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托车论坛

  • 1
  • 2
搜索
摩托车论坛 首页 摩旅游记 查看内容

赛科龙RZ3陪我南下之渡江之战 夜行黄山身陷夺命浓雾

2017-2-17 10:45| 发布者: Queenie| 查看: 2555| 评论: 0|来自: 赛科龙摩托

摘要: DAY 3徐州睢宁县→宣城旌德县骑行14小时 约500+km又是一个爽朗的早晨,已经骑行接近一千公里了,基本的养护和检查还是需要的。轮胎气压、链条松紧和上油,以及装备护具的检查。结果还是非常乐观的,我的RZ3原产配备 ...

DAY 3
徐州睢宁县→宣城旌德县
骑行14小时  约500+km

又是一个爽朗的早晨,已经骑行接近一千公里了,基本的养护和检查还是需要的。轮胎气压、链条松紧和上油,以及装备护具的检查。



结果还是非常乐观的,我的RZ3原产配备的油封链条再经过一千多公里的磨损后并没有出现过度拉长的现象,自游间隙还在标准范围。小坛和导儿的Z2与RX1尽管不是油封链条,但磨损程度也算正常;尤其是负重最大的RX1,链条情况完全出乎意料,虽然感觉上配号有些小了,但还是非常坚强耐用的。

我们从北京出发已经是第三天,整体时间规划已经被打乱。对此,我也不便抱怨什么,只能和导儿、小坛商量,争取天黑前渡过长江。


有了前两天的经验,小坛差不多也进入了状态。为了能够提高速度,出城后,我们改变了原本的队形,把速度最慢的小坛摆在队列最后。

或许这种做法会让人觉得不合适,似乎这是将小坛摆在了最不受照顾的位置上,其实从全局考虑,这对于提高整体车速和加强他个人技术是有很大帮助的。我和小坛约定每隔两分钟就在对讲机里报平安,我也会随时通报路况信息,遇到岔路口时,我和导儿便停下等候,三车汇合了,再出发。


事实证明这安排非常明智。出睢宁县之后的那段国道,路况也是没的说,简直好到不行。看我头盔撞死的蚊子,就知道我跑多快了。RZ3的高速能力在这里又一次得到了发挥,百公里速度巡航根本不叫事儿。


小坛骑的Z2虽然排量上吃了点亏,但这种路况,要他全速奔跑还是没问题的。


最后,我们只用了不到六个小时就抵达了南京城外。如果能够在傍晚之前顺利渡过长江,我们就可以最大程度的缩短行程,还是让人有点小兴奋的。

人生的套路永远是这样,当我们进入南京浦口区时,正巧赶上晚高峰。由于不了解汽渡的时刻表,加上天色渐晚,我非常担心无法顺利过江。跟着导航来到快速路路口,环顾四周也没发现禁摩标志,随即建议大家走主路前往汽渡码头。

然后,分歧又来了……

导儿担心南京和北京一样,晚高峰时主路会堵得水泄不通,倘若遇上警察,我们将成为瓮中之鳖,任其宰割。虽然已经查过南京禁摩范围,浦口区并不包含在内,但保守起见,我还是接受了导儿的意见,走辅路。

辅路自然不如主路那般通畅,各种路口、堵车、红绿灯,硬生生的压低了我们行进的速度。最尴尬的是,我们沿着主路的方向走时,一条小河阻挡了我们的去路。绕着绕着,我们进到了一个“死胡同”,导儿的RX1险些被卡在里头出不来。


导儿的“三箱”车适合跑宽敞地方,一旦遇到狭窄拥挤的环境就傻眼。这时候团队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小坛打着大灯帮照明,我和导儿连推带扭带护,把车从窄缝里安全地蹭过去。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凭借着导儿超强的方向感,我们终于走回到了正路上。可也花了不少的时间,直到晚上20点左右才抵达板桥汽渡码头。


第一次骑摩托车登上了渡江的货轮,我们难掩心中激动,走上甲板,望着黑夜中的滚滚江水,似乎之前的所有艰难险阻都随着江水的翻腾而消散。尽管光线不足,大家还是拿起相机记录下了这一纪念性的画面。


平生第一次,人车共渡长江!和跨下战友,和同行伙伴,泥泞风尘,穿过半个中国,一路向南!

对于我这个南方人来说,过了长江就等同于到家。温和的气温、熟悉的路况,让我对接下来的行程充满期待和亲切感。可导儿和小坛是北方人,后面的路对从没在南方骑过车的他合同来说简直就是挑战身体极限。

出了芜湖市,最后那段约40公里、双向六车道、半封闭式、全程白灯照路的国道,对于导儿和小坛来说,可以用“最后的晚餐”来形容。因为接下来的这百公里荒无人烟的山路,是他们从未经历过的。


大家发疯似的跑了40多公里后,便进入了通往黄山的匝道。这是一条长达三百公里的山路,不仅没有路灯的照明、就连行车道也跟着缩减了。只有我知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跑。

南方的路就是这样,蜿蜒盘踞在群山之间,一入夜就升起浓雾。细小的露水打在头盔镜片上,瞬间就结成一层水膜,让人根本看不清前方。我招呼大家都尽快开启镜片,打开双闪灯并改用远光灯探路。



起初还行,可进山越深,雾就越浓,在车灯的辅助下,能见度也只有不到十米。这时我方了!不是因为环境恶劣,而是在后视镜中已经看不到导儿和小坛了,加上对讲机的信号受阻,根本无法与后车取得联系。我只好停下车,静静地等他们赶上来。

夜里的深山是可怕的,传说浓雾是山中精怪用于隐藏自己和阻挡人类闯入而散发出来的。从小就在山区长大,各种走夜路遇到的怪力乱神的故事没少听,我也曾经遇到过难以解释的情况。越想越怕,已经无法控制自己天马行空的思绪,只得闭起双眼,默念心经,以求平静。

直到听见后面传来熟悉的引擎轰鸣,确认导儿和小坛安全无恙后,我才重新放心上路。

南方山里的气温是怎样的?是冰冷潮湿的水气透过肌肤直入骨髓,冻得人浑身难受。我减慢车速,带着大家跑了一百多公里,终于遇见了一个通宵营业的加水站,这是我们这一路上遇到的唯一一个有人的地方。小坛和导儿立马停车更换暖宝贴,我也抓紧打开保温瓶,喝口热水暖暖身子。


准备动身时,导儿的RX1再次亮起油量报**。坑爹呀,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上哪儿找加油站啊?我查了一下地图,再有一百五十公里就能到达黄山市,计算我们三辆车的所剩的油量,抵达黄山不成问题。

其实,只要我们在旌德县加满汽油,轻轻松松再跑小几十公里就能到黄山,这并不困难。但他们表示驾驭不了这种路况,而且导儿已经受不了这被浓雾笼罩的山路了,烦躁地要求我寻找最近的落脚点。无奈下,我只好顺着大家的意愿,提前在旌德县停车休息。

抵达旌德县已过午夜,街道上根本空无一人。正当我们站在路口,不知上哪儿住店时,一辆警车缓缓停在了我们面前。

警察们疑惑的打量着我们,寻问我们从哪来到哪去。说实话,在这种情况下遇到警察,换谁也会紧张的。我们三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答时,警察急了,再次提高调门问话。我们怯生生的说明来历和去向,生怕说错一句话被带进差馆盘查。快过年了,搞事情就不好了。幸好这些警察也只是正常巡逻,得知我们正在为住店犯愁时,还主动为我们指路引导。

呼……这大半夜的叫警察逮着问话真的很渗人!没事没事,就算真要查也别怕,只是太耽误事儿了。

按照警察的指引还真的找到了旅馆,我们安心住下。足足饿了一天,大家一放下行李就迅速“闯”进了一家即将关门的餐馆,好好地享用这顿迟来的晚餐。趁着吃饭的时间,我简单的向导儿和小坛介绍了一下明天的路况以及注意事项。



明天我们能否顺利抵达目的地?导儿和小坛是否能够驾驭山区公路呢?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






关注摩托迷官方微信 了解更多资讯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沪公网安备 31011402001006号|上海工商|中国摩托迷网 ( 沪ICP备05000578号-1

GMT+8, 2017-4-26 18:0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