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托车论坛

  • 1
  • 2
搜索
楼主: 江西佬

白发老头六十多,一万六千多公里,西藏新疆行

  [复制链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5 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DSC_2435_2副本.jpg

      我这人有个毛病,好偷拍人像,因为只有偷拍到的才是人的本真。在这世界级的景区里见到几个洋鬼子实属正常,可这中西杂交的一家子,他们欢笑声中透出来的幸福令人感动,令人嫉妒。在别人给他们拍照时,我本能地偷偷举起相机,按下快门,留下了这一影像。人家拍照我偷拍,又似乎觉得是不是有点不那个的……,不过又一想,就是他们看到了这照片,一定不会那么小心眼的,也会为我的善意发出象照片上一样的友好欢笑。
       当我们见到洋人,首先第一概念是他是外国人,也就是首先闪现的是“国”的隔阂感、距离感。当你常与洋人交道,并结成朋友时,在他身上“国家民族” 的概念自然消失,剩下的就是人格、个性、情欲等等人的基本属性。“国家民族”在中国被拔高到价值的最高点,世世代代震天响地喊着“振兴中华” 的口号,这是民族贫弱与自卑在价值取向上的表现,是因为政治私有化、强权化的需要,它被冠以“爱国主义”,置于民族的道德制高点上。
       2006年提前退休后,在广州一所日语学校干过管理,天天和大量的日本教师打交道。他们大多汉语说得的溜转,加上外表跟我们完全一样,时间长了,丝毫没外国人的感觉。他们待人友善,讲礼貌,尊重人,守规矩,完全和普通的同事朋友一样。假设国人的民族主义癫狂病占据了中国政治的上风,中日又一次开战,癫狂者们要来迫害剿灭他们,我一定会顶着“汉奸”的罪名设法帮助他们逃脱。这人与人之间,没有国家民族的界限该多好啊!各种肤色人种同在一片阳光下,毫无障碍地自由交往、友好相处、成家立业。伟大的思想家们告诉我们,我们要去的这个地方,是人类的“桃花源”,叫“大同”,还有个名声不怎么好的名字,叫“共产主义”。这在当今人类,已经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奢望,欧洲方方面面的一体化,把欧洲人“国家民族”的观念和界限已经被涂抹得模糊不清了,可我们的“国家民族”观念还在持续地“加大力度”地强化。


DSC_2442_2副本.jpg

DSC_2443_2副本.jpg

DSC_2444_2副本.jpg



      在这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随处可见身上斜挎的小包、行色匆匆的、对游客堆满殷勤笑脸的人,他们是这里的“个体导游”。在景区中巴车上就和这样一位导游坐在一起,当他得知我骑摩走西藏到新疆去,对我有着特殊的兴趣,很兴奋地乐意和我说话,义务为我讲解这山上的一切,说着他们这个行当的由来和现状。
      他是当地农民,白族人,在这里干这营生的都是当地农民。旅游这行当的暴利,驱使贪婪的官家商家疯逛地开发。当农民看到用山林土地换来的几十沓足有好几十万的百元大钞摊在桌上时,不停作揖地嘴里念着:爹亲娘亲不如党和政府亲哪!祖祖辈辈哪见过这么多钱哪!他们好象并不知道,人家得到的却天文数字。没了土地的农民,家里老老小小每天张着嘴呢,这不,就这样,衍生出了这么个行当,姑且叫它“农民山寨导游”吧。
      说到他们这帮人,人们首先想到的是他们点钞票时的幸福感,以及笑脸后面的“狡猾”,常常对他们投于鄙视和猜疑的目光。换一头想想,赚两个钱填家中老小的嘴也不容易。他们导一次一百块,旺季收入还不错,一天能捉到它好几个,淡季就苦了,常常要哭丧着脸回家见老婆孩子;为了多抓客,讨游客欢心,要付出许多常人不愿付出的东西;象他们这类山寨版的导游,还要承受“城管般管理”带来的惊恐和成本……。其实,他们并不是旅游商业大潮的获益者,而是旅游业官家和商家的肩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5 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家民族”在中国被拔高到价值的最高点,世世代代震天响地喊着“振兴中华” 的口号,这是民族贫弱与自卑在价值取向上的表现,是因为政治私有化、强权化的需要,它被冠以“爱国主义”,置于民族的道德制高点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5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爷子威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5 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已经一点多钟了,在这一个景点就花了近两个小时,一路过去,这样的景点还有很多,都去逛的话今天下午就回不去了,只好放弃。不过,据那位白族导游说,其他地方跟这里差不多,都是这样的石头山。于是就坐中巴直接到终点天子山。
        站在这里的观景台一看,哇!太震撼人心了!老天爷伟大的神力真让我惊叹不已。这是个气势摄人心魄的巨大天坑,天坑中巨柱林立,如一个个赤裸裸的、肌肉轮廓鲜明的钢铁汉子,挺立在天地之间,向世人召示着大自然的阳刚之美。
       可令我叹息的是,这天坑也太大了,我没有专门的广角镜头,全景装不下。另外,线条、色彩斑驳凌乱的岩石巨柱,肉眼可感知它们的雄浑伟美,照片就反映不出岩石巨柱之间的轮廓线,拍出来没有层次感立体感,只有平面感,只有在雨后一层层一缕缕的云雾缭绕中,或在斜阳映照下才有可能拍好。当然,更主要的自己对相机还玩得不转、不深,所以这里的照片与在这里肉眼所见的感觉相距甚远。算了,我们不是专职照相的,一定要出个好作品,拿个奖什么的,只要能留个记忆,有个念想就行了。


DSC_2517_副本.jpg

DSC_2520_副本.jpg

DSC_2521_副本.jpg

DSC_2522_副本.jpg

DSC_2523_副本.jpg

DSC_2524_副本.jpg

DSC_2525_副本.jpg

DSC_2526_副本.jpg

DSC_2529_副本.jpg

DSC_2532_副本.jpg


DSC_2497_HZP.jpg
DSC_2501_副本.jpg
DSC_2503_副本.jpg
DSC_2505_副本.jpg
DSC_2508_副本.jpg
DSC_2512_HZP.jpg
DSC_2513_HZP.jpg
DSC_2515_副本.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5 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到下午四点了,该回去了。天子山下山索道因故停运,还要步行下山,找到中巴站,坐车到梓木岗门票站,再骑摩托三十公里到市区,晚了,可能来不及。这一路上还有不少景点,那位白族导游说,看了这个天子山“大天坑”,其他地方都差不多。是啊,赤条条男子汉一样的“石头柱子”,看多了也就那样,没多大变化。
       路边一个卖纪念品的小摊,摊主大概五十来岁的男子,来往路过的人很少有人看有人问。我下山要出的门较偏,从这个门进出的游客不多,因而下山的路就得问了。视线内除了游客就是这类生意人,没见景区工作人员,我只好近前客客气气问这位摊主下山的路。他的反应大意外了,就是唐僧遇到也会来点小脾气。他拉起一张极度厌恶的脸,恶狠狠地摆了摆手,就差“去去去”几个字没喷吐出来。我心头猛地一震。我外出这么多年,问路问事千千万,还是头一次遇到如此没有正常人性的。我憋不住轻轻说了一句重话:“难怪没人买你的破烂货。”他噌地跳了起来:“放你狗屁”!就破口大骂起来。这时我出奇的冷静,待他喊叫宣泄了一番后说:“那边有水,你先把臭嘴洗干净了,我再来跟你吵,好吧。”顿时又激起他一阵污言秽语的臭骂。
     面对这种跨越人性的过度的语言行为,我反而生不出气来,与旁边围观的游人一样,平静地冷眼看着,冷耳听着。然后向围观的游人细说是怎么回事,游人中有的摇摇头,有的啧啧啧,其中有一位把我拉走,“好了好了,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他们这类人不认人,只认这个”,他做了个两个手指轮动点钞票的动作。
      我一边走,一边不禁又回头冷静一想,何必要去激怒他呢,别理他就是了,看来我这人的心眼也不算大;再说,为了生机摆个小摊风餐宿露的,也不容易,今天也可能是生意不怎么好而心焦,也可能是老婆孩子有什么事而心烦。想到这里,心里边总有点隐隐的疚意。
      这几年摩旅远游,到过的景点也不少,问路问事一般不问生意人和带团的导游。他们中的不少人,人性中的本善往往被“铜臭”所腐蚀。如带团撑旗子的导游,我就碰过几次白眼冷脸。你问她,冷语回答你“不知道”算是好点的,有的干脆就说,“你自己不会看吗?”但她对自己这个团队的游客倒是殷勤周到,可她没赚你的钱,能好声好气的对你吗?
       做了个深呼吸,长长地吐了口气,吐掉了今天这么一点不愉快,向正在整理小面包车的司机问了一下下山路,在他热心细致的指引下,下到中巴车站,乘中巴顺利出了梓木岗门票站。


DSC_2538_副本.jpg

   这个门票站很少有游客从这里进出,我上午从这里进去时,这里的保安及工作人员,见一老头骑摩托来,从没见过,甚是稀奇;一问来历去向,眼睛顿时发亮,便围过来与我攀谈。我因要赶时间,简单地与他们说了几句后,半玩笑地说:“摩托放在这里要收费不?”“要,300。”他们也笑着说。我说:“那我这摩托不要了,送给你们了,能抵300吧”。一串笑声后,他们细致地给我讲了进去后要注意什么,哪里到哪里有多远,哪里有什么好看的等等,我一边往里走一边称谢,就进大门了。
     现在出这门,已快到五点半了,门口出奇地清静;对着大门拍了一照,留个记忆,赶紧骑上车,穿过村庄山坡上大道,直往市区住地跑。
      张家界一游到此算是结束了,虽然门票卡上还可在此游两天,可今天该看的都看到了,没有留下太多的遗憾,剩下的就是准备好明天的行程了。由此,穿行在傍晚大门圈外的秀美山水画中,心情格外地轻松惬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5 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先生的文章 有自己对 社会 对 人 的理解在里面  有思想 有深度 文笔娓娓道来 朴实无华 喜欢这样的游记 您老慢慢写 俺慢慢的一路跟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5 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贴,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5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顶一个,向老哥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5 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5 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江西佬 发表于 2016-5-5 15:53
快到下午四点了,该回去了。天子山下山索道因故停运,还要步行下山,找到中巴站,坐车到梓木岗门票 ...

江西老大哥文墨,摄影器材,技术不是一般人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5 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图文并茂,精彩,难得一见的好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5 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顶LZ ,这种慢慢道来的游记是我最喜欢的,不仅仅是路上的风景,还掺入了骑手的心情,路上的琐事,这才是真正的生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5 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就顶,不错的游记。继续关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5月25日,第六天,张家界市到重庆彭水县
      今天计划到重庆的武隆县住下,路程有400多公里,如没遇到烂路,没有雨,应当是轻松顺利的。
      早上不紧不慢地套上护具行头和后备拖箱,准备出发。这次外出的卸车解包和装车捆绑,比前年第一次远游时要简单快捷多了,就一个拖箱进出旅馆,只要把拖箱放在后车架上,用橡皮拉条绕两圈扣上就完了,卸下也一样,其他不重要不常用的东西放在两个边箱里锁上,就不用搬进搬出了。
      在街上吃完早点后,装一些小包小饺什么的在小保温瓶里。这也是前几年外出的习惯,中午什么时候饿就什么时候吃,不用为找吃饭的地方而发愁。中午一般就这么简单,只要不饿就行了,到晚上住下后,为解乏,你就开怀大吃吧。
      吃完早餐,就要正式离开本地了,便挂上已经设置好的GPS,带耳机听提示音,接上摩托车电瓶电源。GPS在内地很重要,岔道多,城市多,到了西藏新疆作用就不大了。这鬼东西象个不那么忠诚的朋友,不小心它会“逗你玩”,不能太相信它了,它脾气不好时会叫你掉江里、撞南墙。所以最好要记住下一个最近的地名,路上要常看看是否走在设置好红线上,在岔道复杂的道口上还要请教路人,核对是否走在通往那个地方的道路上。
今天天气湖南地带没事,重庆地带有小雨或阵雨,但这雨不知下在重庆的什么地方,运气好也可能遇不上,但还是要把雨具拿出放在最容易拿到的地方。
      上面这些细节很重要,可以减少路途中的不少烦恼,使得旅行能轻松愉快。啰啰嗦嗦说这些,为的是给摩友们提供个参考。
      快七点半点了,一切准备就绪,顺着导航指引的方向,开路离开在这里游了三天还值得记忆的张家界,奔向今天第一个目标地桑植县。


525路线图.jpg

     在阴天薄云、无风无雨的天空下,向北穿过田野丘陵、村庄集镇,由228省道向西转向305省道;过桑植县城不久,就顺着澧水上游的茅岩河边,沿305省道一路西进。
      把卫星地图放大可清晰地看到,长江与洞庭湖是黄色的,流入洞庭湖的澧水,离洞庭湖向西渐远,黄水就渐淡,渐绿。在当今因贪婪疯狂的开发,生态遭极大破坏的内地,还有这么一支绿水,真要多谢上天对苍生的眷顾。
沿着澧水上游的茅岩河边前行,时不时地会停下,伫立河边或桥上,静静地品尝这晶莹透亮的没有“铜臭味”的青山绿水。


DSC_2539_副本.jpg

DSC_2545_副本.jpg

DSC_2547_2副本.jpg

DSC_2549_2副本.jpg

      这类景象小时候就见得多了。记得在河边常见到一群群好大的鱼,在河中深水潭中来回游弋,连鱼须都清晰可见。扔下一块小石头,鱼群瞬间散去;当河面的涟漪消去,它们又聚在一块,欢快地游弋。那时的人对山水之美是极度麻木的,不仅仅是因为“身在此山中”,更主要的是人们终日为肚子和安全而忧愁,那时天下什么最好看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大米饭。现在家乡河里的水早已浑浊不堪了,但比长江和洞庭湖要好些,与眼前的茅岩河比就差得太远了。
      我有些邻居同事,有儿女在西方发达国家成家生仔,她们出国看护孙辈回来说,那个地方空气可真好,天是蓝的,河水透明的,跟我们小时候看到的一样。这类给伟大祖国“抹黑”的言论别去信它,帝国主义还能比我们好?但是,面对眼前,我们的下一代能生活在头顶蓝天白云、地上青山绿水的清亮空间里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DSC_2551_副本_副本.jpg

DSC_2552_副本.jpg

DSC_2554_副本.jpg

DSC_2556_副本.jpg

     305省道与茅岩河分道扬镳后,能上眼的景观就不容易见到了,但在爬到一个高山坡时,远望层峦叠嶂的群山,还真值得一瞧,特别是其中是有一座山还从没见过。在我们常人的概念中,有高高三角峰的才叫“山”,可这座山没有峰,顶部一条线一样笔直,象一座巨大的堤坝,从南到北,高高地横亘在遥远的天边。

DSC_2557_副本.jpg
      我想,这里的官家和商家,商业智商大概不怎么高,这么奇特绝无仅有的山,如果把它围起来,弄个象样的大门开发包装一下,一定能跑红旅游市场。可是又回头一想,我这人是不是也被“铜臭”薰晕了,当今的官家与商家,权大财大,精明透顶,没有捕捉不到的商机,连我类被财富抛弃的人都能想到的,那还叫“商机”吗?
      就在我正当拍照赏光、胡乱遐想时候,发生了一件差点叫我这次远游西藏新疆全泡汤事。我见这里有好风光,就在陡坡边上随意停下,就去瞧这一片山了。有一辆装满砂石小货车走过时,发出倒车声响。我回头一看,货车停下了。近前一看,大吃一惊,摩托倒在车底盘下的前后轮之间,拖箱散落在地,被撕破一个角,汽油在不停流出,我赶紧把车扶起来。司机慌忙下车,一脸惊恐地看着现场,一句话也说不出。看着现场细想,刚才发生的瞬间应该是这样:摩托停在陡坡上,脚架没撑稳,车慢慢在下滑,刚好要倒下时,来了辆货车,便倒在正在行驶的货车的前轮上,放在摩托后架上拖箱一刮蹭,皮条扯断,拖箱撕破散落,司机反应快,紧急刹车,整个摩托倒在前后轮之间。天哪,如果司机反应慢一个一秒半秒的,摩托就碾了个粉碎。
      我检查了一下车,正常,我自己做两个边箱除了几道划痕外,什么伤也没有,于是就用备用皮条把拖箱重新绑好。眼前发生的有点惊心动魄的事,除了拖箱撕开一个洞外,一切照旧。这时,愁容满脸的司机用一种期待目光看着我,好象在说:你开个价吧。我说:“谢天谢地没大事,这也不怪你,是我的摩托脚架没撑住。你走吧,没事。”司机脸上立即阴转晴,笑着说了几句客气话就开车走了。其实,还得多谢司机,如果反应慢个半拍,我的“摩旅事业”说不定就此戛然而止了。应当庆幸,今天逃过了一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接近重庆黔江区的地界时,开始进入连绵不断的高山大岭。前方天空阴沉,云雾沉甸甸地压在山顶上,已经有零星小雨打在头盔的玻璃上了,这里的山较高,风也开始变得冷飕飕的,于是在高山坡上的一个简易的客车招呼棚停了下来,添加衣服,套上雨具;肚子有点饿,把保温瓶里的小包小饺给吃了。
     今天天气不给我好运,不知会下到什么地方的小雨阵雨让我给碰上了,这是出门后的第一次。套上雨具骑车很不自在,雨天观不了景,拍不了照,心情有点不爽。为调节下心理,提振下精神,细心地观察四周,看看能不能找个好的取景点拍几照。可远处群山被云雾紧紧地套住,山边摆着几个凌乱村屋,近处是司空见惯的茅草小树,实在是没有可拍之处。
      我这人远游有个毛病,拍照不注重记录骑行的过程,也很少给自己留个影,刚才发生的大事就忘了记下了,只想到拍个好景,拍川藏线上的烂路也是因摩友嘱托,现在要弄个游记什么的,就觉得手头空空的,没有多少实景来说明,现在就有点懊悔了。
      小雨逐渐密集,油路有点湿。我用塑料袋把斜挎在身上的相机袋和装有摄像机的腰包包好,狠狠地吐出一口晦气,继续开路前行了。
      雨时大时小,一路翻山越岭,小心慢行,如不是下雨,云雾压顶,这一带定有不少可观的美妙山水。过黔江市区,再跑一段路后,小雨慢慢大了起来。停下车来,想回头进黔江市区住下,在雨中骑行实在是不舒服。一看时间,还早,离前面彭水县已经不远了,反正已经淋了雨。一咬牙一跺脚,走了!
      油路上已经有流水和积水,头盔玻璃面罩上水珠密集,头盔内的近视眼镜片上又升起一层雾气。我揭起头盔玻璃罩,让雨水打眼镜片上和脸上,视线还清些。此时用力在警告自己,下雨油路特别滑,弯道多下坡多,视线不清,千万要慢速轻刹车,特别是不能用前刹。在打在头盔上滴滴答答雨声中,精神高度集中地撑控着摩托,在三四十码的速度下缓慢前行。
      爬上一个高山坡,雨间隙性地停了。眼前视线异常开阔,天边层层叠叠高山的轮廓线,在蒙雾中隐约可见;两边高山深谷中的郁江(后来查地图才知道这叫郁江),在天边光亮的映照下,犹如一条白丝带,蜿蜒向前,穿过山谷,伸向远方。太美了!下车伫立于高山公路边,雨中骑行的懊恼顿时被驱散。立即掏出相机,痛快地拍了几张。




DSC_2560_副本.jpg

       这时又有点后悔没在黔江住下,明天不下雨走这一带路上一定还能看到更多这样的美妙景色。
       继续前行,雨大大小小断断续续下着,下午约四点多到了彭水县城,天还在下雨,不想再“挑战”自己,武隆县今天就不去了,住下了。今天只跑300多公里,不过还在我总体预算之内,除了下雨增添不少烦恼外,其他一路还算顺。明天再下雨就睡大觉,不愿再跟老天爷对着干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6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这样的叙述,就像跟着跑了一趟似的,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在线]

发表于 2016-5-6 1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向前辈学习!敬礼!分享了你的摩旅快乐!~~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在线]

发表于 2016-5-6 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向前辈学习!敬礼!分享了你的摩旅快乐!~~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在线]

发表于 2016-5-6 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向前辈学习!敬礼!分享了你的摩旅快乐!~~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沪公网安备 31011402001006号|上海工商|中国摩托迷网 ( 沪ICP备05000578号-1

GMT+8, 2017-10-18 22:5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