂喷、唾弃一番,聊解大家不时之饥。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6-12-8 21:36

说摩旅之前,得先说说我这些年骑过的几台摩托车:算起来从92年开始骑摩托,至今二十多年,摩托车也换了好几台,这里整理一下,也算作是对流失年华的一种怀念。


话说我的第一台车是一台纯正的进口车,前苏联产的,车名就是现在白俄罗斯的首都:“明斯克”。是我们本地粮食局顶账从前苏联弄回来的,一共三十台,每台四千元左右,都内部处理了。那时候中国的摩托车企业还刚起步,市面上只能看到嘉陵50、建设50等低端品牌的摩托车在公开售卖。两冲程的AX100都见不到,想买还得走后门。为了搞到“明斯克”这样一台三无产品,也是托了一个在粮食局工作的同学,找领导批了条子才搞出来的。
“明斯克”是两冲程、烧混合油的,整车没有电瓶,踹着火了才有灯光。车身颜色是黄灰色,前挡泥板和轮胎的距离很大,带越野性质,骑起来声音有些大,突突突...相当有回头率。当时家里没有相机,也没给这台奇葩的车留下任何影像。当然,也没法上牌照。
那时候交通管理不严,摩托车管理还属于盲区,警察对本就不多的摩托车都是视而不见。我骑了一段时间,就被一个邻居小伙儿相中了,这个小伙的父亲是炼油厂的副厂长,家里条件不错,三个姐姐,就他一个带把儿的,自小就惯的够呛。我们都管他叫“王小子”,“王小子”幼年时得过癫痫病,所以就显得愣头愣脑,办事不太讲章法。因为我们的家长都在一个工厂上班,彼此都十分熟悉,知道他有些不靠谱,大家都对他的言行也不是太在意。这“王小子”相中了我的摩托车,先是和我聊天,打听摩托车的价格,然后说:你把摩托车卖给我吧?我说:那怎么行呢?我才买来不到一个月,还没稀罕够呢。“王小子”没说啥,悻悻的走了。之后的几天里,他有空就来我家,也不吱声,就是围着我的车左看右看。我想:糟了,这小子是真相中了,看来我的摩托车要不属于我了。我想他最后会把他厂长爸爸搬来,到时候我该怎么搪塞呢?正在我在苦想对策的时候,“王小子”又来我家了,把一沓钱往桌上一拍,说:这是四千块钱。然后拿起车钥匙出去,打着火,骑车跑了,就像骑自己的车一样。我擦!没想到这小子来这么一手,这么直接的方式,弄得我没法没法的,撵到院子里,眼睁睁的看着一溜青烟离我而去了。第一台车就这么被人抢走了。按现在摩友的说法,摩托车就是骑手的妻妾,那么,我的头房“妻子”就眼睁睁的被一个傻小子给抢走了,应该说是夺妻之恨呢!可我不恨他,一个头脑有病的人,执着于某一样物件而得不到的时候,应该是比我们正常人更痛苦。况且那时候我还把摩托车只看成交通工具而已,没有像现在这般对车的极端爱惜。
开始的两年,,还经常能看到“王小子”骑着明斯克“突突突”从我家院外飞过,后来我搬家了,就很少再见到他,再后来听说他病死了,自然,“明斯克”的下落我也就无从得知了。
    说到此伤心处,老夫不得不自罚一杯,可惜了,我的“明斯克”,居然连一张遗像都没有。
   从摩托吧转来几张“明斯克”的图片,和我的“明斯克”一个模样,聊以纪念我的第一台机车。


《梦游西藏》 发表于 2016-12-8 21:52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6-12-8 21:36
说摩旅之前,得先说说我这些年骑过的几台摩托车:算起来从92年开始骑摩托,至今二十多年,摩托车也换了好几 ...

哈哈 岁月真的不能拿来对比。这么丑的车车还被人喜欢的不得了{:1_87:}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6-12-8 22:01

       我的第二台车是1993年秋买单位同事的,这车是他托熟人从松原交警队买来的——那个年代摩托车是稀缺商品,商店里是没有几款车卖的,一些有权有势的单位都从不同渠道弄到一些摩托车,或内部处理,或卖出挣钱——我的这个同事是花13700元买的。
       13700元——那年代是笔巨款啊,那时我的一年工资也不过三四千元钱,指着工资是买不起这车的,幸亏我在单位附近搞了个副业——开了家小酒馆,这是我开一年驴肉馆的全部盈利额。
   车的款式相当拉风,在我们松原市也没有几台。
   我同事之所以卖车,是因为处了一个对象,家里老人不同意,结婚也不给他钱。他一生气,把车卖给了我。
   当然,价格就不能太高了,嘿嘿,我花了9000元,买了一台准新车。
   这台车是嘉陵和本田刚联营时出的第一款145排量的街车,样子不错,用东北话说就是:挺打人。
   说实话,我骑着它东奔西跑,没少装逼,也没少遭罪。
   那年代没有抓酒驾这一说,我经常喝一斤多酒,骑着我的牛逼145飞奔。掉过坑,摔过车,撞过人,上过树,现在回想起来都感到庆幸——竟必没伤到自己的性命,也没伤害别人的性命,受点伤、花点钱也算是上天对我的小惩戒罢了。
   由于这台车皮毛光鲜亮丽,在当时属于高颜值,为此曾经遭过一回未遂的盗窃。
   那年到朋友家打麻将,车就放在了朋友家的楼下,在楼上视线能及的地方。半夜十一点多,三个四圈麻将结束,大家准备散伙,一个输家强烈要求再来四圈。我那天是唯一的赢家,不好意思张罗散,硬着头皮答应再来一个四圈。坐下之前我到窗边向下边看看,红白色的摩托车还醒目的存在。
   坐下来打麻将,我手气相当的好,接连坐庄,没打到两圈,三家都欠我不少钱,他们看今天没有捞回去的希望了,就一哄而散了,欠我的钱我也不要了。
      大家嚷着让我请宵夜,于是,我和大家一起就下楼了,同事把还爱人也带着了。
      到了楼下,我一眼就发现那醒目的红白色没有了,我擦——车丢了!
      尼玛,我一个小时前还看到我的红白小妾在楼下给我抛媚眼,怎么转眼间就跟别人私奔了?
      朋友说别急,我们小区就三个出口,咱们分头追。
      当下决定两人一组奔远处的东西两个出口,留下朋友的妻子在楼门口看住最近的出口——为什么留下一个女人看守最近的出口,一是因为大家都认为这里离楼道比较近,贼偷了车不会从这里走,一定会从另外的两个出口把车弄出去了。再有就是朋友的妻子是16军体工队转业到油田的中长跑运动员,身体素质杠杠的,出现什么意外也能自保。
      就在我们两人一组往出口跑的时候,就听到了朋友妻子破撕拉声的喊叫,尖锐的、极具金属特质的河东狮吼,撕裂了夜空,瞬间喊亮了所有楼道的声控灯。
      我赶紧转身往回跑,转过楼角就看到我那红白脸的贱妾,像是被人刚强暴完一样,以一种极其销魂的姿势躺在小区门口,朋友的妻子拿着砖头子守护在它身边。
      我问:怎么回事?
      “奶奶个腿的!就差一步我就逮住他们了——你们刚走,俩小子,推着摩托车,就从黑影里出来了,被我一喊,扔下摩托车就跑了。”朋友的妻子有些喘,她说:我手里没家伙,就满地找砖头子,等我找到砖头子,这俩损贼都跑没影了。
      我说:“姑奶奶,你没咋地就行了,你要是受伤了,我就是罪人了。”


      失而复得,我扶起地上的摩托车,仔细检查了一番,龙头锁被破坏了,仪表下的电线都被剪断了,其他没什么伤害。


      谢了大家,尤其谢了朋友的妻子。这时候任何的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没说的,赶紧找个大馆子压压惊,给我贱妾的救命恩人弄瓶青岛干啤润润喉。
      另外,这婆娘超高分贝的一嗓子,还喊出来若干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其中有我们认识的两位大哥。
      那还说啥呀,一起拽去压压惊——哈哈,其实受到惊吓的应该是正在睡觉的人民群众,半夜三更一嗓子,要是夫妻正在啪啪啪,不吓坏才怪。


      有了这次教训,我又把车加了两道锁,而且轻易不离开视线。
      从此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丢车事件了。


       这台车是我利用率最高的车子,无论冬夏春秋风霜雪雨,任我自由驰骋。
       车的质量就是一般吧,最爱出毛病的就是杠头的高速链和凸轮轴部位。原车的高速链和凸轮轴用了两年后就不行了,然后就开始经常换配件:高速链、凸轮轴、涨紧壁、气门拍子等,差不多每年都要换一两套,久病成医,修理工在给我修车时,我就在一旁看,渐渐搞得我都学会修摩托了。后来我基本是买了配件自己拆装。
      这样修修补补、拆拆装装,车子的寿命不断延长。
      里程表线在五万多公里时坏掉了,再也没换,跑了多少公里数我也不清楚了,反正我骑了十多年。
      终于在单位给我配了一台豪爵125后,这台劳苦功高的嘉陵145才彻底光荣退休了。
      我把它擦干净后就放在了朋友的车棚里,准备做一个永久的纪念。
      一年后朋友的车棚拆迁,没办法,实在没地方放了,就给一个朋友拿走了。
   
      真的十分舍不得,因为这台车子承载了我太多的喜怒哀乐,它和我十多年的青春岁月紧紧的绑架在一起,什么时候回想起我30岁到40岁的美好时光,总有一台红白相间的摩托车在记忆的长河里“突突突”的驶过。
   
逝者如斯夫,为了那些年逝去的青春,老夫浮一大白。


这台车的照片吗——就留了一张,是我女儿小时候,骑在我的摩托车上照的。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6-12-8 22:04

在万能的百度上搜了一下,同样搜到了嘉陵145的同款车子

建设雅马哈我晕 发表于 2016-12-8 22:12


没去过东北,半年不能干活那我们按天算的工人不得倒大霉,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6-12-8 22:14

      我的第三台车是豪爵125,2005年单位给我配的。
      我当时在油田采油队管生产,经常要带领采油工到野外作业,为了指挥生产方便,厂里给我配了一台新的摩托车。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豪爵这个品牌的摩托车。
      那时市面上的摩托车品牌已经多了起来,可以说五花八门,记得常见的有长春产的AX100,金城125、济南轻骑产的雄风100,还有春兰虎、春兰豹,高级一些的有原装的铃木王、野狼、光阳踏板等等。
      豪爵当时还算是新品牌,并不被许多的摩托买家认可。
      我们采油厂工作场所是在野外,那年代基层小队级别不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配四个轮的生产指挥车。上现场骑摩托车是最方便和适用的,逼格相当高。
       所以,厂里就给每个小队买了一台豪爵125摩托车。
       一下子就卖一百多辆摩托车,看来豪爵经销商的工作没少做。
   不过,06年之后我已经有私家车了,除工作外,摩托车骑得就少了,大部分时间是交给手下的人骑。
      三年后我调到机关工作,这台车就留给了原单位。(其实很多小队人员调离,摩托车都是私下带走的,也就是说可以据为己有。)
      由于车不是我买的,上牌、考票、保养、维修都由厂里直接负责,我对这台车的感情也就不是很深,感觉就是一个非亲生的养子,可有可无。唉——
   
   老夫还是小酌一口吧,为了那曾经在我胯下的驱驰。

天马山小镇 发表于 2016-12-8 22:22

摩托说古精彩{:1_98:}{:1_98:}{:1_98:}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6-12-8 22:29

       摩托车不骑了,但摩托车的情节还深深的植根在我的心里。
       话说我的第四台车买的非常偶然,可以说是不经意间的一次邂逅,促成了我的这次拥有。
       2010年,部队工作的弟弟从珠海上长春办事,我和同事开车去长春看他,酒足饭饱之后,他们几个战友要在宾馆玩几圈麻将,我和同事看了一会热闹,感觉没什么意思,就和同事出去逛街,碰巧走过大马路的摩托车商店,于是,就挨家看了起来。
      在一家宗申摩托车专卖店,看到一款巡洋舰大船,感觉很是喜欢,瞬间心痒,就和老板攀谈了起来。
      老板说这款车是雅马哈技术的合资车,质量绝对有保证,150动力,即拉风又省油。价格还合理。
      我已经好几年都没骑摩托车了,对摩托车的产地、性能、品牌等没有深入的认识,也没看是不是大品牌,也没想买车的用途,借着酒劲,就是觉得好玩,一问价格,9000元,砍砍价,老板说就八千,一分不能少了。
      正好兜里揣了钱,当时就把定钱交了。
      第二天,我和同事换班开车骑摩托,把车弄回松原。


      这台车我平时几乎不怎么骑,就在库里放着。
      2011年,我又调到采油队,工作上和修井队的副队长老姜接触就多了,他是一个资深的摩友,天南地北跑过很多地方。闲聊时,老姜给我讲他摩旅的各种历程,这一下子触到我的痒处,话很投机,中毒也很快。恨不能马上就和他出去跑一趟。
       他说过几天有一个吉林摩托迷版聚,在临江的三道沟,问我去不去。
       去呀!哪能错过这个机会呀。
       我的那个兴奋劲就别提了,风风火火的准备了好几天,终于在2013年10月4日这天出发了。
       跑了半天时间,我就发现了问题。这个踏板车的油箱太小(10升),全速行驶耗油还挺大。
       老姜骑得是春风领跑王,16升的大油箱。
       一路上我是一遍遍的停车加油,加油时我在忙忙乎乎,而老姜一直是站在一边看我坏笑,那神情分明就是说:咋样?人是菜鸟,车也是菜车。
      没时间搭理他,有时间我还和加油的MM搭讪呢。
       MM说:大哥,你这车真漂亮,多少钱买的?
呵呵,咋样?MM都说我的车漂亮!这时我总是骄傲的报上一个虚数:“不贵,一万来块钱吧”——显然是有吹牛显摆的成分,典型的虚荣心在作怪。
       骑行中途休息的时候,我总是闻到我的车散发着强烈的汽油味道,败家的全包围塑料板使我根本看不到是哪里出来的汽油味。
       之后又发现钥匙门的固定螺丝有些松动,工具无法送到合适的位置,只能把手顺着打开的护板缝隙伸到固定螺丝处,用手劲把螺丝旋紧,根本起不到紧固的作用。
       跑一会就又松了,就得又停车处理。
       还有,我在临江吃饭时,看油箱还剩大半箱油,而临江到三道沟80公里,我感觉油应该够用,于是就没有把油箱加满。
       就是这一念之间的决定,让我险些扔到半路上。
       临江到三道沟都是山路,盘山路是很费油的。再加上我此时的油管已经开裂漏油,强烈的汽油味就是由此发出的,只不过因为全包围的护板把发动机围的死死的,不拆开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我不知道油管漏油(直到回去后才发现),只当是车子的油耗太大。
       唉——菜鸟就是菜鸟,这都是教训呢。
       就是苦了和我一起的老姜,走走停停,走走停停,跑的这个憋屈。
       呵呵,老姜——你和猪一样的队友和垃圾一样的车子一起出游,只能自认倒霉吧。
       老姜此时此刻心里应该早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倒霉的老姜,不管你怎么心烦,既然和老夫出来了,就得在关键时刻拉兄弟一把。
       快快快,把你大油箱里的汽油给老夫来一矿泉水瓶子。
       从临江出来不到五十公里,我就不断的从老姜的油箱里放油,一直加了三矿泉水瓶子才到了三道沟。


       通过这趟小长途,我对我的大船彻底失望了。
       尼玛——这不就像农村汉子娶了一个病秧子的媳妇吗?徒有美丽的外表,不能干活、不能吃苦、还不扛日,我要你何用?
       缺点却一大堆:一是费油,二、油箱小;三、大包围修车费事、四、通过性差;五、质量没保证。这是一个样子货,中看不中用。我断定它绝不适合摩旅。
      回来的路上,我就决定换车了。
      转年开春,大船被我推到车市上5500元卖了。
       这台车买的随意,去的也随意,卖掉它,我没有一丝一毫的惋惜和不舍,反倒有丢掉了一个包袱的快感。


   来吧,各位看官——陪老夫快乐的喝上一杯。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6-12-8 22:33

我的大船: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6-12-8 22:34

我的大船和无奈至极的老姜

金牌机器 发表于 2016-12-8 22:38

我们同一年开始骑车{:1_91:}


但你骑的都是豪车{:1_87:}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6-12-8 22:47

       自从2013年秋从临江回来后,摩旅的毒是深中在心,买一辆适合摩旅的摩托车是我的当务之急,一冬天我就一直在网上浏览各种关于摩旅的帖子,老姜给我推荐了摩托迷网站,我更是一头扎进去,长短帖子看了无数。2014年春节的时候,我终于打定主意要入手豪爵铃木的GZ150A。
   这是一款摩旅神车,无数大侠骑着它进藏入疆,好评如潮。配置也是不错:电喷、平衡轴,款式更是拉风,回头率一直很高。虽然价格和同排量的国产摩托车相比较略有些高,但质量做工在那里呢,不用试驾,肉眼就看出悦酷高出不只是一个档次。
    决定了要买的车型,剩下的就是在哪里买车的问题了。
    松原市的摩托车商店我转了个遍,根本没有现车。
    几个老板说能给预定,但价格和到货时间他们也整不准。不能指他们的破鞋扎了脚。
    于是,我又去长春选车。
    在长春的大马路不下十多家摩托车商店里,都没有看到悦酷的身影。
    最后在一家铃木摩托车商店,终于看到了悦酷的样车,鹤立鸡群的摆放在众多摩托车之间,看着是那么的摄人心魄、夺人眼球。
   我问:这车多少钱?
一个女人,老板娘的样子,四十左右的年纪,身体有些肥胖,好看的圆脸泛着亮光,正在和一个皮衣男子热烈的谈着什么,五官和腰肢都在生动的不停扭曲。
    她忙里偷闲的回答我:“哪台车?铃木呀?一万两千八。”
    我没吱声,围着摩托车又看了一会儿,再次走到谈话的两个人身边,站在那里,想等他们谈话告一段落的时候,和亮光圆脸女砍砍价,看看能不能再便宜些,如果实在不能便宜,我也准备要出手了,因为我实在是看好了这台车。
   
   看我站在他们身边,大圆脸好像猜到了我的心思,转向我,没等我说话,直接对我说:“一万两千八,不讲价的。”
   我擦,真牛逼,看来这是奇货可居呀。卖的就是个硬气。
   看着继续兴高采烈谈话的两个人,我没有再说什么就出来了。
    尼玛——老夫不在你这儿买了,我就不信就你一家卖悦酷。


    春节过后,老伴要去沈阳陪怀孕的女儿。本来她是要坐火车走的。我主动说:我开车送你去吧,省得你到长春还倒车。老伴儿说:我猜你是无利不起早,是不是要去沈阳看摩托车,要不你才不会这么远开车送我呢。
   哼哼,既然你猜到了,我就不否认了。
   到了沈阳,第二天女儿和女婿上班后,我就开车和老伴儿去了长青桥的乐丰二街。
   这里是沈阳的最大摩托车、电动车的销售集散地,几十家的店铺,各种各样的摩托车。
   我没有被乱花迷眼,直接就寻找我钟情的GZ150悦酷,终于在豪爵专卖店找到了我心仪已久的靓车。
    商店里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还有一个60左右岁的老头。
    呵呵,这个女子也是有些丰腴,也是一张泛着亮光的漂亮圆脸。
    难道卖豪爵车的店家都有外貌上的统一要求?不会吧?!
    圆脸的女老板迎上来,热情的问我们:你们看什么车?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老人家也过来和我们说话,还搬来两个凳子让我们坐,那气氛让我瞬间感受到了温暖。
   
    我指着那台悦酷问:这台车多少钱?
    女老板说:这台车卖一万一千五,你要是诚心买还可以优惠些。
    卖嘎的——!这里的要价就比长春便宜一千多!
    我心想:这车我买定了。
    压抑着心中兴奋,我镇定的说:啧,有些贵。能不能再便宜些?
    一旁的老人家问:“你真要买不?”
   “当然真的要买,我钱都准备好了,你要是价格合适,我现场点钱。”我说。
   我老伴儿也说:“便宜些吧,我们就在你们这儿买了,你看我们是松原来的,大老远的不容易.......”
   我知道老伴儿这是要打开话匣子,及时的把她叫停了,否则她会把我们家的底细都说给人家听。
   
   女老板说:“既然你们诚心买,我就卖个原厂价,一万一,不能再便宜了。”
   “成交!”我有些大喜过望的赶脚。
   算来这趟沈阳来的真是大有收获。
   交了一千元的订金,说好清明节附近来提车。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6-12-8 22:56

GZ150A在装车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6-12-8 23:03

我的悦酷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6-12-8 23:05

这就是我买第五台车的经过。可以这样讲,这是我第一次有明确目的指向,有明确车型目标,有充分心理准备的一次购车。这台车也没枉我为它费了这么多的心思,在2014——2015的两年间,伴我走过了两万余公里的风雨历程。车轮碾压了内蒙古草原、渤海湾、承德避暑山庄、漠河北极村、长白山天池等,带着我饱览了祖国的大好山河,从没把我撂在半路上,也从来没跟我发过任何脾气。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6-12-8 23:17

    悦酷很好,也能满足我摩旅的需求。可是,2015年底,我还是决定要换车。
    为什么呢?
    列位看官听我慢慢曰来:两年来,骑着悦酷天南地北的跑,除了车子的性能和可靠性令我满意之外,我也发现了这款车的不足(我不是喷这款车,可能这些不足只是因为我个人的原因才显现的)
    网友说的动力弱、车子重、轮胎滑、转向角大等缺点我都可以忽视。
    竟必是150CC的排量,不可能要求它有澎湃的动力;车子重是由于它自身的体积决定的,既要让它帅气,有美式太子的范,就得加长车身,增加重量。
    这就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
    至于轮胎打滑,你可以换一条软一些的轮胎,比如很多人都换了建大的轮胎,就解决了轮胎打滑的问题。但你也同样牺牲了轮胎的耐磨性;
   转向角大,是因为太子车的车型特点决定的,车身长,自然转向角就大,你既然选择了太子车,就应该接受它自身不可克服的缺点。
      我不能忍受的是这款车的坐姿,驾车时必须两脚前伸,背部挺直甚至后仰,上半身的重量都压在腰部和臀部,两条腿无法起到任何支撑,骑行时间一长,屁股被揉搓的火烧火燎,不得不左挪右摆,不停地改变骑车的姿势。问过不少骑太子车的摩友,有的人有同感,而有的人没有感觉,我想是不是因为我体重大,身子沉的原因造成的(本人体重105——公斤)。为了我的屁股不遭受这般虐待,所以,我决定换车了。
    但是,直到我有了换车的想法,也没有要把悦酷卖掉的意思。在一起风雨同程两载有余,可以说是感情深厚。我决定把这台车作为一台备用车,再买一台差不多排量的街车,两台车换着骑。
    这次选车的时间也是和选悦酷一样,从年底开始筛选,直到转年开春定车型,最后我竟然选中了另一款摩旅神车——GW250S。
    同样是豪爵这个养马场里出栏的一匹千里马。
    这就有了一个超预算的问题了。
    原来准备入手一台相同 排量的车,这回竟然选了一台250,而且是250里的战斗机,严重的超出了预算。怎么办?看来只好忍痛割爱,把悦酷出手了。
    既然要把爱妾兑人,总得找个不错的人家,咋也不能亏了它,竟毕在我胯下供我驱驰了两年,功劳苦劳都大大的。
    几经遴选,把悦酷兑给了同群摩友:松原千里。


    唉——现在想起来心里还五味杂陈,即不舍,也恭喜它终得明主。
   
   为了我曾经的悦酷,再干一杯酒。

水煮盐 发表于 2016-12-8 23:43

感觉那台红白的本田漂亮

梦中的摇篮 发表于 2016-12-8 23:48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6-12-8 23:17
悦酷很好,也能满足我摩旅的需求。可是,2015年底,我还是决定要换车。
    为什么呢?
    列位看官 ...

写得很精彩,再满上一杯

燕赵高风 发表于 2016-12-9 00:02

此楼作废,请看下楼。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我的摩旅我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