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托车论坛

  • 1
  • 2
搜索
楼主: 江西佬

白发老头六十多,一万六千多公里,西藏新疆行

  [复制链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10 0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安顿收拾停当后,来到大树下已经坐了不少人的小桌旁,就与老板“情商哥”和驴友们边喝茶边聊上了。他们来自全国各地,目标都是走318线到拉萨。目前到来的人不多,只有三位摩友,其他都是骑自行车的或走路搭车的,而大多数还要到傍晚后才能到。
      在这里歇脚相聚的,是近些年来,随着户外休闲运动潮流兴起的一个社会群体。他们常在网上的各种群内平台上嘻笑打闹,有说不完的群内话,今天在这里直接面对面就更是如此,高谈着自己旅行的惊险经历和奇特见闻。这些人都是首次进藏,很少有人象我这样走火入魔似的又跑去西藏。他们见我是第二次进藏,并走219进新疆,便对我点的兴趣,话头也多。可我还是关注从狮泉河到新疆叶城那段“无人区”,这次要一个人走那段路还是有点不踏实,前年也就是在那个关口卡死了,尽管现在路况人气比前两年好多了。
       我说:“怎么现在会没有人走219往新疆啊?是因为那边乱吗?”我这是明知故问,为的是挑起话题,想在众人议论中能获得些有用的信息。到这里来的目的之一,就是看看在这里能否邀上进新疆的伴,可“情商哥”一直说很少见到。
       “情商哥”说:“是的。这两年进新疆的特别少,就是进西藏的也比前几年少多了。我在这里干这个七八年了,送进西藏的驴友千千万万,往年这个时候这里坐满了人,多的时候住不下,接待不过来。”接着又教我:“你可到拉萨的‘纵横’或‘藏獒’(两个摩旅接待站)等等看,那边应当会有到新疆的。我给你他们的电话。”我说不用,我有。
      在坐的一位驴友为我打气:“老哥没事,那段路比前两年好多了,全通油路了,现在已有不少人单独骑摩托骑自行车走那段路。再说你一个人走过那么长的西藏路,还担心这担心那的?”
      又有一位摩友为我提供资讯:“我听他们跑过那段路人说,麻烦的是有四五百公没加油站,又不能带油,要想办法带上一壶油就解决问题了,其他都没事,通油路后车也多了,人气也旺了,你放心一个人跑就是了。”
      摩友们上面说的这些,虽说我早已熟知,也抱定了没伴就一人走的决心,可在这些朋友们的言谈中还是获得了信心和勇气,以及疑虑心理的缓释。
     傍晚前后,来的人逐渐多起来,三三两两的,但大多还是单独的。每当有人进大门,院子里侃得火热的人们就有一阵骚动甚至欢呼,“哇!又来一拔了!”欢笑声溢满庭院。来人大多是骑自行车的,骑摩托的不多,可有一位让院内的人吃惊不小。他骑着辆125摩托,上面堆满了东西,进到院子中间,当他脱下头盔,人们立即发出唏唏啧啧的惊叹声,原来是个小毛孩!就一个字:“嫩!”看上去就十五六岁,他说十九岁了。他来自江西赣州于都县,出门已经八天了,一路上住帐蓬、吃干粮过来,目的地是拉萨。我在脑子里首先闪现的问题是,他父母养孩子是不是养猪崽,
这乳臭未干的小不点一个人往荒蛮不毛之地跑,当爹妈的也够大胆的!他说他坚决要去,不吃饭不干活,父母拗不过他,就放了他,并给了路费。他性格有点内向,说话不多,娃娃脸上很少见到笑容,可这稚嫩身躯内的那颗心却是那样的豪气和坚硬。
DSC_2791_副本.jpg



pic102_副本.jpg
     到这时,骑摩托的有了五个人了,我们约好,明早同行,直到拉萨,为此,我们在一起先合了一张影。上面的合影照中右一我本人。右二来自宁波,姓于,我下午一进门就认识他了,是个60后。他外形高大威猛,幽黑粗犷,可见人说话总是一张友善的笑脸,性情柔绵似水,与外表反差极大。右三来自西安,与我同住一室,俊秀帅气,看上去二十朗当,可他却是70后。右四和右二的老于一块来自宁波,是个80后。右五来自赣州于都的我的小老乡。我们五人分别是50、60、70、80、90后,这种巧合都说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缘份,将给我们的旅途增添了一份情趣和快乐,同伴之间又多了一条感情的纽带。晚上我们AA制共进晚餐,我把我从家里带来的大可乐瓶装枸杞泡酒和花生米全拿出来吃了。我们吃着,喝着,笑着,聊着,这种远离亲友与素不相识的人在一起的欢乐,是在家里与亲友们在一起感觉不到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10 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晚上八点多,在这里还有一档节目:“情商哥”要为我们这些进藏的驴友们讲课,讲进藏的知识与安全。只要来人多,这是他每晚要进行的节目。
        这是一个摆放了上十张大圆桌的大餐厅,大音响,大屏电视,空中圆球彩灯和彩带,两边墙上满是张扬个性和抒发怡情的锦旗和文字,收起大圆桌就个大舞厅,容下百八十人不成问题,可以想象这个驴行族群的人们高潮时期在这里的忘形狂欢。今天来的人占了这里一半的大圆桌,男女老少大概四五十人吧,据“情商哥”说,这比前两年的旺季要少多了。尽管如此,一路进藏遇到的骑友很多,象这样四五十人能欢聚在一起的地方,我所见到的也就是这里和拉萨的纵横机车俱乐部了。
        在坐的大多是骑自行车的,都是第一次进藏。“情商哥”面对这么一大群初次进入雪域高原、对前程充满了美好梦幻憧憬又不知凶险的男女老少,要讲的自然主要是安全。他细致地讲述了哪段路容易发生塌方、泥石流,哪里下雨就要淌水过去,哪里山高坡陡弯道急容易出事故,哪几段路正在翻修什么时间能通过,或如何绕道小心通过,哪片区域可能有抢劫的,应如何对付,该在哪里歇脚往店合适,前面在路上的人传来的好好歹歹的消息……至于哪里好看好玩就讲得不多。
         他所讲的这一切,对初次进藏的驴友们来说很重要。我前年从云南进藏,一路上遇到前面过来的人或住店与人交往,最上心的事就是打听前面路况的凶险。现在我是第二次进藏,这些对我就没什么了。但是,路上抢劫的事,前年从云南进藏没听说过。今天对此虽然没什么心理上的恐惧感,但还是有不少焦虑,因为我的相机与摄像机都别在身外,这些抢走了就等于白来了。
        对此,“情商哥”说:“不过也没什么可怕的,发生的概率非常小,这么多年进藏的人几万几十万的,也就是发生过那么几起,出事也就是在从理溏到巴溏的那段路,过了巴溏就没事了。这个地方是汉藏过渡地带,民风不如过了巴溏那边的好。不过他们也不是内地的什么职业性的绑匪大盗,要你的钱还要你的命,都是些当地藏族的小混混,要几个钱喝酒赌博罢了。”
        有几个爱笑爱闹的小伙子说:“我们带了铁棍警棍,我旁边这位还是散打冠军呢,撂倒它三五个没问题”。立即引发一阵开心笑声。我们这帮人好象都是江湖好汉,并不把这拔无赖混混放在眼里。
       “情商哥”神情严肃地说:“可别这样想,千万不要跟他们搏斗,生命健康还是第一位的,小兄弟啊,父母生养我们不容易啊;你们万一遇到这事,给他几个钱就是了。另外,你们最好是结伴而行,人多他们还是有点怕。过了巴溏就没事了,那边民风好多了。”
       这话同感很深,前年在藏区一个多月,与藏民的交谈交道不少,他们的友善、质朴,和他们高原黑的脸膛以及有点脏的藏袍一样,会在第一时间深深地铭刻在你的记忆中;可混混无赖之类的人就从来未见过,社会治安几乎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状态。

DSC_2824_副本.jpg

      “情商哥”最后说:“你们在路上发生什么事,可以向我们求援,我们有两三台救援专用车。我们的微信号很好记,517318,就是‘我要去318’谐音。如果太远了,我们就可能去不了,跑过去也来不及,你可以打110向当地警方求援。求援可要注意说辞,有一位骑自行车的,他向警方求援说:‘警察大哥啊,我们实在是走动了,来辆车救救我们吧,’你猜警察怎么说,‘你们坚持一下吧,坚持就是胜利。’”人群中发出一串会心地笑声。接下来就说了一通客气话:“我们这里条件不怎么样,不是星级宾馆,接待得不好,请多多包涵。我们办这个接待站目的不是为了赢利,而把它当作一个事业来办的,目的是为进藏的驴友们提各种服务,推动这个事业的兴旺发达。在这方面有什么需要改进的请各位多提提意见和建议。谢谢大家。”立刻爆发热烈的掌声。
       最后的话虽说官样客套、象商家的门面话,可在这东升竹庄接待站却有着实实在在的真实。这几年因摩旅远游到过不少自称为摩旅接待站的,可都是仅仅以赢利为目的的旅馆,对驴行相关的知识和资讯一概无知。“情商哥”为在这里落脚歇息的驴友们提供的服务,除了要付低于市场价的住房和吃饭的费用外,其他服务都是免费的。这些免费的服务付出的时间和精力,比为我们提供吃饭住宿付出的要多的多,这力量来源于对“驴行川藏”事业的热心,给我们这帮对前程盲目自信又茫然无知的孤寂游人,以知识理性和心理意志的支撑。如果历史认定“驴行西藏”之潮对西藏的文明进步,对被商业大潮污染的人心的洗刷有重大作用,历史一定会记住“情商哥”这个名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10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跟上节奏了,谢谢江西大哥的分享!你的经历+游记+思想,这种表达方式与三毛的游记更让人入迷啊,谢谢啊,一个人能观景、叙述、思考,乃直联想到人生,真是与众不同又有深刻个人见解的行者!我顶你!不管观点如何,只要是真实的,为何非要争个“正确”与“错误”?这两者的定义本就无法准确界定,说说自个心理话,何错之有?请老哥继续,这种叙事谈心式风格非常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10 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10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楼主,详细,再详细,多发片片,争取加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10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29、30,第十、十一天,东升竹庄歇息。
        昨天晚上下了一晚上的中雨,到早上才小了点。这叫我实在是心烦而又纠结。今天的行程出雅安不远就连续80公里的大烂路,一下雨就更难走了,何况现在还下小雨,路上说不定要遇到蹋方泥石流什么的。我不得不十分惋惜地下定决心与这班小兄弟们分开:今天不走了!
       七点多了,我提着相机下得楼来,与这班小兄弟们告别。院子里屋里屋外打包捆绑、试车敲击、洗漱吃喝,热闹开了。他们听我说今天不走了,无不叹惜,极力劝我一块走。其实我还想劝他们明天走呢,可他们不象我这样毫不吝惜时间,人家都是有家有口,要赚钱活命的。我只好宽慰地说:“你们先走一步,我争取赶上你们,或者在拉萨再见。”我们虽然只交往了一个晚上,可能这一个晚上的记忆这一辈子也难于抹去。其实我很明白,这一分开,很有可能永远没有机会再见了。想到这里,不禁油生一抹淡淡的伤感。

DSC_2779_2副本.jpg

DSC_2784_2副本.jpg

DSC_2786_2副本.jpg

DSC_2789_副本.jpg

DSC_2790_2副本.jpg

DSC_2794_2副本.jpg

DSC_2800_2副本.jpg

       和“情商哥”一同送走了一拔又一拔的驴友后,院子里就空荡荡的,没有了先前那种驴友们汇集在一起的响声与热气,这心里边也有点空落落的,一个人出门独行已十天了都没这种感觉。雨小了很多,可天空还是阴沉沉的,象是还要下中大雨。
     “情商哥”说,雅安是个有名的“雨城”,一年中下雨的天数全国是最多的,一整天都是太阳的日子不多见。他说你今天可以到雅安几个地方玩玩,就跟我介绍了有哪些地方值得去看看。可我一直对那些商业化的景点没什么好感,我这脾气一进到里头就总能看到想到那些让人憋气的地方,除非那些名气太大,大到不去瞧一眼心里痒得难受才会去看看,因而吃了点东西后就回房间睡大觉或上网了。
      中午时分,要吃饭了,便带着相机出门了。这几年远游都这样,相机随身带,不是因为防盗,而是想随手记点什么。这时天空厚重的阴云早已退去,云层的缝隙中时不时地透出一屡屡炙热的阳光来。见此天气,又不由得有点后悔没跟那帮小兄弟们一块走了。饭后在院子里转悠,随意拍照,犄角旮旯也钻进瞧瞧,象是在搜索什么。搜出来的结果是,这时的院子非常的幽静、雅致,有点修养所味道,还真想多住几天。进藏的驴友一般要到午后傍晚才陆陆续续到来,只有个别有事没走的驴友还在院子里溜达或聊天。


DSC_2808.JPG

DSC_2812_2副本.jpg

DSC_2815.JPG

DSC_2818.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10 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DSC_2821_2副本.jpg

DSC_2822_2副本.jpg
      
       当我走进客房,又见到满墙包括吊顶都是密密麻麻字迹。这些驴友们留下的“墨宝”太熟悉了,这几年远游在驴友接待站,以及路过的公路公桩、涵洞、墙壁等,凡是能写上字又不影响观瞻损害市容的地方,都能见到驴友们铺洒的心迹。这些文字虽然大多是些本真情感的简单渲泻或记录,却也有不少富有文采的字句。

_DSC2020.JPG

_DSC2022.JPG

_DSC2023.JPG

_DSC2024.JPG

_DSC2025.JPG

_DSC2027.JPG

      上面几幅文字照片,是前年在拉萨纵横机车俱乐部我住的房间里一个地方拍下的。前年因受伤,在这里住了近十天,无聊至极,看看这满墙撩草凌乱密密麻麻字迹。对这些本来有点不屑一顾,因大多是“某某到些一游”之类的东西,可细一看,不禁眼睛一亮,不乏深刻精美的段子,立刻拍照记下了。因字迹撩草不清,下面一段段录下来。
     
生命可以很纯粹,很美好,旅行对于我只是更好地理解生命的
一种方式。走过318,我对自己过去的18年有了另一种看法。20年
后的我,将会怎么看待前面一个20年呢?我会带着一些问题走好我
接下来的每一段旅程。


    已经有半年多没有体会过幸福是什么感觉了,已经忘记被人引导、
被人宠溺、被人支持是什么感觉,习惯了一个人躲在一个安静的角落
默默哀伤,而到底为什么哀伤,又在哀伤什么,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极力在摆脱这种状态,却(又)愈加无所适从。俊峰哥说,要幸福起
来!我知道,我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2012.8.26
   人的一生,任自己支配的时间只有60年,这60年里你一定要达到
某种高度。我们年轻,那么这种高度首先就体现在一个地理高度,你可
以通过任何一种形式去达到这样一个高度,徒步、汽车、火车、飞机、
摩托车、自行车。              ——湘F、女、杨翔   10/11/2012
   

    人生,也许本来就是一次从此岸到彼岸的旅程,无论是更丰满厚
实的生命质感,还是更简单纯净的心灵空间,似乎都需要选择一种恰
当的方式,或前行,或栖息,或许,一切都在途中……
                               四川。中国超  2012,08

年轻过,疯狂过;   梦想过,实现过;
追求过,失败过;   关键是,我来过。
                                董阔   13.4.18
  
  有些经历非亲身体验不能懂得,我们不能延长生命的长度,但我们
可以拓宽生命的宽度。拉萨之旅,幸福启程!
                                          山西  赵妍儿


     上面这几段文字,虽然还有提炼的空间,却表现了“驴行者”这个群体对人生的深度感慨与追求。无论是浓重的抒情还是深度的感慨,他们都是在张扬自己的本真,在享受说自己最想的话、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的自由。
      这是一个近些年新兴起的一个社会群体,他们远离世俗名利场,因共同的人生快乐取向而相聚,享受骑行的快感,释解尘世的哀愁,领悟另类的人生;你我之间无高低贵贱之分,无名利尊卑之争,仅有男女老少、姓氏籍贯的不同。他们相隔千里素不相识,相聚时却丝毫没有陌生感,如久违的老朋友一样,有难众人扶,有乐大家享。这个群体的本性象蓝天雪山一样“纯”,如草原牛羊一样“真”,象苍鹰一样的自由,这一切,向世人招示着人类的终极价值。高度商业化的今天,权贵占有掌控着社会资源,他们龌龊的心理行为,引领着社会价值走向堕落。“驴行者”这个群体的好恶爱恨,虽然凸显了人类的终极价值,但对社会影响力实在太弱小了。当他们行进相聚在路上,他们的“纯”与“真”,他们的自由才得以彰显,可当他们散去回复到尘世时,就既刻掩没在世俗社会的大海之中。但是,可以想像,人们必将逐渐走向以纯真和自由为终极价值的幸福之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10 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DSC_2810.JPG

       DSC_2814_2副本.jpg
       这时院子里的住房都空着,房间里除了四壁全是凌乱撩草的墨迹外,都非常地整洁净雅。当我溜达到上下铺的多人间时,叫我吃了一惊,床上躺着一位小帅哥,旁边凳子上放着刚吃完饭的碗,上铺床架上吊着象是受伤后固定或是康复用的医疗器械,一看便知这是个重伤员。原来,他与照片中戴眼镜的帅哥一道过来。他们骑自行车各自出门前往拉萨,在南京相遇相识,结伴同行。不料在快到雅安处,不小心摔车,伤筋断骨地受了重伤,不能上床下地,至今已有一两个星期了,是这位戴眼镜的小伙一直不弃不离地在照顾。天哪,这是驴行者在路上最糟糕的事,如果没有群体内或路人帮助,后果真不敢想。庆幸的是,他遇到了这位戴眼镜的好兄弟。我前年两次摔车受伤,老天爷保佑,还没到不能上床下地的地步,只是走路很艰难,骑摩托却不碍事。现在眼下这两小伙,特别是戴眼镜的,下一步该怎么办?我试图给他出点主意,好让他能解脱,便对他说:
       “你应当通知他家里,他家里会有人来照顾,可你还要到拉萨去呀。”
         他说:“这事不好让家里人知道,除非万不得已”。
        是啊,我前年受伤家里人一直不知道,今天家里人还以为我跟上海老吉在一起呢。我们这帮以“险”以“苦”为乐的“疯子”,出门除了要克服在路可能出现的麻烦外,还要躲避家人牵挂所产生的干扰。
       “哪你就这直照顾下去?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哪”。
      “哪又有什么办法呢,”语调中流露出一丝无奈,“总不能抛开不管吧,都是一起走过来人。”
       “哪你拉萨还去得了吗?”我接着又追问。
       “去不了就算了吧,”转而又轻松地笑着说,“反正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时间,什么时候去都可以去。”
       我们知道,“久病床前无孝子”,照顾病人是个很苦很烦的差事,对父母亲人也不过如此,对待一个只同行相识几天的同路人却能做得这等地步,实在是不容易。听得出,他话语中的轻松而又无奈,是他内心最真实本能的自然流露,没有半点矫情做作,没有什么高尚的道德境界在激励鞭策,他只知道在他看来是一个最简单的常理:都是一起过来的人,不能抛开不管。这就是我们这个群体中一个普通人的秉性。
      在我们这个群体里,遇到困难相互帮扶,是很平常的事,这几年外出远游,亲身经历和亲眼所见还真不少。
      前年在珠峰大本营,有一事过多久也不会忘记。从大本营住地到珠峰脚下的观景台有两三公里,其他汽车摩托车都不能进,只能专门的中巴送游客进去。那天乘中巴从观景台回住地,车走了好一段路后,我突然记起装有一件衣服的包裹丢在兵站帐篷里,衣服里有银行卡。我立即告诉司机,请他停车等一下。车停后,与我在营地住一个帐篷旅馆的小伙子,站起身说:“大叔我去帮你拿”,说着就窜下车了。我也下车了,小伙子往回一路小跑,可我不能急走,更不敢


_DSC1356_副本.jpg

_DSC1358_副本.jpg
跑,因这里海拔五千两百米,稍一急促就会喘不过气来,高反严重,只好慢慢走。这时司机为我少走路也在倒车,因路窄掉不了头。不一会儿,小伙子提着包一路小跑就过来了,汽车也倒退了好一段路。我们上车时,车上全部游客为小伙子的行为报以赞美的掌声。这类事在我们这个群内太小了,不值得一提,可把满满一车刚刚离开势利尘世的游客给感动了。
      这小伙骑自行车来自河南。骑自行车进藏的,一般一到拉萨就要欢呼跳跃起来,庆贺伟大壮举的成功,然后坐火车回家;到拉萨后,骑着自行车往珠峰或阿里等地继续走的就绝少了,因为人烟更稀少,道路更艰难。这小伙可以说是驴行者中的姣姣者,可惜的是没留下照片。
      还是前年的7月上旬,我住在纵横接待站。住店的驴友中有一位71岁的老爷子,身体状况并不怎么样,行动反应还有些迟缓,看上去比他实际年龄却要大许多。他来自北京,姓刘,骑着摩托畅游全国一直是他的梦想,可是八年前

_DSC2005_副本.jpg

_DSC2007_副本.jpg
老伴瘫痪在床,为照顾老伴而无法实现,可这个梦想却一直在折磨着他。家人儿女非常理解他,支持他圆梦,大概这就是孝心的最高境界吧,尽管有些冒险与残酷。他与儿女们安顿好老伴后,就一人骑着摩托车出门了。这事在网上一传开就惊动了全国的摩旅群,他所经过地方的摩旅接待站,几乎是一站站把他当快递物件一样接送传递,从北京到广西云南边境,再经滇藏线,一个多月后传送到了拉萨。在途径通麦天险那段路时,人们是用汽车把人和摩托车送过去的。
       刘老爷子人缘很好,性情温和、慈祥,再加上与年龄身体不相称的这类有点出格离谱的摩旅壮举,很是惹人怜爱与尊敬。在纵横俱乐部,人们纷纷与他拍照留念,并在网上通报全国摩友,刘老爷子已安全到达拉萨,感谢各地对老爷子的关照。看看老爷子那张乐开了花的脸,看得出,他在这个群体得到的幸福感不会比在家人中得到的少。
      到拉萨后的一天,刘老爷子一个人去了羊卓雍湖。羊湖距拉萨就一百多公里,一天时间来回并玩个够绝没问题。老爷子好拍照,骑车也快不了,不知怎么玩过头了,在回拉萨的半道上就天黑了。本来打着车灯慢慢跑也没事,可没想到车灯坏了。这种情况在无灯无光无人烟的高山荒野中,如果没有救援哪就是一场灾难。老爷子电话打给纵横俱乐部的老于求救。上面集体照中后排左一的汉子是老于(后排左四是我本人,前排左二是刘老爷子),新疆汉人,最初协助老板小张开办这个摩旅俱乐部,是摩旅群里的铁杆发烧友,年纪不大在群内却是老前辈了,在新疆还有他自己的事业,现在是偷闲从新疆骑摩托到拉萨来帮小张打理打理。他接到电话后,没说的,电话里交待安慰了几句老爷子后,饭也没吃,立即骑车去搭救了。在回来的路上,他开车灯在前慢慢走,老爷子在后面跟,很晚才到回纵横俱乐部住地。
      这人哪,都是吃五谷杂粮父母生的,怎么就会有好人和坏人呢?中国的《三字经》有“人之初,性本善”的古训,这古训看来不怎么正确。我想,大概人的本性中有善也有恶,在价值观的支配下,在环境刺激影响下,善恶的基因都有可能激活。官家捏着公权力无人看管,随心所欲,官德崩溃,人性中恶的基因自然激活;我们这个驴行者群体远离名利场,遨游于净洁的山水天地之间,人性中善的基因就容易激活。我这胡猜想的“理”也不知靠不靠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10 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哥哥,你太棒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10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午后,进藏的驴友三三两两或单人独骑地开始陆陆续续来到,晚上,这个碧绿幽静的院子就热闹起来了。今天来的人照旧大多是骑自行车,骑摩托的就那么五六个吧,都是首次进藏,都是到拉萨后从青藏线回家的,就是没有我想要见到的走219线进新疆的。
      骑摩托来的其中有两人我们聊得比较熟,他们下午来早,在院子里的大树下,我们从天南地北到家庭社会侃了个痛快。他们来自江苏,一个是二十啷小伙,姓张,来自徐州,骑的是铃木125,说话不多。另一个来自淮安,姓解,大帅哥一个,看上有四十多吧,还比较健谈,言谈举止显得有一定层次。
       当我和这位小解谈到我的摩托发动机时,他的兴奋度顿时提高:“太好了,你那个发动机是铃木王的,目前市面上没有比这更好的了。”他对摩托很精通,从市场到产品性能结构等等,说出来是一套一套的,有一些行话术语我都听不懂。他说:“你这个发动机和他(指旁边小张)的发动机都是铃木的,你的是正宗的铃木王,他的不是。正宗的只有山东“轻骑”一个厂家生产,其他厂家生产的都不是正宗的。在好多年前,有一个摩托发动机性能测试比赛,各种名牌机都参加了,各种性能指标最好的就是你这个铃木王。”然后又深情地说:“我真想有一个这样的机子,哪怕不用,就是收藏,看看模模也是舒服的。”哪神态活脱脱一个“铃木痴”了。不过确实如此,这几年外出远游,真得力于它的健康壮实有力量,前年在泸沽湖摔车,车梁都严重变形了,一打油门还是照旧跑。如果它是三天两头地在百里无人烟的地方出毛病,对我这个不大懂摩托的人来说,哪就只能是哭天喊地了。
       他们俩明天不走,要保养调整一下摩托,休息一天。当他知道我前年到过西藏,就三番两次地极力劝说我后天和他们一块走。我在这里已经白白地耗了一天了,明天不走又要耗一天了,就在这里住了三天了。可我还是经不起小解友善地三劝两劝的,再加上他言谈举止中所表现出来的亲合力总能打动我,就答应了,明天再耗一天后天走。

      晚上,照例是“情商哥”给驴友们讲课。在听课的大餐厅里见到一位74岁的摩友,还有几个看上去年纪比我还要大的骑自行车的。本来六七十岁骑摩 托骑自行车进西藏的我见过不少,但现在见到还是让我激动不已,油然起敬。这位74岁的老哥,来自山东,内地的漠河、三亚、西双版纳等地都骑摩托跑过了 ,现在独个来闯西藏。他骑的是小排弯梁车,带了帐篷睡袋,带了锅盘瓢勺煤气灶等等,一辆小小的车装得满满的,剩下仅仅能放下一个屁股的地方;他跑得慢,和一帮骑自行车的同行,一天也就跑百把来公里。在路上他一般都是住帐篷,自己弄饭吃。他说他吃不惯饭店的饭菜,自己弄也保健放心。我想大概是想要省着点花,可又不好说。这一代人在现在的人看来,几乎是过着牲畜般的日子过来的,省着点过日子是他们基本的生活习惯和品格。
DSC_2833.JPG

DSC_2825_副本.jpg
     这几位老人眉飞色舞地向大家讲述着自己的故事,在众人尊敬的目光中和褒奖的话语中,心里边甜蜜蜜乐滋滋的,刻满沧桑苦难的脸上绽放出满足的笑容。在我们这个群体中的老年人,除了和年轻人一样享受到了骑行的快乐外,还能享受到社会和路人惊叹赞美带来的自尊快感。这可能是他们在常人看来有点“出格离谱”行为的意志力量的来源之一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10 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次日,也就是30号,今天又要在这里白白耗一天了,不过心不烦也不疼,因为我并不吝啬时间。院子里和往日一样,驴友们一拔拔地出又一拔拔地进,上午清静晚上热闹。
      离家一路走来,与家人和朋友、摩友联系通报那是三天二天的。和家人说的,好好歹歹都是如何的顺利、快活,还特意点出上海老吉对我是如何如何的好,尽管他早已回家了,因家人最不放心的就是我一个人在路上走,不过这一路过来也确实是顺利。和摩友通话最多的是上海老吉和九江“鹰”。
       老吉因没有和我一起走得了总是哀叹不已,说难得遇上个好伴却是如此不幸。他和我分开回上海时,劝我也回家,8月份再一块走新疆,可我还是一个人踏上了进藏路。今天我跟他说,我还在雅安,因故在这里住了三天了。他操着上海普通话说:
      “就这样很好的,你晓得吧,我们不比他们年轻人,不赶时间,我们的时间多得是,路上安全最要紧。”接着问了些常关心的路上顺利吗路好走吗等等,最后带点歉意地问:“找到了到新疆的伴吗?”
        我说:“还没有。听这里的老板说,现在从西藏走219线到新疆的非常的少,这和那边常发生暴乱有关系。不过也没事,那段路比前两年好多了,油路也全通了,路上的车也多了,一个人走完全没问题,就是路上要想法备足油就是了。没事的,你放心吧,一个人骑车走西藏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不过老兄啊,我们都是60岁的人了,有个伴总要好些,哪怕是个不大合得来的伴。路上会有伴的,你这人命好,‘八字’硬,前年两次受伤都没出大事,好好的。”电话里传来老吉会心的轻轻笑声。
      离家出门以来,常跟九江“鹰”通电话,因为他今年是铁了心一定要完成到新疆去穿越大沙漠壮举,因而很想知道我在路上的情况。已经有好几天没通话了,和他说话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听说我还在雅安,他吃惊地说:
     “你老哥还在雅安哪,你这是怎么走的?你不是骑摩托是骑牛去的吧!”电话里传来乐呵呵的爽朗声调,“我说老哥啊,不是吹牛,到雅安我只要两天,你信不?”我跟他说我因为一些原因在这里住了三天,他抢过话头说:“不是吧,是那里有好妹妹吧?”
      打了一阵哈哈之后,我给他细说一下路上的情况和“情商”哥上课说的一些情况。然后对他说:“你六月下旬出门不怎么好,那时这一路到拉萨,到219线雨水比较多,容易遇到泥石流塌方什么的,最好能提前点。据说今年川藏线的路况比较糟糕,一直到拉萨很多路段在翻修,有些路段还限日期通行,但听说摩托不限。对这些情况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他有点无可奈何地感叹说:“我不比你呀老哥,你时间有的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出门,我在六月下旬以前脱不了身啦。路上的情况再难也要走,到时候再说吧,人家走得了我也走了。路上太好走了、太顺了也没意思,没有剌激,没挑战。好了,老哥,你就这样慢慢腾腾走吧,我想,到新疆一定能赶上你。”这真是一条火赤赤的好汉,有强烈的征服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10 15:56 | 显示全部楼层
      DSC_2834-3副本.jpg

    DSC_2834_2副本.jpg
    DSC_2835_2副本.jpg
   
       晚上,江苏淮安的小解把到来的摩友拢在了一起,一共七人,约好明早同时出发,一路同行,直到拉萨。晚餐大家就高兴地合在一起吃。吃饭时,我拍下了上面两张照片。图一中左一不是骑摩托的,是骑自行车的,跟我们聊熟了就邀他在一起吃了。左二是小解,他是这七个人的召集者、组织者。这是一个很有亲合力、向心力的人,年轻人都亲昵地称他“解哥”。左三来自洛阳,姓程,左四也是来自洛阳,姓高,七人中除了我以外就是他的年纪大点,五十零岁。他们俩虽都是洛阳,却不是同路而来,而是在这里才认识的。
     照片图二中,右一来自陕西,姓马。右二来自辽宁,姓张,他的打算是走318到拉萨,然后走317线,也就是川藏北线回成都。我们都劝他不要走这条线,这条线路况很不好,一个人走风险太大。右三来自江苏徐州,姓张,和小解同路而来,是这七人中唯一两人同来的,其他都单人独骑来到这里的。七人中,四人是80后,小解、老高、我,年龄分别是40多、50多、60多。摩托车嘛我和徐州小张是125的,其他都是250大排的。七人就这么个情况,至于各位是干什么的就没人关心了,这就是摩旅人的脾气,无论你是老板或领导,还是修脚送货的,跟我们走在一起没关系。
        

      就是这么老少七人,来自全国东西南北,单人独行到此相聚在一起。明天早上这个大车队就要浩浩荡荡西行,直到拉萨,一起相处至少个把礼拜。此情此景,我不免有几份激动,“我说小兄弟们啊,我们这是前世缘分还没断哪,如果不是摩旅这么点“毛病”,相隔千里万里的,怎么也弄不到一块。来来来,为了我们前世的缘分,干一杯!”大家对此都有同感,同声附和着。
       饭席间,我想起一件事要提醒大家,这些人都没到过西藏,对防高反没经验:“有件事各位要注意,就是高反。我前年走的滇藏线,登上四五千米是好几天,慢慢登上去的,没感觉到高反,现在我们走的是川藏线,是从一两千米几个小时就升到四五千米,很容易头疼头晕,带了药的要吃,没带的我这里还有。”
       有的说带了什么什么,已经吃了,有小伙子说:“没事,我听他们到西藏的说过,在五千多米的地方还跳舞呢,没有那么可怕。”
       我说:“不是身体壮实年轻就能抵抗高反,是各种人对高反的适应性不一样。前年我在离开香格里拉的路上就亲眼见到,在一辆大巴的游客中有个小伙子,因高反严重,把他抬下来,换了辆小车送回去抢救了。这么严重的虽然很少见,但也常听说,不得不防。如果我们中间有这么严重的,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了,我们把你送下山。去不了西藏这是命,要顺天意。”大家顺着这个话题就说开了,说着自己的所见所闻,其中不乏打趣逗乐的歪理邪说。
      摩友们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特别是有这么一拔小伙子在,新鲜事和话题就更多了。大家推杯换盏,谈天说地,调侃逗趣,开心快活地渡过了既将开始新旅程的第一个晚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10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客观又生动的讲解,我真的从内心佩服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10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爷子,这辈子你不当作家真是可惜了,期待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10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江西佬 发表于 2016-5-10 15:56
晚上,江苏淮安的小解把到来的摩友拢在了一起,一共七人,约好明早同时 ...

写得精彩,勾起了我的回忆,我第一次进藏走的就是黔江、涪陵、荣昌、乐山、雅安。我沿乌江走全是烂路,而你老哥走时已修成好路。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10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金圣了 哈哈  江西车友 帮顶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10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向前辈学习了  图文并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10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531日、第十二天,雅安到康定
      早上起来一看,天空阴沉沉的,地上湿漉漉的,昨晚还是下了小雨。不理它了,今天就是下尖刀也得走。洗漱吃饭、装车捆绑停当后,解哥在院子里召集大家说:“今天我们到康定,到“情商哥”给我们介绍的那个摩旅接待站住下,就两百公里左右,很轻松,不用急。我们七个人一个大车队在一起跑很难得,前后多多照应,在路上谁想多玩玩,多住上一天,或提前走,招呼一声就是了,好吧。”
        我插话说:“我说小兄弟们啊,我和徐州小张的车是125的,跑不过你们。我看这样好吧,你们只管跑,到康定我们电话找你们,你们给我们登两个铺位就是了。你们陪着我慢慢跑很难受的啊。”
        “不用了,一块慢慢跑吧,不着急,”解哥说,“这样好吧,我们七个人,我走前,小程断后,相隔太远了就停下来等等,好吧”。
531路线图.jpg

DSC_2834-3副本.jpg
      小程是来自洛阳的小伙子,身体壮实,一张圆不溜秋有点黑的脸,给人印象是憨厚敦实。他微笑着点点头,象是在向大家表示坚定的承诺。

DSC_2829_2副本.jpg

       这时我又提醒大家说:“大家要把手机的耳机挂起来,骑车是听不到电话的,路上走散了或有个什么事联系不上是很麻烦的。”
      “大家有什么事打我的电话,”解哥说,“号码大家都知道,我的电话什么时候都可以接通。”
     陕西来的小马说:“我头盔上装有蓝牙,也是什么时候都能听得到。”这小子是我们这一帮爷们中五官最标致的,就是一路来往的驴友中也少见;多有本事的爹妈呀,给了他一张男子汉的样板脸,真叫人妒嫉!

DSC_2931_副本_副本.jpg

        最后我们大家郑重其事地在院子里拍照,算是出发仪式吧。“情商哥”用各自的相机或手机轮流拍,我们把“情况哥”拉到我们中间,便留下了“情商哥”与我们七人的合影。

DSC_2838_1副本.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10 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这一溜七台大车,伴随着马达轰鸣声,一个挨着一个穿过雅安市区大道,沿着318国道向西奔驰,很是威风扎眼的,那感觉就一个字:“爽!”
      今天开始的旅程,对我来说是全新的。川藏线第一次走,心里期望着能有和以往不一样的新鲜感和惊喜;更让人兴奋的是,第一次和这么多人一块跑,而且都是活力四射年轻人。这几年外出摩旅,大多都是单人独骑,只有前年因安全考虑,走县乡道进珠峰到札达、狮泉河才是两人。我这人的性格适合一个人跑,好静不好动,喜欢用感官、用心灵、用相机去细细品尝、记录路途中一切有兴趣的东西,因而虽说一个人跑,却很少受到那种孤寂感的侵袭。今天在这个以小伙子为主体的车队中,一出门,就好象激活了已经遗失了几十年的青春活力。我想,既然乐意融入了这个充满阳光朝气的集体,就不能总让人家在前边等我,在后边断后陪我, “细细品尝记录”的嗜好只好放弃一些,紧紧跟上了。
       出得雅安城区不久,就见“茶马古道”的招示牌,牌子下面是一条通向山间窄小的水泥道,“茶马古道”说的大概就这条道吧。这古道近些年被官家和商家鼓噪得太撩人了,我不由得停下车跨在车上用相机记下了。

DSC_2839_副本.jpg

DSC_2907.jpg
     
     据有关资料介绍,茶马古道有好几条,这里是陕康藏古道,又称“蹚古道”。川藏茶马古道是其中主要部分。它东起雅安,经打箭炉(今康定),西至西藏拉萨,最后通到不丹、尼泊尔和印度,全长近四千多公里,已有一千三百多年历史,是古代西藏和内地联系必不可少的桥梁和纽带。这里大概就是“东起雅安”的起点入口吧。
      我的妈呀,用我们现代人的心去想像,这简直就是书本里的神怪故事!一千多年前,一溜长长的马帮队或骆驼队,驼着茶叶香料、丝绸瓷器,走在江边悬壁栈道上,爬行在高原山顶的雪地冰川中,一路还要忍受饥饿与高寒的折磨,以及劫匪野兽的洗劫与喋血,一直走到印度、尼伯尔,四五千公里。我们骑摩托走过西藏的人就知道这路有多难多险,怎么也想不明白,在没有马路的一千多年前,他们是怎么走过去的?而且还不是一年半载能走得完;就算他们九死一生地能走到印度尼伯尔,以性命、时间、苦难为高成本的买卖,还能有利润吗?可你不得不相信,这却是历史上出现过并延续了千百年的铁的事实!       想起我们骑着摩托车,跑着光亮宽敞的油路到了一趟西藏,就欢呼雀跃,以为完成了惊世壮举,在众人英雄般的赞誉声中获得巨大满足。跟古人比,真说不明白我们现在是文明进步了,还是落后倒退了?
       现在这被说玄乎了的“古道”就在眼前,如果我是一个人路过这里,我一定会拐进便道,去探个究竟。当然,在这已经过度开发了的地方,真正古道痕迹是不可能有的,只有在那些人迹罕至的深山小道中才可能找到,可我想看的是,当地官家是如何把它说圆了。可今天就不能象以前那样任性了,想停就停,想走就走,还是跟上车队要紧。
       我们离开雅安市区不久就走上了烂路,到“茶马古道”碑牌下,是一小段好点路,紧接着又艰难地走在泥浆烂路上了。对这里需要艰难苦行的烂路早有心理准备,在老家出发前就知道这里有考验人与车的特烂的路。前年从云南进藏在芒康住了一晚,听从雅安过来的人说,川藏线的四川路段在全线翻修,到现在已经修了两三年了,据说明年川藏线就没烂路了。

DSC_2844_副本.jpg

DSC_2849_副本.jpg

      可目前这鬼路让人叫苦不喋主要是泥浆和堵车,速度特慢,只能二三十码;军车大货车又特别多,常被堵在路边深深的泥浆里站半天动弹不得;一路走来,摩托车和腿脚都缠满了泥巴,让人满心烦不堪言。还好,这路还宽,没有陡坡窄道、绝壁深渊之类叫人恐怖的险境,不必为粉身碎骨而紧张恐惧;更能让人宽慰的是,当走过一段十分艰难的烂路后,前面的人总是在一块干燥开阔地,乐呵呵地等候着后面的人慢慢爬过来,七人汇集在一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哈哈一笑,这破路给人带来的烦恼就消解了一大半了。都说川藏线上风光绝好,可今天云雾沉重,好景都包裹在云雾中,再加上走在这糟糕透顶的湿漉漉的泥浆路上,也没有什么好心情去赏光,只顾尽快走完这叫人心烦气燥的路。


DSC_2852_副本.jpg

DSC_2853_副本.jpg

DSC_2855_副本.jpg

DSC_2857_副本.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11 0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喜欢看这个风格的游记, 只赶路拍照片的帖子没什么兴趣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沪公网安备 31011402001006号|上海工商|中国摩托迷网 ( 沪ICP备05000578号-1

GMT+8, 2017-2-25 06:0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