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托车论坛

  • 1
搜索
楼主: 江西佬

白发老头六十多,一万六千多公里,西藏新疆行

  [复制链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11 04:59 | 显示全部楼层
        12点多了,大家在小街市一个路边的小饭馆前停了下来,准备要点吃的。这里已经集聚了一帮骑自行车的,正在等饭吃,后面又陆续走来一拔拔的驴友。这些精明的老板,在这么丁点小街市的两边开的几乎全是饭馆,他们象守猎物一样,等候着我们这些饥肠辘辘的旅行者的到来。这时呼啦呼啦来了这么多食客,家家饭馆老板都乐得、忙得滴溜乱转。
     
DSC_2861_副本.jpg

DSC_2862_1副本.jpg
      在进藏的驴行者中,骑自行车的要比骑摩托车多得多,他们总是没完没了的使劲蹬踩在高耸入云的盘山公路上,比我们骑摩托的要艰难百倍。我们有车背着跑,受折磨的是座骑,而他们每天要这样跑上十多小时,如此这般几十天,没有相当的体力和意志力是不可想象的。所以他们中间大多数是精力、体力、毅力都兴旺过剩的小伙子,至于白发老头子和纤弱小女子,只能站在为小伙子们点赞鼓掌的啦啦队里,可有些个倔老头泼女子,却偏偏要钻到这本属于阳刚男子汉的群队里来,好象一定要向世人展示他(她)们的“强势”。可以想像,走在这川藏线的公路上,他(她)们比壮实汉子付出的要多得多,意志力要坚强得多。可现在看看自己,面对他(她)们,羞愧难言。
       这个全靠体力、毅力支撑而横行天下的群体,在我还没有掉进摩旅“泥潭”的几年前就听说过,常为他们的疯狂之举惊叹不已,天下还有如此折磨自己的人!?前年进藏,最初在贵州云南遇到他们,激动无比,就跑在他们前面停下,回头拦下他们,聊天拍照,尽情地在他们身上抒发敬服之情。后来越接近藏区,见到他们的车队就越多,激动之情也就渐渐淡定,跑过他们身边就按声喇叭、伸出个大拇指以表敬意。这几年只要一出游,无任在内地还是高原,都能见到一拔拔穿着鲜艳骑行服醒目亮丽的他们,象一队队整齐美丽的燕鸥,穿行在蓝天、白云、青山、公路构成的美丽画卷中。对此,尽管早已司空见惯了,今天在这里见到他们,还是自然而然地向他们投去无限敬意的目光。
      
        午饭后,我们继续行进在这318国道坑坑洼洼的泥浆路上,在自行车队边上擦过时,习惯性地按声喇叭或伸出大拇指致意,他们也友好地报以招手和微笑。今天天气一直这样,阴沉沉湿漉漉的,老天爷眷顾,就是没下雨,要是下雨那这路就苦不堪言了,说不定还要遇上塌方泥石流什么的,把我们当文物给埋了。
        下午两点多,我们走过最后一个泥浆坑,来到了二郎山隧道口前光亮净洁的空地上,结束了这段令人难忘的苦难旅程。80公里,足足跑了近五个小时。这时这里已经有不少背包搭车的和骑自行车的在这里歇脚拍照了,我们一溜轰隆隆车队的到来,使这里顿时热闹起来。二郎山因为五十年代的一首歌而闻名天下,这里也是川藏线地理上的一个拐点,过了二郎山遂道就是康定辖区,气候地貌也有所不同,因而驴行者们(包括骑摩托的,骑自行车,背包搭车的)到这里都要歇脚拍照,记下这个进藏道上要点,加上今天十分艰难地走过完80公里惩罚性的路,更是要在这里狠狠地享受一下走完烂路的轻松与喜悦。


DSC_2864_副本.jpg

DSC_2865_副本.jpg

DSC_2866_副本.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11 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当今驴行者的这个部落群中,背包搭车的这个家族还是蛮庞大的,在进藏的路上随时可见。搭车旅行最早是因为美国的一部小说而流行起来。美国作家杰克凯鲁亚克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有一部自传体小说《在路上》,写的是一群小伙子搭车从纽约横穿美国大陆到旧金山的故事。他们一路狂欢,尽情享受着人性中最惬意的自由。这种活法既刻就在美国流行起来,影响了几代美国年轻人。随着商业大潮而繁盛起来的旅游热在我国兴起,背包搭车旅行近些年便在少男少女中逐渐流行开来。年轻人无忧虑无牵挂,向往着无知神秘的远方和浪漫的生活方式,却又经济拮据,“花最少的钱,走最远的路”这种旅行方式便是最佳选择了。
        他们行走在马路两边,见汽车就向马路中间伸大拇指,以这种赞美与感谢的手示向车主表达搭车的请求。天哪,这能搭上车吗?今天万一搭不到车该如何是好?当我跑过他们身边后,总是为他们白操心。
         “不会的,”活泼亮丽的小姑娘们对此总是十分地乐观自信,“我们还没遇到过搭不上车时候,运气好的话比你们快多了。”
       还真是这样。记得前年在从左贡到到八宿的路上,出左贡县城不远,路边行走着三三两两的背着小包的小姑娘,一看便知是搭车族,她们友好地与我挥手打招呼,我也自然回应喇叭声。当然她们不是要搭我的摩托车,这种车并不在她们的眼里。当我走不多久,擦身而过的轿车里伸出手来跟我打招呼,哦,是刚才路边的那几位小姑娘。
       下午五六点到八宿,一家旅馆前有几个小姑娘在玩手机吃零食,见我就叫:“大叔,怎么现在才到啊?”我迟疑了一下,她立即又说:“我们是上午在路上和你打招呼的,我们很早就到了。”
         “哦……,是你们哪。”我回过神来,接着赞美夸耀她们几句。她说她们几个是坐火车到成都,在成都相遇一直搭车到里的。搭车并不难,只要有坐位,一般都会搭,有时还能蹭上一餐饭吃呢。说到这里,她们都发出得意的笑声。
       在这个搭车族群中,小姑娘有先天优势。在这条路上跑长途的车主,只要有位子,就很乐意搭上几个小姑娘,能解疺提神,当然不会有黄色的奢望和关系。可男生境遇就要苦多了。在路上搭车旅行的小伙子,往往要背上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包,塞满帐蓬睡袋和食品一类东西,因为经常用会遇到一天都会搭不上车的时候,就只好支起帐蓬来风餐露宿了。可他们也有妙招,当他们和女生们同行时,就会让女生去拦车,自己就躲起来,待车主同意搭了,就钻出来和女生一起上车,车主在笑容可掬的请求下,也就无可奈何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11 05:20 | 显示全部楼层

DSC_2866_2副本_副本.jpg

DSC_2867_副本.jpg

DSC_2868_副本.jpg

DSC_2869_副本.jpg

DSC_2872_副本.jpg

DSC_2882_1副本.jpg

      我们老少七人,象是从泥坑里滚出来的,窘态难堪。难怪有人给我们摩旅者画像说:远看象逃难的,近看象要饭的,细一问原来是吃饱了撑的。别管人家怎么说怎么看吧,收获的快乐是我们自己的。今天闯过了艰难的第一关,那种“征服欲”的满足带来的快感,在尽情的拍照中得到了表达。
      看看辽宁小张,那种玩自拍的痴迷劲,好象整个世界都消失了,就剩他自己了。他对数码新鲜玩意儿特别着迷,头盔上有记录行程的、耳朵里听的,挂在车头上导航的、报告天气、海拔、车速、距离、气温的……都是些我这老头子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这一路上他总是受解哥的委托,走在前头准确地找到我们约好要住的接待站,并预约登记好。
我喜欢拍照,出门不拍照,等于没出门,尽管拍得不怎么好。可我很少给自己留个影,除非那些在我看来很值得记忆的地方或时刻。现在在这个不应该忘记的地方和时间,当然要给自己留下个身影。我们七人第一天一出门就遇到这般艰难行程,大家相互照应,共同闯了过来,自然又兴奋地合了个影,记下了这一不能忘记的时刻。这已是我们第三合影了。
        二郎山遂道四千多米,是我这几年走过的遂道中最好最长的遂道之一。它宽敞平整,灯光通亮,走在遂道中象走在市区大道上一样。过了遂道却是另一洞天地。这里是泸定县的地界,虽然没有蓝天白云,却没有了阴沉沉湿漉漉的感觉,天地间光亮通透,道路宽阔平坦,对刚刚走过天地阴湿、道路破败的我们,就更觉得舒心爽快。


DSC_2885_副本.jpg

DSC_2886_副本.jpg

      奔跑在这平坦的大道上,他们大排量车就狠狠地吐出一口在烂路上憋足了的恶气,雄风飕飕地发起飚来,我和徐州小张的125就慢慢跟不上了。敦厚的洛阳小程,忠实地履行着他为整个车队断后的职责,跟在我们后面。摩旅的伙计都知道,在这样好道路上跑,快车慢走是很难受的。因而小程有时也会憋不住跑到我们前面慢慢消失,然后小黑点又慢慢放大出现在我们面前,他放慢速度等我们俩慢慢跟上。跑在前面的几位离远了,常常会停下来拍照聊天等我们。           就这样,在盘旋下完很长一段路后,约五点钟,我们的车队就浩浩荡荡十分扎眼地驶进了泸定县城。


DSC_2891_副本.jpg

DSC_2894_副本.jpg

DSC_2898_副本.jpg

DSC_2903_1副本.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11 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泸定县因桥而得名,这桥当然要观赏凭吊一番。泸定桥因决定中共生死的一场战斗,又经胜利者开国以来的政治包装,再施以“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革命传统教育,使这座几条铁索和木板构成的普通小桥,在每个中国人心中变得传奇神圣至极了。对此,我们中的好几个年轻人却说这战斗故事是假的,是政治宣传需要编造出来的,还说邓小平都认可了。这是他们在网上听说的。网上传,有一位留学并定居欧洲的女博士,用了十二年时间,翻遍世界有关档案馆,遍访香港台湾及内地有关的地方、人和事,写出了一本书叫《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该书在境外流传很广,影响很坏。这本书说的都是这样一些反动透顶的东西。作者是个反共判国分子,狗嘴里还能吐出象牙来?我们还是相信党吧,别惹党生气,安分守己地过好我们自己的日子,别给家中老小惹麻烦。

102_副本.jpg

      在三十年前的真理标准大讨论时,有些个爱钻牛角尖的“臭老九”,就是不懂得这个“大讨论”原本就不是个学术理论问题,而是个政治问题,就有点不识相地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唯一”太绝对了,某些简单逻辑也可检验真理,如某人叫我声“哥哥”,他的年龄肯定比我小,这不用到户籍部门去核实,或做生理医学上的科学鉴定。下面我们就用这种简单的逻辑对事实来“逻辑”一下吧。下面几段文字是当今爱国主义教育资料中对那场战斗的记叙:

       “ 当时的泸定桥已被敌人拆去了约八十余米的桥板,并涂上了机油,并以机枪、炮兵各一连于东桥头高地组成    密集火力,严密地封锁着泸定桥桥面。”

       “22名红军身挂冲锋枪,背插马刀,腰缠十来颗手榴弹,冒着枪林弹雨,爬着光溜溜的索链向东桥头猛扑。”
      “当红军突击队爬到桥中间时,敌人在东桥头放起大火、以烈火阻击红军夺桥。”

      
        敌人两个连的机枪、步枪、炮兵密集的火力,就对着爬在只有三米宽的铁索上的22名战士喷射,而且晃悠悠的铁索涂满了抓不牢站不稳的机油(我一人走在上面桥都晃悠悠的,没有木板相连的单股铁索肯定晃悠得更厉害),这时的红军战士还能向敌人“猛扑”,红军战士太神奇了!我在桥上仔细瞧瞧,这狭窄的铁索通道无遮无掩的,血肉之躯赤裸裸地暴露在密集的火力之下,不需要两个连,更不必放火,只需一挺机枪一个班,来多少死多少。可英勇的22名红军战士象是穿上了上等的防弹服,或是有了义和拳刀枪不入的护身符护身,血肉之躯硬是挡住了密集的子弹,打过桥去了,打败了两个连的敌人。
      不禁想起罗贯中生花妙笔下集华夏美德于一身的刘备,在一次被追杀时,骑马窜进一河中,前面是绝壁上不去,后面喊杀声一片的追兵又已到,便在河中央绝望大叫:“我命休矣!”就在这时,座骑“的卢”猛然“嗖”的一声蹿起,跃上十几丈高的绝壁,稳稳地站在绝顶之上。追兵们惊愕不已,只能是无可奈何地干瞪眼。
      刘备的仁义感动了苍天,天神护佑他逃过一劫;红军是仁义之师,****是穷苦人民的救星,这天神能不护佑吗?站在这只有它才能见证历史却又不会说话的铁索桥上,深深地感叹当年红军战士的神功和党的伟大!

       至于这桥,我们还是把它当作祖宗留下的一件老古董来欣赏吧。这小桥现在看来太不起眼了,可三百年前却是一个了不起的大工程了。建桥是当年康熙御批,桥建成后康熙起名为“泸定”。大渡河原为“沫水”,可这皇帝老儿却错以为是“泸水”;“定”则是取当年平定准噶尔之乱的意思,于是御书“泸定桥”三个大字,并立碑于桥头,县名也由此改为“泸定县”了。可见这小桥在当年可谓是惊世之大工程,就当今世界之最的矮寨大桥也未如此惊动天朝。
三百年前的建造能力,建成这小桥的难度是无法想像的。桥长101米,宽3米,13根古老工匠锻打的铁链共有12164个粗壮的铁环,全桥铁件重40多吨。这好几吨重的一根铁链,在当年只能靠人体筋骨力量的条件下,要把它一根根扯过河去,这河汹涌湍急,又行不了船站不住人,并把它们拉直了、安装了,在我们今天的人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难怪皇帝老儿如此“高度重视”。今天我们来看它老人家,除了欣赏到了它的线条美之外,更让我们悦目赏心的是先人的力量和智慧之美。
       对这乌黑冰冷的铁索桥的凭吊,让人变得有几份刻板沉重。这时见到一个人,使人顿时兴奋欢快起来,这人就是前天晚上在东升竹庄见到的74岁的老哥。他昨天早上骑着他装满了锅盆瓢勺帐蓬睡袋的小弯梁车,随着一拔自行车的队伍离开雅安,今天才到泸定,两天跑一百多公里。见到我们,非常高兴,乐呵呵地和我们交谈、拍照。他几乎是半天跑路,半天游乐,从不想到时间问题,想住就住,想走就走,想玩就玩,这老家伙太逍遥自在了!七十多岁了,体格结实,精力充沛,心胸豁达,这是我这几年所见到的老年摩旅者中最难忘的一位。

       到了泸定县,还有一位在摩旅界有一定影响的人物我们是一定要去见的,他就是泸定摩旅接待站的邓师。他在这里开办泸定摩旅接待站为进藏的驴行者们服务有很多年了,有摩托修理店和客房。进藏的驴友们大多都要在他这里落脚,骑摩托的要在这里保养修理摩托,或进行化油器的防高反处理等等。今天我们到这里不是要在这里住下,主要是慕名拜见这位摩旅界年轻的老前辈,以得到摩旅西藏有关的指教,以及摩托的检修换机油和防高反处理。我们找到了他的摩托修理店,他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七位。他也是个热心人,说话有很强的自信,给人以可靠可信赖的感觉。多年前就是摩托发烧友,进藏多次,对藏区的山水道路非常熟悉。我们喝着茶抽着烟,他一边蹲在地上摆弄车,一边给我们细讲进藏区应该注意什么,藏区有些什么等等。
       “邓师不是我的姓名,我姓邓,”他笑呵呵地回答我们好奇地提问,“是邓师付少一字,就象某某局长叫某局一样,现在大家都这样叫法。”从地上站起来,伸个懒腰:“好了,现在这些车该弄的都弄了一下,现在都没事了,尽管放心跑。在我这里做了防高反处理的,在高山上爬坡跑个四五十码没问题。”我们纷纷报以“辛苦谢谢”之声。接着他又意切切地嘱咐我们:“我说各位兄弟,你们在路上遇到什么问题,尽管给我来个电话。西藏我很熟悉,你只要说你在哪里我就知道那个地方,也许能帮上你什么。”又对着我说,“新疆我就不熟悉了”。


313_副本.jpg

       在这里,我们感受到了摩旅族群内那种特有的如家一样的温暖,也许是离家久了对家的感受太敏感太深切了吧。与邓师合过影后就要出发了,邓师说:“到康定不远了,路非常好走,慢点,不用急,时间足够了”。谢过了邓师,挥手告别了这个值得记忆的地方值得记忆的人,走上了出县城的大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11 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天空露出了蓝天白云,山水空间也变得青亮起来了。我们沿着大渡河边的318国道向康定方向奔跑,叫人轻松惬意是,这鬼路太好了,宽阔平坦的水泥大道,就是内地有些发达地区的路也比不上,如果没有路边焦枯毫无生机的大山,没有谁会相信这是走在“老少边穷”地区。

DSC_2904_副本.jpg


       出县城不久,见大渡河对岸大山脚下有一条道,蜿蜒盘旋爬上陡峭险峻的山腰,然后向北横窜,象天边划出的一道闪电般的横线,伸向大山后面层层叠叠的大山深处。
       见此景不禁有几分兴奋,可又有些哀伤。前两年我不幸掉进摩旅的“泥潭”里,目的是想看看天下还没有来得及被“污染”的原生态的天、地、人。而没有被“污染”的原生态的人,只有通过这种陡峭险峻的小道,进到人烟罕至的大山深处才能见到。可我没有足够的胆量和勇气,一个人骑车翻越高悬陡峭的小道进到等待开化的山村去,这样的同伴也几乎是找不到的。对此,我还是恪守我的底线:为了家人,只找乐,不冒险,保证这一百多斤完好无损。所以这几年远游,一见此景就有点兴奋甚至冲动,可也只好望路兴叹了。
   

DSC_2906_副本.jpg

   约七点多,太阳快下山时,在距康定市区还有一小段路的路边,我们住进了一个也叫驴友接待站的旅馆。这里纯粹是摩旅圈外的赢利性的,它除了提供住宿外,提供不了什么户外旅行方面的咨询帮助。可这里有一事却免了我们与老板之间的麻烦,就是这里用水不花钱,水管子长期哗啦啦地流,因为这水是山上流下的山泉水,不用也是自然流掉的。我们满车和腿脚上全是泥,正是需要大量的水来冲洗,这样我们就可以无所顾忌地尽兴畅快地冲洗了。
    今天是七人同行的第一天,上午吃足苦头,过了二郎山遂道就跑得爽快多了,可带着一车一身的泥,总还是有点苦有点累。大家吃完洗完后,要紧的就是睡觉了,一切明天再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11 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哥能分享您的摩旅经历,昨晚值班晚上10点半看到老哥还在发帖,今早5:30又见发新帖,辛苦了,图文并茂,难得一见的教科书式好贴,虽然人未至,但却似乎跟着老哥的帖子走了一遭,有机会一定也要实地走一趟,热爱生活,享受摩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11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贴顶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11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累,老哥辛苦了。关于小姑娘小伙路边拦车一事,我有不同的认识:他们在路边无一例外的竖起大拇哥,好像这是国际通用标志。其实效果不算好。一位藏族司机告诉我,他们不大愿意带人,不是心地不善良,而是怕麻烦。如果带的人证件不齐全,尤其在新藏线还多出一个边境证。这个证件不全的人中途下了车,过一会儿警察来了,警察要你去找那个人,那你就摊上麻烦事儿了。据我所知,确有这样的事。你我都走过川藏、新藏,应该知道沿路关卡重重。藏族司机还告诉我,拦路者如果先伸出大拇哥,再双手合十,表明你是去拉萨拜佛的。藏族司机一看就明白,那事儿就好办多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11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顶贴!图文并茂,学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11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天一读!建议潜哥最后把书出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11 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哥你的帖子比小说都好。我爱看。我支持你的观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11 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11 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若干年后,你会静静的离开这个世界,而这篇骑行帖将依然在影响着下一代人,他们寻着你的足迹快乐的行走在路上。在他们身上,人们依然可以见到你的影子,你那热爱自然崇尚自由的摩旅精神将永生不死,因为他们一直都在路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5-11 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羡慕啊,学习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11 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6月1日、第一十三天,康定到红龙乡
       早起,天阴无雨,可天空还是亮堂。这里海拔两千多,比雅安六百多要高多了,虽然已是六月份了,早上还是比较凉,不得不多加点衣服,等下跑车还要准备套上雨衣挡风。大家忙着洗漱穿戴,打包捆绑。这方面我比这帮年轻人要快得多,因带的东西少,起床也比他们早。今天大家商定目标是雅江一家接待驴友的旅馆,是邓师介绍的,不到两百公里。今天的路短,会跑得很轻松,可是要上四千多米高山,他们都没进过西藏,这是第一次。我提醒大家,今天会有点高反,头痛头晕,因为是从一两千米一下子升到四千多,还要准备好衣服,山上会很冷,高原缺氧的地方是千万不能感冒的。
       早餐后8点多,还是照旧,解哥打头,小程断后,老少七人,气势浩荡地向雅江方向奔驰。

601路线图-.jpg

DSC_2907_副本.jpg

DSC_2912_1副本.jpg

DSC_2913_副本_副本.jpg

DSC_2915_1副本.jpg

DSC_2919_副本.jpg

  出康定城区一路缓坡向上,一直到翻过折多山顶,四五十公里。我这车虽然解哥总是赞叹不绝,但爬坡还是跑不过250大排的,因而我和徐州小张总是落在后面。还是和昨天一样,小程总是恪守他断后的职责,跟在我们一起,前面走远了点就等等我们。
      在盘旋道上的山腰上,遇到一位骑自行车的老者,一打听,77岁!把我们惊得张嘴直眼对着他好一阵才缓过神来。前两天见的74岁的是骑摩托,可比骑自行车却要轻松多了;近70岁骑自行车进藏前年也见过,但77岁踏着自行车登高原游西藏的是头次亲眼所见,还是让我敬服不已。我们队里的年轻人更是震惊,太不可思议了,围上去问长问短,搭肩拍照。这老哥除了头发雪白象个老年人外,体态硬朗、精神矍铄、言行机敏,具有年轻人一般的活力,见他就象见到年轻人骑车进藏一样,不会产生“这老头能骑到拉萨吗”这一类的疑问。现在众人不断送来赞叹与敬意,使得老人眉宇嘴角挂满了满足的笑容。
      往上爬行,海拔渐高,天气渐冷,不得已拿出准备好的衣物套上,高原上感冒是令人恐怖的。上午10点多,来到了折多山垭口。折多山是重要的地理分界线,是川藏线进入藏区的第一个高山垭口,过了折多山就正式进入了藏区,所以有“康巴第一关”之称。
DSC_2922_副本.jpg

DSC_2923_副本.jpg

DSC_2925_副本.jpg

       这山顶有了这么个“名头”,又建了这么个有点“景点味”的标志,旅行者到此都要在此拍照留念,以证明自己“到此一游”了。前年进藏,一路上这类高山垭口景观见得太多了。有的竖起一大石头,上面刻上垭口的名字和海拔高度,开出一块空地停车或摆地摊;有的干脆就竖一交通标志牌,写上要写的东西,搭一个工棚,扯上经幡,就象个“点”了。其实这山顶无景可观,仅仅是一个地理上的标志或一个道路上的高度,看不到有什么美感。今天我们这帮小兄弟们象我第一次见到这类景观一样,有相当高的兴奋度,为此好好地品尝体验一下“征服”的快感。可现在我对此就平淡多了,没有那么高的兴奋度了。可到这山顶后我还是找到了能让我兴奋的地方,这就是天气变好了。出城一直跟随我们的阴霾不见了,天空出现了藏区特有的透亮的蓝天白云,山顶的薄雾在轻轻的流动、散开;这天气将会给我们一天的好心情。还有值得高兴的是,这里海拔4300,我们是从两千多在几小时内就升到四千多,除个别人有点轻微的头晕外,都没高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11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因我比他们跑得慢,在他们拍照尽兴入迷时,向他招呼了一声,我先走一步了。天空、山峦、大地、村庄……一切都十分地清亮美丽,这种具有浓郁藏味的景观前年进藏见得不少,尽管如此,两年后的今天再见到它们,同样令我兴奋、陶醉。奔跑在这宽阔的油路上,穿梭在这美丽的画卷中,还是那个字:“爽!”这就是驴行者(摩托车、自行车旅游者)“线型游”的好处,身临其境地与大自然零距离接触,是飞机、火车、汽车之类的跟团“点型游”,甚至汽车自驾游无法领略到的美妙感觉,尽管要付出一定的艰辛。

DSC_2934_副本.jpg

DSC_2936_副本.jpg

DSC_2937_副本.jpg

DSC_2938_副本.jpg

DSC_2939_副本.jpg

DSC_2943_副本.jpg

      不过,这么漂亮的村庄和豪宅在藏区还是头一次见到。它们的式样、屋顶、大小、颜色等等都一样,是开发商的商品房卖给藏民的?是政府统一建好分派给藏民或贱卖给藏民?反正有一点可断定,它们是在政府统一的要求和帮助下建起来的。比较扎眼的是紧贴国道边几栋三层豪宅。在藏区乡村,三层楼房十分稀少,这里漂亮的三层楼房的主人,大概是个藏族“土豪”吧。
       这些鲜艳耀眼的房子,从线条和色彩上看,还确有几分能吸引眼球的美感,但从建筑艺术和民族传统上去品味,倒有点别扭,甚至有点不伦不类。这故宫天安门之类的挑角屋顶,盖在粗壮的栋梁和精细的门窗之上才是一个艺术整体:藏族民居是平顶,四周屋檐是漂亮的大红大绿的图案,屋四角是扯起的鲜艳经幡,这才是藏族本色的民居。可在这里,把两者强扭在一起,就象清末留洋归来的官员,头上戴着三角草帽一样的官帽,拖着长长的辫子,脑袋以下却是西装革履,就是这么一个滑稽样子。当然,官家并不在意这些,需要的是它们在人多车多繁华的318国道边能够耀眼夺目,以放射出党的光辉,当然更重要的是炫耀自己的政绩。在此,我又想起昨天离开沪定县城不远见到的大山上盘旋险峻的乡道,如果险峻乡道延伸进去的大山深处能见到今天这样鲜亮景观,那就真是给党添光了,给领导长脸了。
       可话又说回来,把自己光明的一面展示给人看这是人之常情,这好象算不上什么官场陋习,因它太普遍了,早就没人把它看作什么“不正之风”了,就象烂肝烂肺病人身上的一小块红斑,已经不算什么病一样。我们来去过往的旅行者更不在意这个,只要亮丽悦目就是好东西;至于它向世人说明了什么,谁也不会愚蠢到见了它,就会顺着官家导向的意思去想,认为全体藏民都过上了象“农奴主”一样的富裕日子。


DSC_2946_2副本.jpg

DSC_2948_副本.jpg

DSC_2950_副本.jpg

      本来今天心情好,走得顺,可在翻越高尔寺山时,大麻烦来了。不知是因修路还是修遂道,顺着路标指示离开油路,拐进一条狭窄的盘旋沙土小道。这大概是过去的一条废弃旧路,坑坑洼洼,狭窄险要,尘土扑面;而且货车又多,会车时只能停下紧靠山边让货车慢慢过去;有时卷起的尘土让你两三米之内什么都看不清,只好停下等尘土落定才走,头盔玻璃片上厚厚的尘土要常抹去才能看清路。翻过高尔寺山到山脚受了约个把小时的折磨与煎熬,才走上新修的水泥路。今天的破路虽然没有昨天的烂路长,可比那80公里泥浆路要艰难许多,昨天是一身泥,今天是一身灰,苦不堪言!
       清除一下身上和头盔上厚厚的灰土,沿着平坦的水泥道继续向前。在这下坡弯道多的路上跑,我这小排车不会比250大排慢,有很多时候我还跑在他们前面,在平坦宽阔的弯道上我一般不大减速,压一压车也就冲过弯道了,只要精力集中跑在自己道上就没有安全问题,可大排车在这下坡弯道上就跑不快了。

点评

当年我在这段路上吃过尘土,现在想起来才有点后怕。当时在一个转弯的地方,尘土弥漫,那些喘息着的载重汽车就在漫天飞舞的尘埃中蜗行,由于紧张,刚转过折弯就熄火了,我但是很镇定单腿撑立在哪里,等待着下行的重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2-11 13:1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11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过了雅江县城,准备投宿在邓师介绍的城郊一个热心接待驴友的旅馆,还是由辽宁小张准确导航,在前边带路。过了县城就是一路上坡,这时大排车就显威了,我与徐州小张就自然落在后面。剩下的路不多了,断后的小程也就没必要再跟在我们一起受煎熬,就跑在前面了。还是解哥说得对,我与徐州小张都是豪爵铃木125,我这铃木王的发动机比他的要正宗,爬起坡来比他的车就是要快一些,因此我总是从后视镜中盯着他,离他远了点就跑慢点等他慢慢靠近。
       就这样,我们俩闷头只顾往坡上爬,越过一拐又一拐的盘旋弯道,不知爬了多长时间,发觉有点不大对头。以往他们在前面离我们远了点,十多二十分钟就会在前面等着我们,现在怎么不见他们的踪影了?我立即电话联系,不知为啥又联系不上了。我们无奈只好继续向上爬坡。又不知拐了多少盘旋弯道,爬了多长时间,一直爬到山顶。山顶上有几间平房小屋,象是官家守护管理的站哪点哪什么的,近前一打听,原来我们翻越的是剪子弯山,海拔近4700米。        看来我们是走丢了,但大道没错,他们不知在哪里拐进岔道了。再回头已不可能,爬上这座山已经很费时费劲了,只有再往前跑了。这里的热心人告诉我,前面有个乡,叫红龙乡,有60多公里,摩托车不用两个小时,那里吃住很好。现在还是4点多不到5点,时间绰绰的余。这时电话与他们也联系上了,原来他们很早就拐进了那家旅馆,也是着急上火地怎么也联系不上我们,大概是信号不好。我把我们的情况和打算向他们通报了,明天上午在红龙乡等他们一块走。
        这时小张眉头紧锁,满脸忧愁沮丧,毕竟离开了大部队,失去了团队所特有的热闹与温馨,心里边总会有点失落与孤寂。我笑着对他说:“没事的小张,60公里用不了两个小时,油也足够了,现在还是4点多,这里天黑要到8点,时间有的是,我们慢慢游过去,好好地观观光。”
       “怎么办呢,只能往前走啊。”小张一脸无奈。
       这里海拔4700,比山下要冷,立即把在山下脱下的衣服又穿上了。走在藏区,一天穿过几个季节是常有的事。
小张在前我在后,老少俩沿着318国道继续向前。今天翻过的几座山都是从一两千米一下爬到4000多米,又一下下到一两千米,可现在爬上了4700的剪子弯山后却不下了,一直到海子山,近两百公里都是在4000米以上。所以这里是一派和山下不一样的特别景观,它见不到了那种高耸入云遮挡半边天的大山,也不是站在高山顶朝下看那“一览众山小”,而是平视无边无际伸向远方天边的高矮大小不同的山丘,太美了!宝蓝色的天空,洁白的云朵,绿色的草地树林,波澜起伏的山峦……。这种藏区不多见的景观忍不住不时地停下来拍上几张。

DSC_2953_1副本.jpg

DSC_2954_1副本.jpg

DSC_2955_1副本.jpg

      小张心情不怎么好,没什么雅兴赏光拍照,就一个劲地往前跑。在距红龙乡约半个钟车程的地方,远远见一辆摩托停在路边,近前一看,小张坐在地上,仰头靠在路边水泥栏杆上,闲目养神在等我。
      “你怎么了小张?没事吧?”我走过去蹲下问他。
      他一脸痛苦地指着头说:“头疼得厉害”。
      “没事的,这是高反。”我轻松地笑着对他说,“我也有点头疼,晚上休息一下睡一觉就没事了。前年进藏我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是用了几天时间慢慢上的。今天我们是从一两千米一两个小时就升到了四千五六百米,很容易产生高反。现在离红龙乡不远了,二三十分钟就可以到了,我们找个住的地方,你什么也别管,就是睡觉。”我又问他:“骑得了车吗?不能骑就多休息一下,能骑我们就走,早点到早点休息。”
       他蹭的一下站起来,“没问题,骑不了车那就不得了了。走吧,没事。”


DSC_2957_副本.jpg

      我们走不多久,就接近红龙乡了。远看这小乡镇还真耀眼,漂亮的红顶房屋群,座落在一个绿色的广阔大草坪上,四周是光秃圆润的平缓大山包,斜阳照在红顶房子上,整个乡镇都闪烁着夺目的光辉。在这人烟稀少的荒蛮之地,却闪现出这么一个漂亮的民居区,说我国早已实现了“全面小康”,谁还敢不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11 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6点多,太阳还老高就到了红龙乡。这里的旅馆很多,马路两边抬眼就能见到。小张头疼得厉害,无暇挑挑拣拣,就想赶快睡觉,就在路口边一家登记付款,解下包裹后,小张倒头便睡。这是藏民开的一家旅馆,两人间五十块一个床位,包早晚两餐饭吃。新鲜,包吃的旅馆还是第一次见到。我解下拖箱、脱下护具、拍打洗刷完泥灰后,便提着相机出门了,看看这里有什么好记录东西。
        老板在叫开饭了。顺着喊声到厨房瞧了一眼,厨房里两张小方桌座满了吃饭的人,外边还有人在等,这小店已经住了十多二十个骑自行车的驴友。不急,让他们吃完了再去吧,便在外边随意拍了几张照。

DSC_2961_1副本.jpg

DSC_2960_1副本.jpg

      自从离开雅安后,四川的“蜀味”就越来越淡,到这里,虽然还属四川省管辖,却已经完全是藏区,这里都是正宗的藏族人。民国时期,这里属西康省管辖。
      小张睡了近个把小时,头疼缓解了些。这就是年轻人,适应高原环境比比我们老头子要快,我现在还有些头疼。你看他,比刚才霜打了似的好多了,有吃的就象个孩童一样的快活。大家都吃过了,我们俩静静细细地吃,菜就一个,牦牛肉炖萝卜,很好吃,不限量,尽管放开肚皮吃。这是我出门以来吃得最痛快的一餐。


DSC_2963_1副本.jpg

小张4_副本.jpg

DSC_2974_副本_副本.jpg

DSC_2967_副本_副本.jpg

DSC_2968_副本.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11 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6月2日、第十四天,红龙乡到巴唐县
      今天可以睡个懒觉,昨晚与解哥他们通报我们的情况后,约定今天在这里等他们一块走,估计他们跑到这里要两个小时左右,我跟小张九点前起来收拾吃饭完全来得及。今天的目的地是巴唐县,从我们这里出发210公里左右,这段路据“情商哥”说是有可能遇到抢劫的路段。别的没什么担心,照相机、摄像机抢走了就白来了,这两样东西今天必须藏好,有什么要拍的也只好忍一忍了。

602路线图.jpg

      到一个地方打听下一段路的路况,是我这几年远游的习惯。今天的路况经打听得知,在距这里二三十公里处的地方,大概有十公里左右的烂路,不过不是很难走。天气也很好,高原特有的阳光明媚,碧空如洗,看上去这心里就是舒畅。
      十点多,他们五个陆续到来,相互诉说着昨天走丢分离的事,可没听到什么相互埋怨之声,大家呵呵一笑也就过去了。有人提醒,今天要进入“雷区”了,警惕点,可不要离得太远了。其实也没那么可怕,不过是心理恐惧感在折磨自己。人多一块走,不过是壮壮胆,就是单人独骑遇到抢劫的概率,就象中亿万大奖一样也非常小,骑车进藏的千千万万,发生抢劫的事也就那么几次。
      今天的路,除了那一段有点难走的破路外还算是顺的,就是有一条遂道,是我走过的许多遂道中最糟糕的一条。它在那段路上记不起来了,只记得通道狭窄,两边和顶上还都是凹凸不平的凿出来的石头,不是水泥框架;没有灯光,全靠车灯,刚从外边强光中钻进洞中什么也看不清,车灯也显得十分昏暗;路面坑洼水深,我就差点翻在水坑里了。当艰难地出了洞口,回头看看那漆黑幽深的洞穴,长长舒了口气。
       马路两边的风光今天也好象不怎么的,也许是手头上没了相机,就没怎么太注意道路两边的景观;或是有好看的,也只能是无奈地让它擦肩而过。可有一处美景,叫我不怕麻烦地解开绳带,从箱子里翻出相机来,选了取景角度拍下了这个景。其实它也不是什么美得让我割舍不下,它是个宝蓝色小水溏,前
      年在西藏的219国道上这类什么“措”的见了许多,比这好看千百倍,可在这川藏线上非常难得见到。这蓝色的小水溏和湛蓝的天空与朵朵白云相互映衬,从恰当的角度上看美极了,就是镶嵌在其中的枯山乱石也都不那么难看了。现在一查地图,原来这个小水溏叫“措尼巴”,正对面的山那边倒是一个漂亮极了大湖,也是这个名。这是我今天唯一的照片,一天游好几百公里就拍一张照还从来没有过。


DSC_2987_2副本.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状态   [当前离线]

 楼主| 发表于 2016-5-11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午很早我们就到了巴塘县城,在近郊的一家自称是摩旅接待站的“巴塘胖姐休闲庄”住下了。这是一家纯赢利性质的普通旅馆,除了“你吃住我收费”外,提供不了任何摩旅咨询和技术上的服务。我和洛阳老高住一个二人间,100块,还没有我和上海老吉在张家界住的二人标间面积大、条件好,且房价只60。收拾停当后,我和老高进城区去取点钱,还特意到几家宾馆看了下,七八十块的两人标间比这里要好多了。算了吧,大家在一起难得,图个欢喜热闹吧。可想起自称是“摩旅接待”却把我们当猎物宰,又感受不到“摩旅接待”的温暖就总有点不自在。

DSC_2832_2副本.jpg

我们七人一路上住店,老高大多是和我住一个二人间,因我们俩年纪大点,他大概五十挂零吧。他看上是个本份人,和陌生人说话不多,说话河南土音特别重。中国的乡音我最爱听河南话和四川话,就象吃一道味很浓的菜,越嚼越有味,所他和我说话时我总要他慢点。这人爱整洁干净,250的摩托擦得铮亮,出雅安80公里的泥浆路,我们身上车上全是泥,他却见不到多少泥点子。他单人独骑从洛阳到雅安,在东升竹庄遇到同样是来自洛阳的老乡小程。大概是老乡先天的亲情,加上没有语言交流的障碍吧,和小程在一起话就多,情绪也兴奋。他们俩纯乡土音说话,快了大多听不明白,我只能干瞪眼,我总是打断他们,让他说慢点我才插得上嘴。
      我记得他好几次对我说过的同一句话是:“老哥啊,你骑车的技术还是蛮不错的嘛。”好象和我在219线上跑的同伴也这样说过。其实我自己并不觉得,上坡下坡,拐弯抹角,加速减速等等,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我们七人一块跑,除了上坡、直线我和徐州小张总是落在后面外,我和他们大排车都是跑在一起,有很多时候是老高紧跟在我后面跑。到底我的骑车技术哪些比人家高一筹,我到现在都还不明白。我的一位朋友当我跟他谈到骑摩托车时,他用力地摇头摆手说:“别提别提,我二十前骑摩托重重地摔了一跤,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从哪以后就从没碰过摩托车了。”我见过不少这样的人都这样说,摔跤受伤后就离摩托车远远的。我总是对这类人说:哪你真是白摔了。我们摩旅群中人没有几个不被摔车受过伤的,只有摔过车受过伤的人,骑车技术才会有真正的长进。这些“长进”是融汇在操控摩托车的习惯动作中的,难于作系统的理论性概括。
      晚餐还是七人围一大桌,点菜喝酒,推杯换盏,侃天说地,这晚上闹热的吃喝,是骑行一天后最惬意开心的一段时光。摩旅远游者都乐于相邀结伴,图的就是个热闹开心,相互关照扶助。可据我所见所闻,就是两三个人同行都难于做到有始有终,别说我们七人一个大车队了。这不是摩友们“友”不到一块,人心叵测,而是诸多因素而难于有始有终。如车有快有慢,快车陪着慢车走哪真要憋死人。更重要的是兴趣爱好、脾气性格、生活习惯、旅游理念等等方面的不同,很难做到同进同出,前后相随。我常用见到的是,路上三五车呼啦啦一拔,路上聊天认识后,在下一站旅馆中只是见到他们中的一个两个的,有的往前跑了,有的住在其他旅馆。前年相邀一伴进珠峰,又到狮泉河,在进珠峰的沙土路上,在出珠峰抄近路的乡道上,我是前后相随不出一两百米,在其他的油路上都是相距几十公里,有时晚上各自住在相距一两百公里的地方。
      人世间的有些事是很难做到十全八美的,总是有得有失。你想要结伴同行,从团队中获得相互间的照应扶持、温馨快活,就要放弃一些自己的旅游理念,或生活习惯,或个性爱好。如你跑快了就要多歇息等等后面的,你跑慢了就要少观光拍照,尽快跟上车队;吃饭住宿就不能太任性了,随意点,宽容点,跟大家一样,要做到克己从众;还有更重要的是,在这个临时的小团队中,要有个在精神上值得信赖依托的主心骨,能把大家聚集在一起。我们这帮疯狂的摩旅者大多都是正常人群中的异类分子,有着顽强的个性,要做到“克己从众”是非常难的。所以在摩旅群中,人们都热心相邀结伴,三五成群地出门,可是能做到善始善终的几乎凤毛麟角。可我们老少七人,除了昨天我和小张因我的笨拙而脱伴外,这几天基本上做到了同进同出,前后相随。不说这是个什么“奇迹”吧,至少说明我们老少七人具有相当的克己从众的集体意识。此外还有更关键的是,我们这个“全国性”临时小集体的主心骨解哥,他总是时刻在组织、关注着我们七人的行程、吃住、方位等情况,是他身上的亲合力、向心力把我们凝聚在一起。

点评

“我们这个“全国性”临时小集体的主心骨解哥,他总是时刻在组织、关注着我们七人的行程、吃住、方位等情况,是他身上的亲合力、向心力把我们凝聚在一起。”做任何事得有个核心人物才行。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7 22:1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沪公网安备 31011402001006号|上海工商|中国摩托迷网 ( 沪ICP备05000578号-1

GMT+8, 2017-5-29 02:2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